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为什么好学上进的反而容易被忽悠

2 Comments

昨天小严在群里兴奋地告诉大家,她的技术课得到了教研员的高度肯定,并说还有更好的消息在后面。一会她在私窗里告诉我,那个教研员说,争取给她拨款,只要她肯继续教技术,一定给搭平台,看得出,自己做的正是教研员一直想找的这样做的,而没找到的。她更为兴奋的是学生也很给力,不想下课,想下节课继续学,下课也不肯走,她跟教研员交流时,还有学生跑到办公室问问这问那的,看样子那教研员比她还激动呢。她兴奋地对我说:“分享一下我的喜悦。呵呵呵,倒也不是多大的事,但是对于我来说,这是我上的第一节技术课,真的很开心。”

我给了她一朵大大的鲜花,表达了我的祝福。

她问我,现在读书会导读《教学勇气》,故事坊开学的第一个故事是《勇气》。教研员要她给全区技术老师做读书推荐,她打算就从这两个中间选,不另外准备了,您觉得哪个更适合?

我一时没有回过神来,问了一句,《勇气》谁的?我没读过。我的建议是,恐怕读书推荐合适一些,对教师而言,有选择余地。

她十分惊讶地说,《勇气》绘本啊,今天教研员听我的课之后到校长那去了,校长肯定又吹捧了一下。所以,教研员就安排我下周一去进修校给技术老师们推荐读书。

我这才回过神来,哦,绘本有意思!

她说,顾泳校长不是在你们哪里从《勇气》讲起么?她说她尤其喜欢最后一句,勇气是彼此给与的。她的思路,了不起的和平平常常的,男孩的和小狗的。

我告诉她,那个我知道,读书刚起步,不宜太难。我问她,你现在教技术了?

她说,学校本来是暂时安排我教。但是看教研员那个架势,很可能一直教技术了,学校的经费少的吓人,一年3万。校长听说这个路子能拨款,肯定不会给她继续教物理了,教研员说今晚就挨个给省里领导发信息,专门说她的事。

我觉得也好,少了物理教学许多考试的纠结。我建议她,问一下将来职称受不受影响,我们不能不食人间烟火。许多实际问题必须考虑,我担心的是所学专业与职称是挂钩的。

她到坦然地告诉我,在她前面排着40人啊,她就没想过评高教的事。职称我现在一级了,物理学科区骨干,区科研骨干。本来评上市骨干了,休了一年假白瞎掉了。
我想,也是,当我们将后路想透了,也就轻松了。于是我鼓励她就这样做下去。

她开心的是她要是做得好,学校就有钱了。她很清楚的是,即便她一直教物理,她也很难评上高级。她甚至认为即便有哪天职称评定废了她还评不上呢。我不知道他的校长和同仁如果知道了她这样的想法会怎么想。

我告诉她我今天答应了某机构要给我录制视频讲座的邀请,我现在的想法是,有机会发声,我就抓住。不然就只有某一种声音了。
她也觉得,应该发声,一线的教师能发声的机会还是太少了。我真的觉得一线教师真的有教学的实践,经验和能力都在。可是他们的学术从未被认可,一直被低估。有生命的东西,一直被低估。而高效的那套却大行其道。

我说是的,各种原因比较复杂,也比较简单,一方面是受社会风尚左右,另一方面官媒还是能够忽悠人的。所以,我们有机会一定要在官媒发声
她的感慨是,有些人还没有特别坚定的认识,又特别爱学习和吸收。很麻烦。有很多跑偏的人,恰恰还是很爱学习的呢!读一本书往往觉得找到了万能钥匙。其实我还挺幸运的,她最开始读的教育书是张老师的书,要不我也是邪路分子一个。

我说,是呢!问题是读书少,思考少,病急求医。对我们和我们的同道而言,还是先要多读,读多了就有辨别力了。

她告诉我,她现在修改“杜威”,她的“杜威”没写好。她说她读其他人的书,都很明显的有个“我”。读杜威的时候,有些情况下,“我”缩下去了。

我的感觉是,杜威,要慢慢读,慢慢悟,更要联系具体的教育生活来思考。将自己放入其中,就慢慢理解了,也会慢慢形成自己的解读。

她说她悟了一年,读得渐入佳境,现在杜威成了她的生长点。只是她舍不得杜威的话,所以把自己的话都舍去了,呵呵呵,感觉像是七拼八凑的。实际却都是她心爱的话。不是读的不好,是写的时候,毫无自卑感又毫无羞耻心地心甘情愿地把“我”缩下去了。唉!!!杜威的写作水平很高,文笔相当好。

我觉得,我与邱磊的读的共同特征是“参读”,将其他教育著作或者经典文集的东西勾连起来,加上自己的教育生活实证的思考在里面,《民主主义与教育》属于教育哲学,思辨性很强的。

她说她在读论语的时候也这样啊,没问题的。读蒙特梭利也是,但是到读杜威就没了。原来读孔子,孔子是主张追求信仰追求道义的,然而也担心子路的安危:由啊,你好勇过人,当此卫国多事之秋,你应甘居人后,勿需奋勇争先。子路不同意:食君之禄,必当忠君之事,岂能甘居人后呢?孔子为此心情沉重:(柴深明大义,颇有明哲风度,遇到危难,定能经权择用,从容避害)。由定蹈杀身之祸。这取义之事我们来,舍生之事还是与我们不相干的人去!这其实不是道貌岸然,对于自己切近的生命总是有着格外的清醒的爱惜。这里面就有很明显的“我”。“我”的态度和立场,读杜威的时候,好像太一致了,他又比“我”高。

我说,嗯,只有自己读进去了,才有可能读出来,回头再读就不一样的境界了。《民主主义与教育》太经典,太精深了了,不是读一两遍就能完完全全融进去的。

她说她还是慢慢改起来吧,或许改着改着就好了。写字,好像生孩子。憋着,不生不行了,可是生出来是男是女是丑是俊自己都不知道。但愿今天改起来的杜威能好看一些。她告诉我,她读书一向是很多遍的,读书很快,所以就反复读反复读,很多书她都读过几十遍。张老师的一些书,恐怕一百遍也不止。

我这文字刚张整理好,看到小严的《我与杜威》已经改好贴出来了。我的感慨是小严读书真厉害,改变更厉害。



2 Responses to “凌宗伟:为什么好学上进的反而容易被忽悠”

  1. 陈可英

    “当我们将后路想透了,也就轻松了。”是啊,工作不带功利,就踏实轻松了。

  2. 陈秀玉

    我现在的想法是,有机会发声,我就抓住。不然就只有某一种声音了。一一需要多一点这样的声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