凌宗伟:刘百川先生谈“训育”

Leave a comment

刘百川先生还在他的日记中用大量的文字谈及“训育”的问题,百度上说,训育,旧指学校里的道德教育。并引用陶行知《南京中等学校训育研究会》:“真正的训育是品格修养之指导。”徐特立《整顿第一女师之计划》:“至于训育方面,则重人格感化,与规则生活。”来佐证。可见民国教育的“训育”大概就是我们当今的“德育”。刘百川认为训育的实施,应该遵循一下几个重要原则:

一、间接暗示:儿童的生活和行为,不采用直接的训导,采用间接的暗示,使儿童由暗示而起反应,由模仿而去实践。

二、积极指导:儿童的品行和作业,采用积极的指导,避免消极的限制。使儿童从积极方面去努力,不至再发生消极的事实。

三、以善待恶:儿童之行为不善,多由于有机会作恶,无机会可以为善。既发现不好之行为,应以相当好之行为,去替代不好的行为。不好的行为,便可以不再发生。

四、师生合作:所谓间接暗示,积极指导,以善待恶等,不仅是儿童片面的活动,教师都要加入与儿童合作,可以随时指导,可以增高兴趣。

五、反复练习:训育的效能,不在乎训诫,应注重练习。一切良好的行为应反复练习,造成了习惯。以后便可以照着习惯去实践,勿用再事训诫。

六、指示希望:有希望之事业和行为,每位儿童所乐为。训育儿童,不但要使儿童知道行为的目标,并且要指示儿童有如何的希望,使可望儿童努力从事。

七、奖励优良:儿童有了优良之行为,即给与相当之奖励。可以鼓励儿童个人,可以刺激儿童之团体,庶几容易收效。

八、社会裁制:最高之训育理想,便是实行社会裁制。以社会的力量,裁制个人的行动,可收训育的全效。

为实现有效的训育,他还主张:

1.全体教师施行训练,应取同一的态度;2.处理儿童过失,应平心静气,求出真正的是非;3.解决儿童之间问题,应以本问题是非曲直决定之,不可因以往的过失牵涉本问题的决定;4.训练儿童,应充分使儿童有反省的机会,教师不能强迫儿童自己认过;5.眼泪在训育上有无上的价值,我们训练儿童时,应将事实详细分析,使儿童的内心觉得愧对,会自然流出泪来;6.无论怎么训练,要亦步亦趋,不能有例外;7.要养成儿童互相劝过的好习惯;8.儿童有了良善的行为,应当众的公布,可以鼓励个人,可以刺激团体;9.教师要以身作则,使儿童由模仿而实践;10.惩罚的方式,以不用为原则,无论如何不使用体罚。

可以看出,他主张人的行为习惯,是要引导与养成的,更主张要劝善,扬善的。他认为做教师的,对教育工作一定要有浓厚的兴趣。他引用友人辛祚义的来信说:“做教师的要像园丁一样的幸苦勤劳,拿培花顺其自然的方法,去培养儿童,凡是足以损害儿童的外物,要以除草,捕虫的身手,为儿童除去”。“做教师的要像母亲一样的慈爱拿爱护自己子女的心肠去爱护儿童,对于大小男女的儿童,都是一样的看待,做一个不偏心,不溺爱的母亲”。“做教师的,要像医生一样的精明,拿诊断病人的眼光去诊断儿童,对于儿童的畸形发展,过分的疲劳等,要像预防传染病的一样预防”。“做教师的要像说书演戏的一样有精神,拿说书演戏的方法,把教学的材料提示给儿童,更要像说书演戏的一样有兴趣”。“做教师的要像法官一样的严明,对于自己,对于儿童的行为,不能有一次的苟且,处理儿童的问题,尤要大公无私”。“总之,做教师的要有健康的身体,精密的头脑,浓厚的兴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