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也算“语录”

Leave a comment

面对暴发户式的学校与教育

在我们日常的教育教学行为中,习惯与用大道理,高标准要求我们的孩子,而在我们的实际生活中说得和干的则是与这些大道理背道而驰的,现实的教育与理想的教育的悖论就这样产生了,然而我们却始终处于熟视无睹的状态。于是乎,几十年的学校教育,使得我们的学生在我们这些人看起来“善”而实则“恶”的嘴脸和训诫中渐渐的以“恶”为“善”了,他们身上原本的向善的种子,就这样被我们一点一点地消解了。

些所谓的名校的班级学生数,动辄七八十,多则八九十早已成为常态了,试想一下,一位教师面对这么多的学生,除了机械化的、下意识地完成教学任务,他还有可能熟知他每天面对的这一个个体吗?反过来说,你做老师的不熟悉你的学生,你的学生又怎么会熟悉你呢?

教育在很多时候是必须建立在感性的基础上的。因为人总是有七情六欲和喜怒哀乐的,不关顾人的七情六欲,不尊重人的喜怒哀乐的教育,必然是刻板教条的,是难以让人刻骨铭心的。一味关注学业成绩,以中高考为主要目标的训练式的教育,必然是以牺牲学生的情感世界和心智发展为代价的。而当我们在这里谈教育需要感性的一面的时候,必须清醒地看到,如今许多名校看起来似乎也是着眼于“感性”的,那种挂满了全校每一个孩子的相片与宣言的文革式的狂热式教育,其实是给们的孩子吸毒式的精神慰藉,已经让我们的孩子由感性走向偏执了。这样的情感煽动对孩子们心灵的伤害将是不可估量的——为了成功可以不择手段、不要亲情、不要休闲。

有些话语是信不得的

“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尽管有一定的道理,但绝不是规律。要想成为好学校(比较令人满意的学校),光由校长远远是不够的,反过来亦然。一所学校无论是“比较令人满意的”还是“比较令人不满意的”结果,其实是一所学校的所有成员共同努力的结果。

在极力主张推行集体备课的者看来,正因为薄弱学校教师水准不理想,所以需要集体备课来提升这些教师的专业水准。但他们谁也不会去想,也正因为他们这“良好的动机”助长了相当一部分教学水准不高的教师的“等靠要”——等集体备课形成的统一教案、靠人家的教案混日子、要人家的教案交差使。从而使得这些相对低水准的老师越来越懒惰,更要命的是正是在他们这“良好的动机”下,使得我们许多的教师渐渐地弱化了研究课程标准、学科教材、考试说明、考试试卷和学生的基本素养和技能。反过来,我们还要埋怨他们的教学水准和教学技能不得长进,越教越笨,就是不去想我们我们在他们的不长进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一个人想要形成自己的教学法是必须的,但却不是一早一夕,想来就来的,它是要在自己长期的教育教学实践中慢慢形成和明晰起来的。这当中还要大量的阅读和费心的思考的,更需要在与同仁的商讨碰撞中修正的。也就是说,任何方法总是个性化的,更是在积累中顿悟和丰富起来的,是与个人的修为密切相关的。那种行政化要求下出来的所谓这法那法往往是靠不住的。

有些问题是需要我们思考的

黄金时段充斥电视频道的戏说式的、武侠化、偶像化、脸谱化的“抗战剧”,从演员、编剧、到导演,都把追求票房当做最大目标,谁也不会去想抗战剧社会教育效果。所以,他们谁也不会去想,对抗战题材的戏说,将抗战英雄武侠化、偶像化、脸谱化是对历史的不尊重,对人民的不尊重,对为抗战而牺牲的英魂的不尊重,是对观众尤其是青少年学生的一种误导,简直就是反教育一种恶搞。

学校教育、课堂教学不应当是一成不变的,更不可能是按照铁定的流程进行的。最好的状态就当如小村庄那样:既有村规民约的约束,又有无拘无束的自然生活与交往。学校应当为学生创造类似小村庄的恬淡、闲适、自由,当然也要有约束。也就是说,所谓的规范与纪律是需要的,但拘泥规范与纪律的学校与课堂是不利于师生的生活的。

在为考试、唯分数而教的大环境下,给自己和自己的学生的生活参杂一点乐趣和情趣,找点时间发发呆,时常想想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人生与生活,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教育和怎样的学校与课堂,我们究竟想将我们的孩子带向何方。万不可将自己的工作排的满满的,更不能将学生的时间和空间挤得满满的。

教师的身份所在

只有在学生面前,我们的教师身份才可能是真实的,也就是说教师与学生是一起生存的,没有了学生,也就无所谓教师。我们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教师,就得与学生和衷共济。实际上,师生真正意义上的对话能不能实现,关键在我们能不能意识到“对话”于教育的意义——对学生和我们的当下与未来的生命生长的意义。这好比说生命的安全感,不仅只是我们的自由安全,更要有对方的自由与安全。想一想,如果这自由与安全只是单方面的,这自由与安全还能靠得住吗?

作为教书人,首先应该是一个读书人,阅读学习是教师最大的职业特点。读书对于教书人来说,不只是义务,更是我们改进世界所需的知识和快乐的来源所在。可怕的是,现实中我们这些教师不仅仅是读书不多的问题,即便是有那么几个读书的人,也常常将“阅读、思考、写作、行动”割裂开来的很少有将我们的所读、所写、所思、所做切切实实地融合在一起的。所以我们很少有自己的见识与认知,往往会出现读什么信什么,信什么就参与忽悠什么的状况,这恐怕也是许许多多的山头和流派得以林立与泛滥的原因所在吧。

最好的办法是以“傻”对傻

学业水平测试(江苏称为小高考),在某种程度上说就是一种折腾,但我们无法拒绝。我们能做的就是不能有狩猎者的恐惧,要的是一种傻呵呵的态度。对付傻招,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傻”对傻。

我们不可能解决教育体制问题,因为历史早已经证明教育改变社会的影响是有限的。但是,我们有义务和责任改变我们自己,进而用我们的改变来影响我们的学生的改变。也就是说,我们要尽我们的可能,给予我们的学生创造获取更多的只是的环境与可能。说的悲观一点就是,我们要接受不可改变的,用我们的努力影响可能改变的。

一个人当怎样生活,应该是他自己的选择,而不是我们所能强加的。一个人的生命不保,家庭不顾,本质上是不会真心地关爱他人、关注生命的。尽管在我的校长生涯中也有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予了带病工作的老师一些褒扬;但一旦知道实情,我是绝不会提倡的。褒扬教师,本当是校长的本份,但褒扬什么是要清醒的。

作为教育者,我们必须知晓自己和学生的经验世界,帮助学习者去构筑理想的、可能的生活世界。教育的重点不是单单放在过去,而是要放在当下和未来的可能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