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学“模式”,不等于教学常识

Leave a comment

教学模式,不等于教学常识

——在全区新教师上岗培训班上的讲话(部分)

关于教学模式,我想,我们还是应该把它和教学的原则、教学的方法联系起来看。所谓教学模式,它是一个工作的流程,是个性化的,和机械化的生产流程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课型是不一样的,模式是属于个人的。如果这个模式几个人,许多人去用,那就叫模式化。模式化是干什么的?模式化是生产零件的。张三拿去用,李四拿去用。模式和模式化的区别就在这里。

有位老师朋友对我说,《听听那冷雨》的样文章不是你上的。你是适合唱“大江东去”的。我说,到时候上下来看吧。所以,做老师的要思考:你激情澎湃,便适合朗读“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对不对?“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不适合你啊。如果我用读大江东去的方式,读寻寻觅觅,你们听了会痛苦的。因为没有这个味道。这也可以说明,模式是个人的,不是通用的。

但是,教学的原则是通式的,尽管是它是观念的东西,但它是常识。比如科学性原则,就是要求我们不能讲错。这是常识,这就是通用的。

以学生为本,把学生当人看,这是不是通用的?这是通用的。再比如说,互动,课堂上师生的互动,你们今天课上有没有互动?所谓互动就是一定要让学生去做,让学生去讲,还要学生讲怎么去批改。你们今天有没有互动?坚持下来就有效果。这些你坚持去做了,就有成效。你们认同吗?我知道你们不认同,看你眼色就知道。

“很好。有没有其他意见了?”“你讲的真棒。鼓个掌!”“掌声不响,再响一点。”那是虚假的互动。真正的互动是心与心的交流。一个眼神,一个表情,甚至于一个姿势,都可以传递信息的,是心与心的交汇。

互动,更重要的是要关注生生互动,关注学生之间的交流和讨论。由于学生个人生活的经验不一样,他们对同一个问题的认知是不一样的。他们会以自己的认知去看待问题。学生之间的讨论一定要给时间的,但是不一定要用一个形式,四个人围着一张桌子。桌子一围就讨论了?桌子不围就不讨论了?更重要的是什么?是人和文本的互动。你要走进教材,走进作者,走进教材中人物和事件。

《听听那冷雨》如果不把文革的背景和那个时代的经济建设的背景提供给学生,我们能够准确的把握作者的意图吗?我们只能用《一张船票》来引入,他在思乡。当我们了解到文革背景和台湾当年的“十大建设”的时候,我们才会明白:他不仅仅在思乡,还在为祖国文革的内乱担忧啊。这样我们就可以与作者与文本互动了,这种互动是最难得的,自然学科尤其如此。但自然学科又是最好互动的。为什么这么说?教物理,要讲光学知识,要讲电学知识。这些知识都在日常生活当中。你把日常生活经验带入教材,带进课堂,你你与学生和教材就可以互动了。但我想不明白的是,有些物理教师连家里的电灯线怎么接都不会。这就是中国教育的悲哀。黑板上能做出什么来?水稻之父是天天下水田的,不是天天在黑板上的。

针对性原则,针对的是什么?针对的是教材,其次是学生,更重要的是我们这些教师。什么样的教材用什么样的方法,什么样的学生用什么样的方法,什么样的教师用什么样的方法。什么样的教材用什么样的方法,比如说课件,这课件不应该是简单的PPT,用PPT的话要用更多的插入和链接,我很少做课件,但我做课件经常要花一周甚至半个月。这就是讲,你擅长做课件的你就做课件,你擅长演讲的你就演讲,你擅长表演的你就表演。书法,琵琶,唱歌,你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将它们引入课堂啊。

有这么一篇课文是很优雅,很缠绵悱恻。我有个同仁一开始教学生去读,学生读不起来,然后又换另外一个学生再去读,就这么几次一来,让学生说说这篇文章的意境。我没有这样的能耐,他就有这样的能耐,他精通这个。所谓的针对性原则,也是针对我们教师个人素质的。

难道一个老师就只有一种模式吗?所谓模式不跟具体的课堂教学有机的结合起来是要出笑话的。更重要的是要从课堂实际出发。这也是针对性。有一次我去苏州工业园区的学校上课。我想苏州工业园区的学生不错了,大城市的。结果不管你怎么样忽悠,课堂气氛就是热闹不起来。这时候你就只好放下身段,改变设计。

适应性原则。学情,要不要?同一样的一个年级,两个班,你说两个班的学生一样吗?你的第一课和第二课上的一样吗?你如果是一个用心的教师,肯定第二课比第一课上的好。为什么?一、你对教材、教案熟悉了。二、通过你上的第一课,会发现教案和课堂组织的问题,到了第二课你会自觉不自觉地进行调整。是不是啊?学境,就是学习的情境。上午的,下午的,白天的,黑夜的,在楼上上,在楼下上,这个情境一样不一样?不一样的。

开放性原则。这个原则就相当于我们课上说的“需要帮助吗?”要有意识地帮助学生建立起开放式的学习网络,要有意识的引导学生将他的日常生活,校园生活,家庭生活和他的人生阅历联系起来,同时要有意地把学生带进社会,在社会生活中学习。甘肃“校车”事故发生以后,我在高三学生会上问我们的高三学生,你们知不知道甘肃“校车事故”?结果发现三百多个学生,25个学生举手了。这可吓了我一跳,25个学生。这个可不得了。这说明我们的学校教育已经存在问题了。如果我是老师,我肯定会告诉学生了。至于用什么方式说,放在哪儿说,那是另外的事情。但是你的学生不关注社会,不关注世界形势,你还要让他们去应付高考题吗?千万千万不要能把你的学生关在教室里,要想方设法丰富他的生活,这样的学习才是最有效的学习。

发展性原则,怎么看待?我们在不可改变的体制下,在不可改变的制度之下,在不可改变的国力之下,促进怎么做?令人担忧的是,现在许多地方要求一校一式,甚至一个区域要一式。我的认识是,他给你那个教案你可以用,但是你还要备课。这二次备课的过程就是你个性化的过程。最重要最重要的就是你在你的课堂上还要充分发挥你的感性和灵感,要善于捕捉课堂上的那灵光一闪的瞬间,推动生成。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假如教师正在讲课,这时飞来了一只麻雀。我们是看它飞,还是不管它,还是发动学生把它赶出去,还是围绕进来的麻雀产生一个新的话题?四种选择,你选择哪一个?当然,我这么一讲,你们知道我的态度是什么。但这是因人而异的。不是所有的都是应该生成的。小学教室飞进来一只麻雀跟高中教室飞进来一只麻雀的处理一样不一样?肯定不一样。

主导性原则。大家都在争。特别是那个有名的李希贵开始时提教师第一,现在又在提学生第一。现在的学生到底是属于第一还是第二。我告诉你教学中问题永远是第一的,学校里你是第一。学校的发展是要靠你们的,而不只是靠学生。因为学校的办学主张,办学追求都是靠你们去实施的。同样学生的知识水平有巨大的差距,要靠你去引导的。所谓的学生为主体,是指尊重学生,把学生当人看,并不是说学生第一了,你就第二。即便两个第一,也不是在一个层面上的。你们都是学过逻辑学的。老师就是老师,学生就是学生。做老师的要记住这样几个关键词:我们的职责就是指导,帮助,引导,督促。这许许多多的问题,我们是要思考的,是要有自己的主张的。

我有一本拙著《语文教师的使命——点燃生命的激情》,同样,点燃学生生命是我们每一位教师的使命。我们只有带着这样的使命感,我们才能热爱我们的工作,热爱我们的学科,热爱我们的学生,我们才能够热爱我们的学习。我们现在最可悲的是什么?快餐文化影响了我们。我请你们举个手。一年完整地读完一本书的,不管什么书的,举个手。不错,6个人。这是一个相当可怕的事情。教书的人不去读书,你凭什么去教书!当然,网络世界,有人预言,2050年纸质媒体将彻底消亡。但是,就是这样的情况,你还是要细读那些专业的著作,或者与此相关的各种各样相关的完整的,大部头的著作。所以我提倡大家读经典。不要读现在的那些教育教学“理论”。那写不少都是东抄西抄抄来的。

有效教学的观念不是靠行政推动的,是要每一堂课都有收获,都有提高,都有进步,每天进步一点点就行了。今天在这儿作报告,我始终很乐观。一场报告给人留下一两句话就是成功的。谁有能耐把我讲的所有话都记住?再问有几个人能记住我说的一句话的?能够有一两个人记住我的一两句话我就在家里烧高香了。对不对?是有效不是高效。就今天的经验就可以说明高效是不存在的,有效是可能的,低效是常态。怎么讲呢?我的感觉是“高效课堂”追求的教学模式一旦形成,就好比我们平时看的那些低水准的电视剧是一样的。一个画面出来以后,观众会马上想到下一个画面是什么了。有时我和我女儿一起看电视剧,我就很羡慕我女儿。我女儿能说出这个人物下面会说什么话,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就说不到。她说你真笨啊,这个都不知道。这是因为我心思不在看连续剧上面。

前些时候和其他人聊天,我说到好多人都看不起我,好多人都说我这个人怎么怎么。判断一个人的问题,怎么判断?他跟什么人交往,就可以看到这个人的人品和学识。交往要有共同的话语体系。交谈必须在同一个话语体系当中,不在同一个话语体系当中的人是无法交流和沟通的。所以,我最大的特点就是自说自话。我写博客,我写我的,别人怎么评,怎么议,我从来都不看,“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也没有。”我只有自说自话。这是一件多么好玩的事情!但是你真的要想研究一门什么课程,不管外面的世界,这样才有创新。你就想这样的课我要怎么上,课件怎么设计,心思就在这上面,你的课堂结构才有可能优化。这个优化,你的学科是有你这个学科的特点的。理科的教学更多的是让学生动手,文科的教学更多得要让学生思考和表达。

我有一个梦想,每个教室装一台电脑,每个班级开一个博客。我跟你们讲,班级开个博客,每个学生发个三篇五篇上去,还要你教作文吗?你的作文是你的老师教出来的吗?我女儿从幼儿园到现在做记者,作文我就给他改过两句话。写作是她自己的事情。作文是写出来的,不是教出来的。同样,真的每个班级建立了博客,不仅学生的写作水平提高了,连我们的名气也出来了。你相信不相信?

为什么老师要读书。你不读书怎么指导学生读书啊?还有信息技术,教育现代化是需要信息技术的。我刚才讲的是合理、适度。为什么要有信息技术?它可以扩大信息量,可以增强不同感官的刺激,还有它形象生动。但是刺激过度会产生负面的效应。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每堂课都用PPT,每堂课都用白板,那我问你,这个PPT和白板的设计者都是你自己吗?你有这么多精力吗?然后就是网上这里下载一个,哪里下载一个,七拼八凑,没有思想的东西。这个怎么能带进教室?开始的时候一定要走正道。开始走了正道,然后才可能掌握技能动向。你一开始就想学技能动向,怎么可能呢?

我也带过不少的徒弟,但我的徒弟不可能拿着我的教案去上课的,他们的能力跟不上。,我只能在专业上帮助他,使他渐渐地成长起来。一个教师什么也不做,怎么会有成就,怎么会有影响?不想做事,只想待遇和名分,这是很可怕的。我带徒弟就是让他读原著,读完以后写几百字给我看,看完以后,我再跟他们几个沟通,同他们讨论,提出修改意见,修改好了,再给我看,看了以后再修改。修改好了给记者看,记者说:“这文章写得好!”然后问:“这个文章是你老人家写的?”我说:“哪有啊?他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比我的深刻啊。”我是一个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人。

最后一个呢,就是建立有效的课堂秩序。现在人家对教育的意见很大,就是一张考卷定终生。我跟大家讲,我们能做的只有一点。不要歧视差生,不要仅看考试成绩。往往最有创造力的就是那些差生。,少学生想起你。这就是教育成败的一个标志。当然了,我们谈的是课堂教育艺术。课堂设计必须遵循的是教学流程。这个流程必须遵守的是三个关键词,分别是科学、有序、可变。

所谓科学就是由已知到未知,由浅入深,由表及里层层推进,先总后分再总,当然也可以先分后总。还有一个节奏的问题,就是要有张弛。什么叫张弛?比如你说话的速度。有的时候要放慢。有的时候是要加快,有的时候是要演示,有的时候是要讨论,有的时候是要读书,甚至于有的时候要抄袭——背诵。这就是节奏感。

活动要有效、有序、要丰富,要明确,不能为了活动而活动。活动,更重要的是随机的。这是最根本的。说到训练,我过去做初三语文老师的时候,我们那个学校的压力很大。那个时候是刚刚恢复高考,以前是考小中专,现在是考高中。我们那个学校考取小中专的占全县的三分之一。一个班总归要考三五十个。那你要让他们考得好,应付考试的最好办法就是考试。我的口袋里有许多小球,一个小纸条一个题目,一个小纸条一个题目。有时候上上课,喊那么三个五个人,天天如此,这就是叫随机。

现在有个很荒唐的课堂模式是讲25分钟,讨论10分钟,训练10分钟。这个讲授讨论和训练是可以截然分开的吗?交流是随时随地的啊。

我们的课堂要有耐心,有机智,要艺术。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写到过这样一个事情。有一个老师在那儿上示范课,那个时候没有PPT,用的是小黑板。他让学生上小黑板板演,一不小心,小黑板掉下来了,他把黑板捡起来继续上课,也不问问你有没有擦到手上,这就是没有爱心。我们评课的人还说他稳重、沉稳、不受外力干扰。这就是很滑稽的事情。爱心是第一位的。没有爱心的机智和艺术是丧尽天良的艺术。一堂课大体包括几个环节,至于这些环节怎么组合,都是可以变化的,甚至于小结也是可以变化的。

生命化教育专家张文质先生对课堂教学提出了五种境界:第一种境界是循规蹈矩,在座的各位,在近三年内应该是循规蹈矩,认认真真地写教案,根据教案认认真真地去上。上的过程中看到学生有出彩的地方适度地调整。为什么?这就是我们刚才讲的上正路。就像我们学自行车,要先把基本的技能熟练掌握,然后才是上路,至于环岛自行车赛。那是以后的事情,你不是一下子能够放手的。明白不明白这个道理啊?

第二种境界是节奏分明,一般情况下是任职已经三到五年的教师。有能力拿捏住节奏,他知道哪个地方是重点,哪个地方应该是难点,哪个地方该多花点时间,哪个地方该少花点时间,哪个地方该讲,那个地方不该讲。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这样的。你要知道离开老教师,离开组内的同仁,你知道怎么备课,怎么上课,而且这个课还上得有板有眼。

第三个境界是得心应手,这个恐怕是要十年以上。而且是一心一意地研究教学的。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中高级教师的水平。但是许许多多的中高级教师还是达不到这个水准的。上课行云流水是一种享受。一个学校总有那么几个。

第四个境界就是所谓的特级教师,而且是相当好的特级教师的境界。左右逢源,动态生成。

最高境界叫随心所欲,全国也就三五个,那是大师级的。可望而不可及。什么东西都是信手拈来,都是教育教学的资源。那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真正要达到理想的境界,我觉得还是要回到我的那个基本观念:做教师是要有个性的。做任何东西,任何行业的杰出者都是有做这个行业的特有的东西的。比如说,我女儿天生就是做记者的。其它她做不好,做记者她肯定做得好。再比如说我天生就是上课的。随便什么教材,不管什么情境,不管怎么样,拿个教材来,我认真看个三五遍,就跑到教室能把这个课上起来,我不管你是高一高二,还是初一初二,还是高三。我在学校上课都是让老师自己点的,你要我上什么课就上什么课,你要哪个年级就哪个年级。这一次,浙江师大请我去上课,他们问,你上什么?我说,我不懂上什么,你让我上什么我就上什么,我没有成名课。

什么叫成名课?你吗以后会发现,有些特级教师、名师上的就是那么几篇课文,拿手的。就那么一二十篇课文,有的是十几篇课文。他们上的是代表课,拿手课。真正的随心所欲就是不管上什么,都上得好。你们说全国能有几个?

最后谈一谈评课的问题:现在我们学校的老师评课和你们任何学校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学校每个星期天下午全校上一堂公开课,这门学科的四五个人,专门给他评课,没有评的要写三到五百字的书面评课。我们已经坚持做了一年了。我也上课。为什么?我是校长又是特级教师,是大家批评的对象。这堂课上下来,你要马上能够说个子丑寅卯出来。可是我们现在的评课成了一个流程,是为了交差,说几句不痛不痒,或者令人肉麻的话就算评了。

你应该说某个环节处理得怎么样,如果处理得不好,不好在哪里,该怎么处理。然后你说一下,这就是评课。

我们现在听课,每个人都只记了一个流程,记个流程有什么用?你根本的动机是什么?他的这个流程你是不好教给你的学生的。他对教材的解读跟你解读根本不一样。如何诊断?也就看这堂课这个班的学生这节课有没有走进课堂。你不要看氛围怎么怎么好,教师怎么怎么有水平。你就看学生的状态。至于有几个学生会,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发自内心的交流。有,这样的课就是好课,没有就是差课。问题出在哪里,就要看是学生的问题,还是教师的问题,还是教材的问题。我主张的是自我的反思。每一堂课上下来,我至少要想一想哪个地方上得好,哪个地方上得不好。你这样坚持三五年,并将这个写下来,这就是教后记,其实也就是教学反思。

有人动不动就来个名词,弄得人眼花缭乱,然后人们就把他当成专家。我要提醒大家的是:实践出真知。要不断地向自己提出要求,不断地挑战自己,这样,我们才能成为一个好教师,我们的课才能受到学生欢迎。然后在这个基础上下功夫,怎么样吸引学生的兴趣,激发学生的兴趣,这个知识和以往的哪个知识相关联?然后确定恰当的教学目标,设置具体的教育情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