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刘百川的乡村教育主张和经验

Leave a comment

1935年7月,刘百川放弃江苏省教育厅的工作,来到大港乡村教育实验区探索乡村教育之路。他在实践过程中,提出“乡村学校社会化”和“四大教育——语文教育、公民教育、生计教育和康乐教育”,以及对如何寻求乡村教师发展的自主性问题的探究,这三个方面,就构成了他教育思想的重要方面。我们简单简绍如下:

一、乡村学校社会化 振兴国家,解决整个社会的问题,必要先解决占绝大部分人口的乡村的问题;而要解决乡村的社会问题,必要解决乡村教育问题。这点可以说是当时所有乡村教育实施者的共同的观点,他们看到乡村的破落不堪,民众勤劳但依旧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甚是震惊难受自责。刘百川深深地认同这个观念,从城市下乡,探求具体的实施方法。他在对大港乡村教育实验区进行深入观察和具体的实践的基础上提出了系统的乡村学校社会化的思想。

原《江苏教育》编辑杨汝熊先生曾在大港实验区与刘百川先生共事,上世纪80年代他在《江苏教育文史资料》上发表文章介绍说,大港实验区乡村教育的指导思想是:“把乡村学校办成乡村的文化中心和社会的改造中心,乡村教师应该是儿童的老师、失学者和成年人的老师,也是乡村群众在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方面的导师,乡村教育应发挥在乡村中的优势。”他认为,这个理论出现的背景是“乡村学校社会化”,并由社会化的概念演变成了“乡村运动”。

刘百川1936610日在日记中提出“乡村学校应该是乡村社会的文化中心,乡村教师,应该是社会事业的领导者”。他在《乡村教育实施记》中客观的评价当了时中国乡村改造运动,他对陶行知、晏阳初、梁漱溟、俞庆棠以及全国各地的试验区都作了全面的分析,指出教育本身不能解决所有的社会问题。他认为“乡村教育的思想:教育是政治的一个部门。教育是政治手段的一种,中国的教育,应当实行三民主义的教育,我们的乡村教育也应当是三民主义的教育,这是我们应当认识清楚的。”并且明确提出:“要解决乡村问题,有许多根本问题,须先为解决,如政治及经济的组织,农村生产技术的改进与生产的分配,以及抵抗帝国主义政治经济的侵略等,这都是根本问题,这些根本问题不解决,我们办乡村教育或是乡村改进工作,便觉得非常困难。”

正是基于他把乡村的学校办成乡村的文化中心和社会的改造中心的教育观点的建立。才使得大港实验区两年半的时间取得了斐然的成绩,同时加深了他对我国乡村教育理论的认识。

由此观之,“乡村教育社会化”,简而言之,就是将义务教育与民众教育合并办理,将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打成一片。在乡村学校内分设儿童班、妇女班、成人班,并在乡村学校以外办各种社会教育事业。所有校内工作与校外工作都列在学校计划以内。学校的教师不仅是学校的主持人,而且是一切社会事业的领导者。其核心目标可以归结为:“使学校真正成为社会文化的中心,以学校的力量去推动一切社会事业。” 根据刘百川对乡村社会内涵以及具体标准的阐述,乡村学校社会化的内涵至少应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教育对象的扩大化。从教育对象上看,乡村学校社会化是希望乡村学校不仅要负责教导学校以内的儿童,“还要负起责任来教导学校以外的儿童、青年、成人,以及儿童的家长。”

其次,学校职责的大大增多。学校职能的社会化是乡村学校社会化的最突出表现。简而言之,乡村学校不仅要负起教育的责任传播知识、训练技能,同时还要成为社会的领导者,指导社会生活,促进风俗、习惯的改善,使学校成为社会文化的中心。

如何使学校成为社会文化的中心呢?刘百川思考后认为,一方面“学校对于社会的状况,要彻底明了”,另一方面是要加强学校的社会教化职责,要密切联系当地的乡村,要善于解决矛盾,要高效和智慧地利用好学校的设施,等等。

二、乡村教育的内容主要有四大块  刘百川通过对乡村社会细致入微的观察,认为要解决乡村教育的问题,就必须举办“语文教育、公民教育、生计教育和康乐教育”这四大教育。这四项教育不是孤立的,而是互相联系,互为前提,所以必须合并办理,学校成为儿童教育和失学民众教育的场所,学校还要负起推进各项社会事业,总而言之,学校举办的这四种教育,从各个方面促进民众及其乡村社会的进步。但这四项教育的全部内容都要同时完成,在有限的经费和师资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做到的,需要分步完成。于是,刘百川综合考虑了乡村的情况及其需要,每件事的轻重缓急及经费、师资等方面,及其教育的规律,制定了每一种教育分期完成的标准,可以说这种先后有序、循序渐进的方法,对于解决乡村教育的难题是很重要的策略,乡村教育的理想不是一蹴而就能实现的。

刘百川认为要实现四项教育的普及,都必须经过三个阶段。语文教育,首先要达到学龄儿童都要入学,且每户除了学龄儿童外还要有一人能读书识字;第二步要达到三十五岁以下的儿童、少年、妇女及成人有百分之八十以上要读书识字,一般民众都有普通演说的能力;第三步,全民众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都要达到读书识字的标准。从语文教育的三个步骤可以看出,目标的内容都是一致的,强调识字教育且在生活中的应用,只是程度一步比一步要求的高而已,这种循序渐渐的学习方法是适合受教育者的学习认知规律的。

公民教育,刘百川认为首先每户至少要有一人能参加团体生活,且能“准时出席各种集会;指导遵守公共集会之秩序;服从团体之决议;热心为团体服务”,第二步是参加组织,了解个人与团体的关系,并能尽自己的义务,享受自己的权利。第三步,所有公民都能运用四权(选举权、罢免权、创制权、复决权),推动地方自治。公民教育从参与团体生活做起,逐步使民众能够了解团体的意义,能够利用团体,增加生产及经济收入,最后达到能够运用四权维护自身的利益的目的。

生计教育,首先要每户都要有一人有正当的职业,并能够维持生活;第二步,十八岁以上,四十五岁以下的民众都能有正当的职业维持自己的生活。一般民众能够普遍受过职业训练或职业辅导教育。在十八岁以上的成人,不论男女、贫富,都愿意从事于生产劳动工作,自食其力。第三步,就要达到生产事业科学化,能够组织合作社来解决民众的需要。成年的民众每人都愿意参加合作社,用合作的方法经营生产事业。

康乐教育,首先家庭都能注意卫生清洁,每一个人都能解除不良的习惯,锻炼身体。第二步,每个人都能有适应自己的娱乐和运动,且能养成公共卫生的习惯。创办乡镇卫生所、运动场、俱乐部等,使得每一个民众至少有一种以上的娱乐及运动。第三步,要有健全的组织、永久的设施保障民众的公共卫生与娱乐的实施,并逐步降低疾病死亡率,提高民众的平均寿命,健全卫生所、运动场,俱乐部等组织,充实设备,能够服务于全体民众。康乐教育,也是要求民众从最低的卫生标准,维持身体健康,杜绝恶习,然后再进一步发展到,人人都有合适的娱乐,锻炼身体,净化心灵,且知道、愿意积极各种预防疾病,最后要建立永久地保障民众公共卫生与娱乐的实施,使得民众能够健康长寿、保家卫国。

三、乡村教育的关键在教师的专业发展 刘百川一生从事教育,是一个地道的教师。他做过师范学校的教员,也做过小学教师和小学校长,更是担任江苏大港乡村教育实验区主任,致力于乡村教育的发展。刘百川本人是深谙教师成长之道的,他自己就是一个一步步步向优秀的教师,是一块研究成功教师的“活化石”。刘百川丰富的教学、行政经验,行动、心得的相得益彰,赋予他教师教育精准而独特的深刻见解。一所学校的好坏关键在于教师,刘百川指出,“做教师的要有健康的身体,要有丰富的智识,要有高尚的品格,要有科学的头脑,要有办事的才能,要有劳动的身手。要做教师,这些条件都得备具,才能胜任愉快!”

怎样做好教师,首先是相互切磋琢磨尤为重要。刘百川念过私塾6年,受传统教化颇深,在教师生涯前期出版了《小学教学法通论》,主要从传统文化视角阐释教师教育问题,熟知《礼记•学记》中“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也”之理。

其次是方法采用很重要。刘百川采用的方法最为重要的是自我教育法——自学、记日记、反省。教师自我教育的方法是指教师自己自觉、主动地通过阅读、交流、日记等方式,提高自身的教育专业水平。核心是教师通过各种活动,能够主动、自觉,而不是被强迫,提高自身的素质。同时,刘百川将教师看成是一件兴趣盎然的工作,教师为了个人的专业成长,也为了增进教育科学,需要兴趣熏陶、进修实习、研究讨论等,他成立了中国教育研究社、教师工作日记展览会、读书经验交流会、教育经验交流会,后期还创办或编辑杂志,刊发教师心得。他自己更是以身作则,总结心得,坚持每天记日记,几十年从不间断。

最后,报刊宣传同样重要。刘百川主要是通过鼓励教师写工作日记、开读书心得报告会或教育研究会,将记录辑录成章、成册,在创办的《乡村教育》月刊、编辑《新江苏报》、《苏报》、《通讯研究》、《中央日报》等报纸的副刊上选编发表。刊发心得与问题,供同人参考,与他人商讨,青年教师亦很乐意及拥护,找问题,做教育研究,通过报刊同人实现交流,深化教师专业自主性,教师自主发展与互动发展成为可能。提携新秀也是创办报刊作用之一,比如,陈侠作为刘百川的一优秀学生,在《怀念吾师刘百川先生》中如是写道:“1935年暑假以后,百川先生担任江苏省立大港乡村教育实验区主任,约为到实验区去编辑《乡村教育》月刊。当时他还给江苏出版的两份省报编辑教育副刊。他工作忙的时候,这两份副刊的编辑工作,我也帮他做过。这样,百川先生不仅把我引导到教育专业上来,让我认真当好一名教师,而且引导我进修教育理论,总结教育经验,编写教育书刊,为我参加革命以后半生的教育编辑工作打下了基础。” 

另外,刘百川还将提高教师水平的重点放在了教师在职进修方面。“教师工作很忙,怎样抓紧时间进修,而且能持之以恒,的确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他提倡采取自我教育的方式,也可以说是培养群众自己教育自己的方法,再结合教育视导,促进教师专业成长。在乡村实践中,他找到了三种简单而有趣的进修方法:“星期研究会”——利用星期日,集合三五个道同志合的同事或朋友,不限地点的组织星期研究会、“教学批判会”—— 轮流定期举行公开的教学,让大家来公开的批评、“巡回通讯研究”——利用集体通讯研究的方式进行研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