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90分及格”是应试思维作祟

Leave a comment

网曝贵阳部分小学教师将“及格线”提高——连考不过90分、甚至95分的小学生也开始担心被列入重点管理对象。有老师在考试后将成绩的分数段公布在黑板上,由学生抄在本子上,并要求成绩95分以下的学生,将试卷带回家,让家长写“下一步如何提高成绩的意见”。有的老师还会把全班学生月考成绩单整个公布在家长QQ群里,“谁考最后一名、谁的分数多少,全都能知道”

看到这里,我不禁想到美国哈佛大学哲学家玛莎·努斯鲍姆在《告别功利:人文教育忧思录》中用大量实例告诉我们的教育现状:一场全球性的教育危机正在发生,各国教育正选择追求短期利益。使得教育“培养完全适用于赢利的有用技能”,导至“科学和社会科学涉及人文的方面——它们关系到想象力和创造力,关系到严谨的批判性思维——便失去了存在的基础”。

是的,时下的教育,似乎忘记了灵魂,忘记了教育在于解放灵魂_——以丰富、复杂的方式,将个人与世界联系起来,将他人看作有灵魂的人。这样的教育之所以可怕,就在于:对学校而言,考试成绩是硬道理;对家长也是如此。教育在我们心目中早已经成了官员升迁、教师晋级、家长炫耀的工具。

“为考试而教”、“为分数而学”的意识,胁迫了学校和教师;胁迫了家庭和父母。这样的教育“要求学生具备基本技能、识字和计算能力”,于是“学生被动地坐在书桌旁,由教师和课本为学生提供要求不加批判地吸收的教材”;这样的教育以培养技术精湛、顺从听话、一心只读圣贤书,一心只要高分数为目标;这样的教育使得儿童渐渐失去了童真与自我。

这样的教育,早已经忘记了“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的古训,不能不让人唏嘘。

我们从那位教师的言辞中可以看到某些教师的无知与现实的可怕:“班级自从划定了90分的分数线后,家长不仅监督孩子学习的积极性变高了,也更重视孩子的课后教学了,再加上学校的正常教学,一些只能拿80分的学生,成绩有了明显提升”。可见90分及格助长的是教师个人的虚荣,家长的虚荣,也是学校的虚荣,甚至是一个区域的虚荣。90分及格的教育就这样造成了一种氛围:消极被动的学生和例行公事的老师。“一些不能得到良好考试成绩回报的师生交流形式,就往往被挤出了课堂”,“对所有学生,所学课程已完全失去了人文因素,死记硬背的教学方法主宰了一切”,孩子就这样成了最大的牺牲品。

唯分数的教育,早已经抛却了“教育不仅是为了培养公民素质”的价值追求。忽略了“培养从事各种职业的人员”、“培养出使自己的生活有意义的人”的目标,使得我们的孩子成了考试的机器。

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我们是不是应该思考考分、升学是不是一个人生命的全部?人生除了这些,是不是应该有有益于生命生长更要命的东西?同样,一个家庭、一对父母、一所学校、一个老师眼中的教育就是分数,我们千辛万苦推着孩子们考取了大学,他们是不是就一定幸福了?

面对以90分为及格的教师、校长和家长,我想说的是,教育当恪守常识,尊重规律。身为教师和校长,更应当用教育常识和规律引领自己的思考,形成自己的主张,进而改善自己的行走方式。要认识到,考得好与考得不好,并不能说明一个人的才智,更不能代表一个人的未来。历史已经告诉了我们:恢复高考以来的千名“状元”无一成为“大才”,当年科大少年班的那班人也早已悄无声息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