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育,除了灌输,还有教养

Leave a comment

钱理群先生倡导“想大问题,做小事情”。什么是教育的大问题?其实陶行知先生早就说过:“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这就是教育的最大的问题,为人师者,就是要帮助学生去“求真”,教育学生成为“真人”,那么我们首先就要做个“真人”,还要努力去“求真”。这小事情,也就是我们平时的一言一行吧,也就是要让学生在我们身上看到“真”,学到“真”。

民国教育家刘百川先生在谈教育一词时这样说: “教,上所施下所效也”,“育,养子使作善也”可见中国“教育”二字,实包含“教”与“养”两方面的意思,可是到了今天,大家对于“教育”一词的体会,好像完全是知识的灌输。就是符号文字及知识的传授,代替了教育的全体。对于儿童身心训练与健康维护,则完全忽略了。也可以说今日的教育,在教师方面,只知“教”而不知“养”,在父方面,有的是“养”而不“教”,有的是不“养”不“教”甚至有的是反“养”反“教”。。

为长期以来一切围绕考试运作的教育,让我们习惯了将教育等同于考试等同于升学,于是我们的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也就习惯了灌输,忽视了教养,缺失了教养的教育还是教育吗?答案显然是明确的。有人会问,这样的教育早已经成为一种传统,一种制度,一种风尚,谁也抵抗不了,是的,我们确实无法改变考试制度,我们也无力扭转社会风尚,但是,我们可以在制度和风尚的缝隙里尽我们的可能做我们所认定的想做的细小的改变,我们可以在我们认为不可能的境况下寻找可能改变的,我们也只有通过点滴的改变我们所处的现在,我们才有可能创造我们期待的未来,当然更是为了我们的孩子的未来。

也就是说,我们当思考的是,如何在强大的应试教育体制下为自己,为我们的孩子寻求一条合适的道路,如何使我们平时的教育行为尽可能少反教育,不反教育。少反教育,不反教育就需要我们有所担当,而不是畏首畏尾,眼睛只盯在分数上。退一万步讲,就是要盯在分数上,也有个怎么盯的问题。比如,为应付考试,你可以照教材和教参去讲,但你也有义务告诉学生你的疑惑,最好是引导学生自己去疑惑。如果用要考试来搪塞,那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所有的问题答案印发给学生去背诵好了。

有时候我会在文字中说,我还没有弱智,这教材,这规定就是有问题的,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好玩的是,当我这么一说,有人就觉得是在说他弱智了,很好玩,我早说过,许多时候对号入座是很麻烦的,一对上号,你至少会纠结,甚至会愤怒。其实诚如这些人所言,各人有各人的选择,各人的立场。就像你不能接受我的立场与选择一样,你也不能不让我不说说吧。说了几句对教材的看法,说了教师要有自己的选择,就文革遗风了?扣大帽子,就不是文革遗风?在我看来“教人求真”,“学做真人”就是大问题。大问题,是不可以让步的。

我们的问题在哪里,问题在于我们早已习惯了将陶行知等教育家的教诲挂在墙上,写在论文中,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了。甚至是挂教育之名,行反教育之实。

更可怕的是当有人像《皇帝的新装》里的小孩一样脱口而出的时候,我们就觉得这小孩很不正常,而我们自己很正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