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刘百川先生谈训育二

1 Comment

关于训育,刘百川先生在《一个小学校长的日记》中强调:“训育的理想要与社会的理想融合调恰;训育应该以正常的活动代替消极的禁阻;训育当时间接的,而非直接的;训育要采用儿童所能了解的最高方式,所以儿童自治的目的可分为下列基点:1.施行社会裁制的训育方式,2.使儿童从实地做事,学得正确的知识与经验,3.给儿童以做人的方法,养成社会上的干员,4.养成服从纪律遵守秩序的习惯,5.养成使用政权的能力,6.养成团体协作的精神。”

他草拟的小学“训育标准”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十五条:

1.不撒谎;2.肯替团体做事情;3.肯帮助他人;4.喜欢同学和弟妹;5.每天看见先生同学要行礼;6.不糟蹋吃的和用的东西;7.听从先生和父母的话;8.不哭;9.有零钱储蓄起来;10.不害臊;11.手脸衣服用品要整洁;12.游戏器具大家玩;13.不缺课,不迟到;14.上课时说话先举手;15.不乱吃东西”。

第二阶段十五条:

16.拾到东西设法归还;17.做事有头有尾;18.别人道到什么事详细告诉他;19.对人要和气,要亲爱;20.升旗落旗要敬礼;21.爱护有益的动物;22.服从领袖的正当指导;23.事情失败了不灰心;24.穿的吃的不求过好;25.做事不怕难;26.吐痰吐到痰盂里;27.用过的东西归还远处;28.不忘带课业用品;29.走路轻些靠左边走;30.身体的姿势要端正”。

第三阶段十五条:

31.借人的东西,要得人家允许;32.说话要负责;33.允许人家做到的事,要按时做到;34.对工人平等看待;35.唱国歌党歌校歌要立正;36.日常用的东西要爱护他;37.服从多数人的意见;38.遇到困难不愁恼;39.不轻易向别人借钱;40.应该做的事情赶快去做;41.废纸送废纸箱;42.爱护公共的物件;43.按时缴出应作的功课;44.排队要整齐、肃静、敏捷;45.食品饮料要清洁”。

第四阶段十五条:

46.做错了事,自己承认;47.爱护党国;48.辅助残疾和弱小的人;49.尽力救护别人的危险;50.说话举动要有礼貌;51.不攀折花木;52.遵守合法的裁制;53.长做正当的娱乐;54.不浪费世间和精神;55.能做别人不敢做的好事;56.保持桌椅和墙壁的清洁;57.爱护团体的名誉;58.上课时注意本课学习;59.集合时要安静;50.喜欢体操和运动”。

这样的标准我看至少比现在的守则和规范要科学,至少它注意了年龄和认知的梯度,是从教育的常识和规律出发的。

我总以为,学生的行为规范,教师的行为规范制定的基本原则从教育的常识和规律出发,就是要立足于可行,做不到的就不要提,提了的就要努力做到。

为使“训育”收到实效,他还主张在学校开展“训育周”。也就是说,“训育”的开展是要将常态与所谓的主题活动结合起来的。

谈及学校的社会化,他强调,社会化,不是成人化。他指出“大家把社会化的意思弄错了,把整个社会的活动,都照样的搬到儿童面前,这简直不是社会化,是成人化了。”因此,儿童自治组织,“要与教育目标一致;与社会理想相谐和;顾及社会环境需要;合于儿童生活能力,且为儿童所能了解”。

他还提醒我们,“教师随不能替代儿童去做,但是教师却不能离开儿童让儿童去盲撞,这一点是我们以后应当特别注意的”。于是他强调在“指导儿童自治的时候,还要注意下列几件事情:1.引起儿童适当的动机和兴趣;2.和教学训育切实的联络;3.要有试验的精神;4.要加重儿童自己的责任;5.注意养成团体的意识以及劳动的习惯;6.注意养成儿童应付的能力及进去的精神;7.特别重视选举的训练;8.培养领袖的人才并训练儿童服从领袖的正当态度;9.要防止儿童自治变为大人化、官僚化,免除一切的行政方式;10.要防止少数儿童的操纵。”

教师“不能离开儿童去盲撞”不就是这不就是生命化教育倡导的“生命在场”吗?更有意思的是要.“特别重视选举的训练”和“培养领袖的人才并训练儿童服从领袖的正当态度”,一个是民主意识、公民意识的问题,一个又是“服从领袖的正当态度”。可见刘先生当年在主张培养公民意识,民主精神的同时,也未能避免“党化教育”的阴影。

 

学校管理,如何提高效率,是校长们必须用心思考的基本问题,刘百川先生主张:

“要增进学校行政的效率,一定要做到经济、便利、划一三种目标。规程便是达到三种目标的工具。如组织的规定,事权的划分,各种工作进行的顺序各部分想户之间关系,自然要在规程上定明白,工作才便利”。

我这些年一直对同仁们讲,不是先有管理与制度,而是先有情况和问题。与其说是管理者要管理,还不如说是被管理者推动了管理者的管理,推动了相关制度的建立。今天都到刘百川的相关论述,更坚定了自己的认识。

他认为,“学校各种规程唯一的作用在增进行政的效率;其性质应少作消极的限制,多作积极的督促,要能繁简适中,因地制宜。如果过于繁琐,那就等于具文;如果失之简略,也不能充分利用,因此规程的产生,要根据事实的需要而定;万不可先有规程而凑合事实;必先有事实而后定立规程。所以学校里的规程,切忌盲目地抄袭,以致与事实不相符合”。他特别强调,小规模的学校,更“不宜仿用”大规模学校的规程。我尤为认同“规程的产生,要根据事实的需要而定;万不可先有规程而凑合事实;必先有事实而后定立规程”。

我们常常为为什么校长和学校的麻烦不断而纠结,原因何在,我们总是不得而知,没想到刘百川几十年前就给了我们答案:原来有些规程本就不该是学校制定的。他认为,“许多规程,最好由教育厅或教育局订好了颁布施行,就可以省却许多麻烦”,真是英明。

谈及学校的课程设置,他提醒我们:所设的科目,是不一定要完全照部颁科目的,他就主张小学“低级中级不设党义,低级和自然、社会为常识,合音乐健康为唱游,合美术劳作为美工”,这需要何等的胆识。

谈及教材的内容和形式,他认为:“1.要适合普通社会的需要;2.要适合时代的要求;3.要适合儿童的生理与心理;4.要活动而富有生气;5.要多美丽的插图;6.纸张印刷要合于卫生;7.版本大小要适合”。教材的排列与组织,要“1.由旧至新;2.由近至远;3.由易至难;4.由具体而抽象,5.由创作而欣赏;6.由心理而理论”。



One Response to “凌宗伟:刘百川先生谈训育二”

  1. 陈秀玉

    考虑得很全面啊,百川先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