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刘百川先生主张教育研究要大众化

1 Comment

刘百川先生的《乡村教育事实记》一共三辑,应该是刘先生著作中最大的部头了。他在《乡村教育实施记(第二辑)》中告诫我们,教育研究“应特别注意到教育的大众化,尤其要注意到乡村的大众”。谈到关于乡村教育的实施的困难时,他清醒的认识到:“农村经济破产,农民有离村的趋势,农村极为空虚,施教也成困难。”“乡村里交通不便,与外界少沟通,因之风气闭塞,新思想新知识的灌输,民众往往不能接受。”

他清醒地认识到,“乡村里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都觉得相当的空虚,非常的危险,要挽救这衰落的乡村,自然不是少数人的力量能奏效的。一定要大家都能够到乡村里来,那才有希望”。“乡村里的种种,绝不是在城市里的人所以想象得到的,有许多问题,一定要实地到乡村里来工作,才会发现,有许多事情,也一定要到乡村里来工作,才感觉有兴趣”。“困难问题是伴着工作而来的,工作发生了困难,便是对于工作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困难解决了,便是工作有了进步了”。“在乡村里工作,最不容易看出成绩来,因此我们不希望在形式上有什么成绩表现出来”。

面对乡村教育的艰难,他提出:“一切向好处做”,“我个人对家庭,对朋友,对事业,常常存着‘向好处做’的念头。有时候遇到气愤、疑难、苦痛,想起这四个字来,便无形消失了许多。我们对事业要往好处做,自然会特别的努力,对朋友往好处做,自然会没有互相猜忌,闹意见的事。推而 至于其他一切的事情,都是这样。‘一切往好处做’,希望大家都能实行起来。”

关于乡村教育实施计划与办法,他说:“我们平时所订的计划和办法,都是由各学校去实施,究竟行得通行不通,有什么困难,我们自己也莫名其妙;现在去实地参加工作,一切的计划和办法,我们都可以实地去体验一下,如果行不通,马上便可以修正了。”这一点对管理者是一个提醒啊,计划、方法不可以在办公室出来的,更不是可以拍脑袋的。

因此,在《乡村教育实施记》里,我们更多的是看到刘先生与乡民和儿童的交往,给他们讲故事,同他们玩游戏,与他们书信交往,一起挖渠,一起栽树,一起改厕,一起防盗,一起禁赌。当然,更多的是他与同仁们的共同探讨,共同研究,共同实践,他在大港乡组建了教育研究团体,办起了教育刊物。他主张,“事情怎样做,文章便怎样写,文章怎样写,事情便怎样改进,无论如何不离开事实做文章,更不因了做文章而耽误了本身的职务,至于见解是否特殊,那与各人的眼光有关,我们也无庸惭愧了。”

阅读刘百川先生的著作,我明白了关于教育的普适价值,是古今相通,中外相同的,他的教育思想吸收了古今中外教育思想的精华,更融入了自己的实践与思考,他是一个小学教员做起,做过校长、教授、同时又是教育研究者兼教育官员为一体的、在中国本土成长的教育家。我相信他对中国教育的实践与思考,对当下的教育一定会有指导和借鉴意义。



One Response to “凌宗伟:刘百川先生主张教育研究要大众化”

  1. 陈秀玉

    刘百川先生不止有很高的理论基础,更重要的是有一颗实践的心,有一份实际的行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