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女生行为准则》的背后是无视人伦

Leave a comment

按:这原本是一个约稿,结果被毙了。原因是太犀利了。

《中学生行为准则》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可有谁说听过《女生行为准则》呢?11日,安溪举溪中学就凭此“创举”,引来了眼球无数。原来,面对学生或明或暗的“早恋”问题,尤其是部分女生“出格”的举动,该校头疼之余,为求根治,而狠下心来拟此规定。

据说这个《女生行为准则》共有七条,比如“不许认男生为‘哥’,不许和男生互赠礼物;不许有和男生手牵手或其他勾肩搭背的举止;不许邀男生一起过生日;不许和男生单独同乘一辆自行车及其他交通工具”等等,我想,如果再加上一条:凡女生“一律戴上防毒面具,既禁空气流通,又防抛头露面。”那就更到位了。在中向来有“男女授受不亲”国粹式的主张,我们这不是要传承传统文化吗,为什么还要遮遮掩掩,不一步到位,让我们的孩子回到古代社会去呢?

然而制定这“准则”的人却忘了,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还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美妙世界,当人开始喜欢异性时,其实是他(她)开窍了。从现代科学的角度看,女孩子因发育稍提前于男孩子,她的那些“出格”的举动、言语、态度,其实是向我们暗示:生命到了已经更加需要呵护和善待的时候了,因为一个人最细腻的情感将从此培养起来。也就是说,生而为人,喜欢异性,本是人之天性。到了该喜欢的时候不知道喜欢,那才是麻烦的事,当她(他)们有了青春的萌动时,我们就扼杀他们,给他们戴上一顶“早恋”的帽子,这是何等的残忍!

再说,对异性喜恋的早迟原本就不是他者可以界定的,如果从理性的角度看,有谁(或者哪部法律规定)恋爱时间必须限定在某个年龄段?每个人都是独立的,都有其生长的季节、需求和特征,你的“早”在别人眼里可能就是“晚”,相反亦然。所以,当孩子出现了对异性的兴趣,我们不要着急赶上去警告:“小心早恋!”,而是要恭喜:“你的人生将由此变得更丰满、更完整!”不是吗?我们很难接受,千辛万苦地培养出一个对男生永远不感兴趣的女博士、女硕士将是教育的荣耀。

既然如此,又何来“早恋”只说?出台这样的规定,是不是想把这些天真烂漫的女孩早早地培养成一个个的“马列主义老太太”?试想一下,如果这“七禁”一旦成了这些花季少女的生活常态,会给她们的未来带来怎样的灾难:也许她们将从此视男生为异类,为毒物,为洪水猛兽。也许会给她们未来的恋爱、婚姻、家庭带来抹不去的阴影;可以肯定的说的是,一定会有不顾这“七禁”,而犯下校方这类似西方宗教伦理的“七宗罪”,干出她们原本未必能够干出的“出格”的事情来,真的到了那样的地步,这学校、这学校的校长和老师们情又何堪?

我想问的是,作为学校,我们在出台这些规定和守则的时候,有没有想一想我们教育的目的和实质是什么,我们的这些这些规定和举措是不是从成全人的生命着眼的,该不该考虑一下这些规定举措可能给成长着的还在带来怎样的负面效应,这些负面效应一旦形成,他们又将如何面对未来的社会和人生世界?

据说校方出台这个《女生行为准则》是“为保持清新的校园风气,纯洁男女生同学友谊”,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出一个《学生行为守则》,或者《男生行为守则》呢?这背后是不是隐含着千古以来的“女人是祸水”的传统思维在作祟呢?回过头来再看看记者的采访吧:记者在采访学生、家长,乃至于校方领导时,终于探出了个究竟:原来是大家担心早恋对影响学习成绩。按照这样的逻辑,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这样类推:假如一旦有事实证明“早恋”有助于提升成绩,学校是不是要制定个什么“守则”来鼓励“早恋”呢?我想面对这样的疑惑,恐怕校方就很难像现在这样斩钉截铁、言之凿凿了吧。不难看出,原来这个守则是在这个样的思维下出笼的:“早恋”本身并不是关键,关键是它阻碍了“成绩”。,在这种逻辑下,我们的种种守则和制度不但失去了温度,而且机械、功利、窄化得让人害怕,因为它不但抽离了人的需要,人的情感,有的只是在“教育”的名义下,“毁”人不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