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要待遇,要条件,更要有情怀

Leave a comment

有一位当老板的老乡同我闲聊,孩子在国内读书太苦,你说是不是?我回他,你当老师和校长要这样,还不是你们这些家长和官员们逼的?你当老师们不要休息?他们说,这倒也是。我们这个国家的教育观念是有问题。他们告诉我,他们的孩子都在国外读书,也很累,但主要是自己要到图书馆去找资料,自己想办法解决学习的问题,学习的方式与国内完全不一样。我说,这就对了,我们认为比较差的孩子,出去了,往往又是学习比较好的。问题在哪里?标准不一样。我们要的是会考试,人家要的是会思考,会研究,有想法。那老板说,这倒是的。中国教育这样弄下去是没有出路的。

我的感慨是,私企老板居然能看到这一点,而我们这些从事教育的人,为什么看不到呢?或者说,我们尽管早已经看到了,但是我们在实际工作中就是不能改变我们的行为。原因何在?我们不能改啊,大家都这样,我们一改成绩上去了还好,成绩下来了这日子还混不混了?再说,所有的人都这样,我们不这样,我们不就成了人们眼中的另类了?

想起与中原某师范院校催老师在Q上的闲聊,他告诉我,他用三天时间,走访了三个乡镇的中小学。通过和校长聊天,和乡教办主任访谈,和教师座谈。我极大地震撼了,他们对教育改革的惰性心理,和对教育事业的信心真的让人担心,听到最多的是抱怨。不过在走访中,竟然有几位校长说,凌扒皮讲的很有意思:在体制的缝隙中寻在生存空间。牢骚太盛、徒劳无益,呵呵。可见老兄的影响。

我同他说,我其实也就是自说自话,这样的自说自话至少提醒我对我所认识的教育保持着某种期待与努力。

他说,他一直在想,待遇提升与教育信仰坚定之间是必然的因果关系吗?也就是说,给乡村教师提高充足的理想的待遇,他们就必然地对教育执着了吗?

我表示赞同,在我看来尽管人是很现实的,但是待遇不可能绝不可能改变根本问题,还是要有情怀。

对此他深表认同,“情怀”才是最内在的。忧道不忧贫,去之远矣!呵呵。问题是,这个情怀的堕落,岂能是短期内能拯救的了的?我觉得,教育的资源投入,要比您所言说的“情怀”拯救容易的多。他说他看到的好几所农村学校,校园硬件建设,基本上不亚于城市学校,而教师的精神风貌,却天壤之别。这样的现实,让他想到他留美同学说的那个观点,中国的经济赶上美国,也许30年足够了,而人的精神赶上美国,50年也不行。

待遇、条件固然重要,但是关于待遇条件,没有理想和情怀,没有坚守与批判的精神要想改善我们的教育还真是不可能的。我们从上到下都明教育教学质量的提升靠教师,教师的提升靠培训。事实上这些年来从上到下的培训并不少,花的银子更不少,培训的途径与形式也在不断翻新,可事实上我们的教育问题却越来越多。问题在哪里?我与几位朋友的观点是,这些培训的路子有问题。这问题就在于我们的培训大多是着眼与技术层面的,主要的还是着眼课堂的。也许有人会说,着眼与课堂的培训怎么就路子不对呢?试想一下,一个人技术层面的东西掌握得相当娴熟,但是他的观念没有改变,眼里只有技能与分数,那么他的教育行为会是怎样的呢?我的认识是一所学校眼里只有技能与分数的教师越多,越是敬业,这所学校的教育问题恐怕就会越多。

我们的认识是教师的培训应该着眼与改变教师的观念,改变教师的观念,一个重要的途径恐怕是要引导教师读一点教育哲学,弄清楚教育的目标和价值这些根本性的问题,形成自己对对普世价值的教育的理解和认识。也就是说,教师培训要从根本上帮助教师认识到教育是什么,教育为什么,教育应当怎么做才是正道。我们相信教师的教育观念摆正了,那些技术层面的东西运用起来的结果就会不一样了。教师有了自己的教育追求,待遇和条件也就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了。当然,待遇和条件与正确的教育观念形成合力那是再理想不过的了。也许,要改善我们的教育,要待遇,要条件,更要有情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