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学校特色与学校文化建设浅识

Leave a comment

【按】这是最近在烟台的一个发言

尊敬的李科长,尊敬的王院长,尊敬的烟台的各位同仁:

耽误大家休息时间,跟大家来一起分享我个人对学校特色与学校文化建设的认识。

昨天我在三中郭校长那边,跟他们共同分享了一堂语文课和我个人的成长经历。然后在跟郭校长同仁们的交流过程中,我感觉其实我在这,只不过比在座的同仁多一点成果意识和宣传意识,也就是说其实我们在座的各位校长,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但是我们在宣传和成果的积累,以及推广当中,这个意识不强。

当然另一个方面,到山东来讲课,也是我很害怕的,因为在我的意识当中,山东是一个不断出典型出经验的地方,比如说当下的经验,最响的就是杜郎口。然后又有昌乐二中,这许许多多的学校在外面的教育市场里面,很热闹,很红火,像我这样一个没有经过正规教育训练的,在一个乡村中学长期工作的人,到这来跟大家谈专业的学校管理,尤其是谈办学特色和文化建设是有点惶恐。

今天早晨,我打开电脑,看到一个微信,说是温州有一所学校,贴了一个布告,给六个打篮球的孩子,进行了纪律处分。前两天我们还看到,有一所学校专门给女生制定了一个《女生行为守则》。另外,我们还看到有一所学校的食堂将男生跟女生分开来。前几天我还看到河南有40几个家长,连名写信给学校,希望寒假能够给孩子补课,认为寒假不给学生补课,是学校不负责任。

为什么要讲这些?其实这些告诉我们,学校可为的空间是相当相当有限的。我们有来自于方方面面的压力,我个人认为做校长的头上有三把刀,第一把刀是安全,第二把刀是福利,第三把刀是考试成绩。那么这三把刀,行政体制上,方方面面对我们都有约束,那么第三把刀对我们约束的不仅是行政体制,还有来自社会家长的,尤其是家长的,我前两天发了一条微博:现在随着家长的文化素养的提高,我们学校的行为和教师的行为,遭至的责难就越来越多,因为家长们自以为自己有文化,但是他就没有想到文化素养不等于教育素养。而我们的麻烦在哪里?我们这些做教师的,包括我们这些做校长的,其实是没有明确的教育素养的。正因为我们没有丰富的明确的教育素养,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对教育指手划脚,所以就会出现家长认为你寒暑假不补课,是对学生的不负责任。

另一方面,我们的行政体制,又习惯了拍脑袋决策,你比如说减负的问题,那它就没有考虑一个很实在的问题,家长们都有工作,尤其是小学、幼儿园,三点多钟就放学。现在的交通又很混乱,社会的安全又没有保障,这些孩子到哪里去?于是社会上各种各样的补习班就红火起来了,而这些补习班的老师们,我讲句不客气的话,基本上是属于草台班子,在这样的情形下,我们就两头不是人了。

最近我还看了教育督导的规定,我觉得也只有我们的教育部才有这样的奇葩给你:挂牌督导可以推门听课。据我所了解,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即便你是校长,要想走进教室,得不到全班学生的同意,是不允许进教室的,那是侵犯隐私和人权。我前年在加拿大培训,我们也组织到有关学校去考察,校长带着我们走,要想进教室,他要停下来,敲一敲门,跟老师商量一下,然后征求一下全体同学的意见,同意我们才可以进去,不同意我们就不可以进去。比如说在过道里,我们看到孩子很热闹,很漂亮,我们希望跟他合影,那校长要把我们挡下来,要去征求那位孩子的意见,那位孩子愿意跟你拍,你才可以拍。但是我们不考虑这个问题,因为我们下面有些地方的行政官员,为了提高教育教学质量,推行了推门听课,我们的官员觉得这个经验很宝贵很难得,于是居然用公文的形式公布了,这些就是我们现在教育的处境。

可能我扯远了,下面我们言归正传。那么要讲这个学校特色,前天晚上跟许局长一起吃晚饭的时候,他说前天也讲了学校特色,我就比较紧张:一个他是大专家,省里的督学,我是一个乡村学校的校长,在这里跟大家讲特色,可能有点韭菜胀气——冒葱(充),但是因为我是长期做校长的,我们也面临着要形成一个学校的特色和学校的文化的问题。我常常考虑这样的问题:我们曾经看到许许多多的报道说,某个学校所有的孩子都弹钢琴,还有某个学校,所有的孩子都踢毽子,还有某所学校,所有的孩子都练武术,认为这就是学校的办学特色。

果真这样吗?其实当我们从多元智能的理论来考虑的话,我们就会想一想,是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具有音乐天赋,是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具有运动天赋?比如说像我这个人,从小学到高中,一直给全校的同学喊广播体操,因为我们那个年代,没有扩音机什么的,都是用嘴巴喊的,所以我的中气很足。但是要跑400米、800米,我跑来跑去永远是第一,倒数第一。因为就我固有的智能因素,我不具备运动的智能。所以你让全校的学生都练武术,这可能吗?我们不谈让全校所有的同学都弹钢琴,他家里的经济条件具备不具备。但是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我们在座的各位,是不是都可以拿着话筒卡拉OK一下的?在某种情况下应该是可以的,但是肯定有许多人跟我一样五音不全的。

所以所谓的音乐才能、运动才能,或者是其他哪个方面的才能,它只是智能因素决定的个人的特长。如果说要成为学校所谓特色的话,也应该是改变一种说法,就是这所学校把特长教育,当成了它的一个办学的特色。

我们现在的问题就是把特长跟特色混为一谈了。

多元素智能理论,王院长在这,我就没有必要在这跟大家多谈,我这里有现成的文本,我们可以看一看。它其实就是讲的每个人的智能因素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擅长言语的,有的人是擅长运动的,有的是空间智能、平衡智能,每个人不一样,这其实就告诉我们,我们的教学,我们的教育是应该因人而异的,不是用同一个尺码要求所有的人。问题是我们现在的教育麻烦就在这里:我们是用同一个标准,要求所有的人,然后我们还讲,“只有不会教的教师,没有教不好的学生”。

这样一来的话,学校跟教师就里外不是人了!因为“没有教不好的孩子”,我的孩子没有教好,“只有不会教的教师”,那么就是你这个教师不会教,你这个学校里那么多不会教的教师,那你这个学校就是不会教的学校,于是你就是所谓的差校、垃圾学校,我们这个逻辑思维,就是这样来的。我们不去考虑,我昨天在三中讲课,我开了个玩笑,我这一辈子上的最好的课,是今年三月份在西安上的,面对着西安交大附中的孩子,它是全省招的,我在没有任何准备的状态下,课居然上的这么好,是我有本事吗?当然我不承认我本事差,但是我本事也不至于好的那个样子,因为它种好,好种出好苗,好苗还必须长在好的土壤里,你拿一个本身不可能发芽的苗,你让它长出茁壮的植物来,结出丰硕的果实来,那是不可能的。

我小时候,听过奶奶讲过一个故事,就是那个地主卖种子,他把种子蒸好了给佃户,那蒸过的种子,它可以发芽吗?但是我们,包括我们在座的,对教师的评估,也有同样的问题,为什么同样的班级,张老师教得好,李老师就教不好?我们很少去考虑,张老师跟李老师各有的这个素养,它是有差别的。我们不去考虑这个问题。

接下来我们谈文化,什么是文化?我认为最经典的解释,就是杜威的解释:文化就是不断扩大一个人对事物意义理解的范围,增加理解的正确性的能力。也就是说我们不断的在行走和阅读当中,对我们所处的社会和我们所从事的职业、行当,加深理解的过程。那用我的话来理解,我个人认为,所谓的文化,它应该是我们在长期的行走过程当中,积累起来的一种共同的价值追求和行为方式,如果用书面上的解释,特色跟特长区别在哪里?特色就是独一无二的,就是专一的,专为的,那“色”只是个词尾,主要就是“特”。所谓特,就是与众不同。如果用我的理解来表达,所谓的特色,就是我们烟台一中的学生,跟烟台三中的学生,在同一个场景下,我们一眼就可以看到,这排或者这当中有几位同学是一中的,那个当中有几位是三中的,那这个可能要求高了一点。但是我个人认为,当我们这些教师坐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是能够看得出哪几位教师可能是哪一所学校的,而另外几位教师可能是另外一所学校的。因为他在那个文化场景当中,渐渐的受了那种文化氛围的熏陶,形成了那个特定的文化场景当中的某种气质,而这种气质不是我们一下子就可以改变的,因为它是一个长期的在熏染和浸润的过程当中,深入到骨髓里的,哪怕他的举手投足,也跟别人不一样。

我们还可以退而求其次,比如说我们在一个社区里,遇到张三李四,凭我们的直觉,我们就会感到,这位同志,这位同仁可能是公务员,可能是教师,可能是农民工,也可以是工程师,为什么?因为他所从事的职业,长期以来,对他的熏陶,形成了他的那种职业所必须具备的某种气质,这个就叫特色。当然这种特色的形成,我们就可以回过头来理解,它是建立在文化的基础上的,不是凭空的,我们可以编造出来的。

那么我们要搞清楚的第三种概念是什么?就是学校文化跟校园文化的区别,在我们日常的认知过程当中,我们常常把校园文化跟学校文化等同的,甚至于我们是把校园文化作为一个上位概念,把学校文化作为一个下位概念,其实学校文化才是一个上位概念,我刚才讲了学校文化,它是一所学校,在长期的办学历史进程当中,积淀起来的一种共同的价值观和价值追求。而这种价值观、价值追求,影响到学校的方方面面,那么它的下一个层面就包括学校的标志文化。

我昨天就问郭校长,我说你们这个校徽是什么人设计的?他说是我们学校自己设计的。昨天在张裕博物馆,他向我介绍那些酒标,说各国对酒标很重视。酒标其实就是一种标志文化,校徽、校旗也是文化,标志文化。那么另外一个与它并行的就有建筑的文化,我们的学校现在哪里办得像学校,有的学校建的就像一个行政中心,有的学校的校园就像一个游乐中心,它不像学校。为什么?长期以来,我们在一种不破不立,打破一个旧世界,才可以建设一个新世界的这样一种认识的驱动下,我们动不动就把旧的给拆了,就把有悠久历史的建筑给拆了,去年八月份好像到河南去做讲座,在路上也看到一个新闻,河南有一所中学里面,有一个400年的书院,学校里为了建图书馆,居然把这个400年的书院把它给拆了。

我经常跟我的同仁开玩笑,一个号称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国,如果我们走在大城市里,看不到汉字,如果你到西欧国家去过,你会感到这是在中国吗?我们的旧城改造,就是把几百年、上千年的建筑给摧毁了,同样我们的学校也是这样。而校园文化,它是校园内的地面、墙面,甚至于校园内的日常生活、日常活动所表现出来的,这个学校特有的文化。那是校园文化,校园文化我可以说句放肆的话,只要有钱,人人都搞得起来。比如说我们有一所很有名的学校,花了两千万去搞绿化,有两千万,在座的各位,没有能耐把这个绿化搞好,我就不相信。

再上一个月,在省里参加一个《江苏教育》2014年选题栏目的策划会,其中就有一所学校的校长来介绍他们新建学校的文化,他那个气魄还要大,三千万搞了学校的绿化。我心里就在想,两千万、三千万给贫困地区,能建几所希望小学呀?但我们不考虑这些东西,我们就是土豪金,就是爆发户,我们在座的每位的潜意识里,都有这种爆发的意识,只要有钱,我一定要把这个学校装点得多么漂亮,“绣花枕头,一肚子稻草”,我们不去思考这个问题。

学校文化的一个最重要的特征是什么?这就是我多年来在我所在的学校,致力于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行为文化。我们如何理解行为文化?就是人的言行举止。我们学校的标志是要人去设计的吗?我们学校的建筑是要人去设计的吗?我们校园的小品雕塑是要人去设计的,这些颜色、造型、布局,它背后都是人的意识。而人的这种意识,就驱动了人的行为,这种行为,它就会表现在学校的方方面面。

所以行为文化是学校文化的一个最重要的载体,也是最符合学校教育的特点。因为教育是成就人的一个事业,它是为了使人更像人的这么一个事业。所以我觉得最终我认为要通过改善人的行为方式,最终遵循一种具有学校个性特征的文化。同时这种文化,它又是扎根在我们学校所处的社区的。比如说我们烟台灿烂辉煌的文化,那就是张裕的葡萄酒文化,那么我们南通的文化是什么?号称近代第一城,那是什么文化?中国的第一个博物院,在南通,中国的第一所师范,在南通,中国的第一所纺织厂,在南通。所以教育、纺织、博物馆等等是它固有的文化传统。我们的学校自然而然的要受到我们南通文化的影响。同样我们吃饭,你们山东人敬酒的规矩,我是领教过的,跟我们南通人是不一样的,说起来是礼仪之邦,但是我感觉那就是“强奸”,尤其是那个端酒,他给你端三杯酒,他不喝,你喝,“酒是个水,进了肚子里就闹鬼”,他比我清楚,但是说起来是对我的尊重。那这种文化,在我们那边就没有,我们那边不会给你端酒要喝,要干,我先干,你干。遇上领导实在不行,你不干,不干我往你衣服里面倒,它是那种文化,是不一样的。那么这种文化就会影响我们,因为我们在这个地域,它就会自然而然的影响我们学校的文化。

同样我们在烟台不同区的学校,这个区域的文化,它也是不一样的,如果你仔细的区分,比如说我们南通,有几十种方言,这不同的方言背后就有不同的文化。比如请客吃饭,我家乡的文化,过去讲八个冷盘,八个热盘,然后还有八个大碗。但是启海是怎么样的?他们是所有的菜都烧上来,用的都是大碗,一下子端在桌上面。其实这就是两种思维方式,我们家乡的那种正宗的所谓南通人,他吃的比较精细,比较讲究程序,他要一道一道的上,先上八个冷盘,然后八个热盘,八个热盘先上哪个盘,都是有规矩的。然后八个热菜的时候,上第一道菜,要全体起立的,表示对主人家感谢的。而且上第一道菜的时候,还不是随便可以上的,如果父母在,一定是父亲上,父亲不在了,母亲不好上,要大儿子上,这个规矩是很重的,不要说山东讲究,我们南通一样讲究,只是讲究的不一样,这就是文化。这种文化会影响到我们学校,比如说我们常见的学生的座位安排,大家平心而论,跟你关心好的,或者领导家的孩子,你们哪个学校里不存在,把他的孩子安排在好的座位上,即便不考虑这个关系,哪个学校里没有把那些差生安排到那个角落里去的。或者放到第一排,这也是文化,就是对人的一种歧视,我们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那种等级制度,就影响着我们的教育行为。

在座的都是校长,我做过四年教导主任,十三年副校长,六年校长,十个月的专职书记,做过四星级学校的,就是我们那边最好学校的教学副校长。长期在三星级的学校和没有星的学校做常务副校长,也做过教师进修学校的教学副校长。我的感觉就是什么?我们做校长的,思想应该往高处走,事情往小处做。我们现在总想成就大事业,我们的口号就是永争一流,争创第一。但是在座的300多个人,第一只有一个,不去想。我们人人都想成第一,是不可能的,300多个人,如果一定要排顺序,第一只有一个,还有一个第一,是倒数第一,也只有一个。但是我们如果想着教育的价值,教育的归宿,教育常识的时候,这就是大问题,我们在这样大问题的情况下,我们做一下力所能及的小事情。

我们刚才讲了,我们不仅有方方面面的制度对我们的约束,比如说刚才尽管我讲了对推门听课这种决定是有想法的,但是他比我大,他要来,你还不给他来,你在校长位上,我现在可以,你要来,我就不让你来。我前几年也是这样,你要来推门听课,我就不让你推门听课,反正我马上就不干了。在座的年纪轻,还想往上面走,小学校校长做了,要想做大校的校长,农村里的学校校长做了,想到城区里做校长,到了城区,还想到一中、二中、三中去做校长,大家都是这样,所以不好拒绝。那我们就打擦边球,寻找一条中间道路。我们这个想法是哪里来的?用钱理群先生最经典的八个字“想大问题,做小事情”来指导我们的工作,没有钱也可以做的事情。

面对现实,我们不要抱怨,寻找可能的空间。比如说我们现在校长最难做的是什么?绩效工资的考核和发放,我们在座的各位,谁敢保证我的学校制定的方案人人满意,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我们就要想办法,尽可能的让老师的意见少一点,这个我认为是可以做到的,你可以想法设法让多劳的多得,可以让进步的多得。我在绩效工资考核方面里面,其中就有一个规定,我因为要求年轻教师都要建博客、写博客,然后在考核当中就有一条,一条博客五块钱,不论字多少,开始的时候几百字,但是一定要原创,我就想这个办法,写得多的人,一年下来也不。我们要想办法,这就是小事情,这小事情是可以发挥大作用的,不仅可以平衡某些心理,还有助于教师专业成长。

哪些是大问题?首先是办学思想和办学追求,我想提醒大家思考的,我们都是做校长的,我们经常要想的是,我们学校的办学思想是什么?我们的办学追求是什么?因为这是决定了学校的行走方式,甚至决定学校的制度,学校的行政体例,包括绩效工资的发放,人员的聘用。

第二大问题是管理体制,那么我们上面给我们的管理体制,有校长室,然后下面有几个处室,这些处室如何管理?不同的学校是有不同的方式,比如说超级学校,我当时在四千多学生三百多个教师的学校,管理体制就是运用的扁平化管理思想,压缩管理的长度,拓展管理的空间。其实这些管理方式大家都在做的,只是有的人没有在思考它背后的理论支撑,就是我们采用所谓的级部主任制,其实它背后的理论支撑,一个是扁平化管理,第二个是层级管理,它背后是有理论支撑的,你把它梳理出来,这就是所谓的文化。说起来文化很奇妙,其实也不是那么复杂的。

一会我还要谈到管理的四个境界,管理思想,我们大家都知道,科学管理的思想、人文管理的思想、民主管理的思想,我们究竟用什么管理思想来管理我们的学校,这是大问题。

    第三个大问题,就是我们如何看待学生的发展,和学生的学业成绩,我们都是搞教育的,都是做校长的,有一个问题是不好回避的,不管你是片面追求升学率也好,不片面追求升学率也好,任何学校的考核,我们王院长做这个勾当的,它的核心、重心,总归有个成绩。所以我的态度是君子爱分,取之有道,分数一定要要,至于说分数怎么来,他是要讲道的,是不能够通过摧残学生的身心来获取最大的利益,这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

    那么另外一个要考虑的,是不是学生的成绩就代表了学生的发展,其实这个问题我们也是清楚的。学生成绩的提升只是他的文化素养这个方面的提升,或者说得再俗一点,就是解题的能力、应试的能力,但这些只是人的某一方面的能力,不是所有的能力。

第四个事情,就是教师的专业成长和教师的伦理,刚才我开始讲的许许多多的事情,其实就牵扯到教师伦理。你说说看,因为要防止男孩女孩谈恋爱,就专门制定一个《女生行为守则》,这个背后的文化价值是很可怕的,一个是男尊女卑,你为什么不制定一个《男生守则》,为什么要制定一个《女生守则》?潜意识就认为女人是祸水,男孩子、女孩子谈恋爱,一定是女孩子不是好东西。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他没有搞清楚,男欢女乐,喜欢异性,是一个正常的人应该有的正常的心理和生理需求。所以我们在探讨教育观念时,早恋这个词,我就想不通,什么叫早恋,什么叫晚恋?他该恋的时候就应该恋,该恋的时候没有恋就出问题了。另外一个,其实这里还是一种不尊重人权的问题,其实这一种现象,鲁迅早年就批判过,禁止男女同泳那篇文章,我想大家也有印象。所以我们这些做老师、做校长的文化人,常常没有文化,文化人没有文化,是个相当可怕的事情。

我认为管理有四重境界,第一重境界是权威管理,什么叫权威管理?组织上给了我们一个校长身份,我就是来管理这所学校的,这是一个行政权威。但是有的校长,除了有这个行政身份,他还有他的学术素养,他是一个学术权威,比如说我们王院长,比如说我们郭校长,比如说我们李科长。王院长本身就是一个学术权威,我们郭校长,他是教物理的,本身在物理学科是一个权威。我们李科长是搞教育行政工作的,他在行政管理上面是个权威。有许多情况下,不一定给了你一个院长的位置,给了你一个校长的位置,你就能管理起来,因为你不具备做院长、做校长、做科长的行政素养和学术素养,你光凭行政权威,是没办法做好管理的。当然如果要谈权威,还有第三个权威,就是人格权威,人格魅力,我们做管理者要有亲和力,光有亲和力还不行,还要有距离感,我们常常是两个阶段,一个是没有丝毫的亲和力,只有很恐怖的距离感,一个是只有很泛滥的亲和力,跟谁都好的,跟谁都没有距离感,没有距离感,作为一个管理者,其实是很可怕。大家都是哥哥兄弟、姐妹们,然后你在考虑某些管理的举措的时候,那么这些姐妹们、哥们们,给你提出这些那样的要求,你拉不下脸来,最后你的所有的管理措施,就成为一纸空文。

那么第二重管理的境界,就是制度管理,或者叫科学管理,它起源于上个世纪大工业化的时代,那它的理论的发展,主要是泰勒的科学管理理论,在用到教育当中,是相当可怕的。我最近在读一本书,叫《教育与效率崇拜》,谈的是美国1900年到1930年的学校管理的一种状态,他就把企业管理和商业管理的理论完全的移植到学校里来,结果我们就是追求一种最小的投入,最大的收益的那种学校管理。这是我们当下高校课堂建设之所以泛滥的一个原因。这个背后,其实就是一种对经济效益的过渡的追求,这种悲剧的本质,就在于没搞清楚学校管理和企业管理的区别,把学校教育彻底的商业化和企业化了。并不是所有的企业管理和商业管理的理念都可以用到学校来的,因为商业管理跟企业管理,它面对的是流水线,我们如果看卓别林的电影,我们就会有深刻的印象。他就在那个工序里,就在流水线上拧那个螺丝,其他的他不需要做了,生产的是标准件。而教育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每个人固有的素质和家庭环境对他的影响是不一样的。

如果我们一味的把企业管理和经济管理的东西,移植到学校里来,追求最大的利润,那麻烦就来了。于是我们就会很想当然的搞一刀切,用统一的标准要求所有的学生,用统一的标准要求所有的老师,最后我们就发展到,用统一的教案要求所有的教师,用统一的教案上统一的课程。但我们不去考虑同样是语文课程,同样是数学课程,不同年段的老师,对这个课程的认知是不一样的,不同性别的老师对这个课程的认识,也是不一样的。更不要说不同的学校了。我们现在很麻烦,搞所谓的考核,我开玩笑,我们现在的考核就如一幅漫画,大家可以到网上去搜索,有这么一个漫画,叫《预备跑》,下面在一条起跑线上跑的是什么?大象、老虎、老鼠、兔子、小狗、小猫。我们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去跑,我们不去考虑大象跟老鼠的区别在哪里。,所以这个事情是相当可怕的。

制度管理,是需要的,制度从哪里来?制度根据需要来,我讲的所谓需要管理。我经常讲的一句话,所谓的管理举措和管理措施,都是从被管理者所发生的问题当中来的,就好比我们今天李科长在这搞培训,大家都很忙,专家在上面讲了半个小时,后面人慢慢的越跑越多,然后李科长就想办法,就要中途点名,有的地方不但中途点名,还中途拍照。另外一个,我想讲的是制度,必须是经过努力可以做到的。我们现在制定制度根本不去考虑,经过努力做得到做不到。比如说我们现在要搞教师资格认定,其中有一条规定,凡是有偿家教的,一票否决。大家凭心而论,学校里搞有偿家教的教师有多少,真的那么做了,学校还开得下去吗?当然我讲这个话,不是我赞同有偿家教,就是说我们这个措施出台了以后,我们不考虑它的可行性,我们学校同样也是这样,上行下效。我们所有的制度都是根据上面的制度一层一层的拨下来的,很少有自己原创的。所以这就是麻烦的事情。

那么第三个层面,就是所谓的文化层面,或者叫人文管理,大家都在研究这个问题。也就是从人出发,我认为它还有一重境界,就是最高境界,从需要出发。当然这个需要,不是我刚才讲的制度管理的需要,因为我们有人中途离场,所以我们就加强考勤,但是我们很少考虑,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一个大学生就发明了一个代替听课的一个软件,就是找人替别人听课的这么一个软件。大学生上课要点名,缺席了以后就不给你及格,然后你要补考。有了这个软件,只要那个软件一点,马上就有人来应召:今天我去替你听课。大学教师点名他也搞不清楚谁是张三,谁是李四,他搞不清楚,只要有个人就是。但是大学教授也有厉害的,有专门发明了一个什么读脸点到机。我曾经在一所学校,我去的时候,这个学校的点到,是用的指纹机,我相信在座的各个学校也有用指纹机,我建议千万不要用。如果我是老师,白天没有空,晚上也要把这个指纹机给你砸掉,你根本不相信人。

那么需要管理,是什么?是从人的发展需要出发的管理,教师专业成长的需要,学生生命成长的需要,是基于人的那种需要的管理。当然我讲这四重管理境界,管理文化,不是截然分开的,它是同时并举的。但是在不同的阶段,是以某种管理为重点的,比如说新建学校,首要的肯定是制度管理,你不建章立制,你没办法管理,那百年老校,几十年的学校,当然要有文化管理,经过几百年的经验,本身的文化就会影响学校的人,必须在文化管理上,光靠文化还不行,还不能光吃老本,要发展,但就要从需要管理的层面来考虑问题。这个就叫做所谓的管理文化。

境界尽管有高低,但是实施的时候,它没有先后的,它只是某个阶段以某种管理思想和管理举措为重心。

这些都是大问题。那么这些大问题怎么解决?我个人认为重要的是要提炼办学理念,提炼办学理念要有正视现实的态度,就好比我们刚才讲的,你这个老鼠怎么去跟老虎去争第一?虽然都是老。这个办学的理念和办学的追求,是要与学校固有的社区文化特点、教师素养、学生来源和办学历史与现状紧密的结合起来,你比如说我在刚刚卸任的这个学校提炼的办学理念是什么?叫“今天第二”,大家都想弄第一,我不是不想,我弄不到,就只想“第二”,因为我们学校的校名有个二,“二”也是很好的。第二跟第一的区别在哪里?这里面有相当的文化意蕴在里面,第二前面永远有个第一,是你追的目标。第二后面,还有第三、第四、第五,有那么多人在追你,你稍不留心就掉下来了,这是我最直白的解释。如果要从文化层面去找,文第无一,武无第二,练武的人要争第一,华山论剑,哪个打赢了,哪个就是第一,你服也得服,不服也得服。但是文人,谁都不会承认你第一,你就是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也没有多少人认为你真的这个文学就是登峰造极的,只不过你的命好,运气好,你得到了,别人没得到。事实上,我们回过头来看,是不是这个事情?另外一个,从道学上,我们也可以找到这个理论依据,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限,这个第二,它有无限的发展空间。另外一个,它是一种不断前行的姿态,你不努力,就要落后,你努力了,有可能成第一,但是不成第一,你还能保住第二,当然这个“二”也只能是泛指。

第二个,办学理念的确定,需要在学校固有的文化历史当中进行梳理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在这个基础上,把精华的最能够体现学校特色的独一无二的东西,给继承下来,也就是所谓的文化传承。所以我现在很担心校长任期制。它其实是个很麻烦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我们这个社会是一任书记,一个规划,我给它起了个顺口溜:一任书记,一个规划;一个规划,一段鬼话。你回过头来看看,哪一任书记的规划,最终是付诸实施的,换了个书记,又换了个规划。那我们做校长的,最可怕的是什么?换了个校长,他就换了一个办学的思路。当然不是不可以换,我们有好多校长就是把原有的文化的给割断了。我有一个朋友,搞某种学校文化建设的,但因为车祸下肢瘫痪了就不能做校长了,改任书记,另外派了一个校长,他所做的东西跟原来的校长不一样,学校里的中层就讲,过去某某校长的时候是怎么怎么做的,现任的校长怎么说,他说他做的东西我不熟悉。温文尔雅,又不伤人。但是这潜意识是什么?他做的是他的,我做的是我的,他是他,我是我。但是我们不会去考虑,他也是这个学校的,我也是这个学校的。我个人认为,不是要教育家办学,校长要成为一个教育家,你翻开世界教育史看看,哪一个学校校长作为教育家,不是在这一所学校干了一辈子,或者干了几十年的。那么现在我们轮岗是不可回避的,那我们怎么办?后任校长千万不要轻易的否定前任校长所做的,当然这个前任,包括你前面所有的校长,而不是紧接着你的这一任。我们经过几代校长的努力,我们形成了什么什么办学特色,形成了怎样的办学主张。不能说因为我姓凌,这个学校就姓凌,学校你是带不走的。

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可以融入与时代合拍的,或者个性的教育的追求可以把你的东西融进去,但你一定要明确,学校不是你的私产,你带不走,你走了,别人不一定按照你的思路去做。

我讲的第二个观点是什么?我们做校长的,在设定办学理念和办学追求的时候,要有长远的观点,要有长远的眼光,不能够像我们现在跟风一样,一阵风吹过去了,什么都没有了。我经常问这样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搞了那么多的教学模式,究竟能给后人留下杜少?我是80年参加工作,80年代也出现了那么多教学法。在座的有50岁左右的,能够报个三、五个教学法的,我奖励书一本。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中国很红的教学法,试一下,说到一个我就送一本书。我就知道没有,为什么?因为这些本身就那个时代的一种形式,所谓的教改形式。我比你们要好一点,我还能够想起来,上海育才中学的(查管式)教学,我还能想起上海所谓的“得得派”,还能想起钱梦龙的“三主一线”,还有你们请过来的所谓的民主管理,那其实是一种控制管理,他教人练气功,练气功其实就是控制,控制人的心智。只不过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称而已。

我坚信现在出现的这个教学模式,那个教学模式,不下几年,也就像80年代的那些东西,都会被忘掉的,什么东西才能留下?尊重教育规律,符合教育常识的东西,才能留下来。比如孔子的教学思想,孔子的三人行,必有我师,几千年是普世价值。

第三个,办学的理念,一定是要基于教育的常识和教育的价值。什么叫教育的常识?教育是为了成就人的,是为了成就人的生命发展,它应该是立足于当下的,着眼于未来的。我们现在的麻烦就是用过了时的知识来教当下的人,让他去适应未来的生活。我们教材的知识,都是几十年、几百年前的东西,我们很少有人去关注,有一本书,不知道王院长看过没看过,《失控——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这本书我看了一部分,是60年前写的,60年前就展望了现在多媒体技术的云技术、网络社区,那个时候他提出来,人们都不相信,但是他提出那些概念,现在都付诸实施了,同志们感兴趣,可以买一本去看一看,这个书有这么厚。其中我最感兴趣的一个概念是什么?叫蜂窝思维,这么一个概念,其实就跟哲学上讲的什么东西是一致的?对话,就跟对话论,或者论对话,谈的对话理论是一致的。对话的特点是什么?没有对错,大家在交流分享当中,形成共识。我们都知道候鸟,候鸟到季节的时候,所有的候鸟都聚集在一起,三五成群的朝着一个方向去走,你找不出谁是头。那么蜂窝思维,就是讲一群蜜蜂,它们共同朝着一个方向,比如说蜜蜂要蜇人,一个蜜蜂蜇了你,唰来了一大批,你搞不清楚谁是头。再比如蚂蚁搬家,也是这样,你搞不清楚这一群蚂蚁,是不是一个窝里的,大家为了共同的目标,在行走的过程当中,达成共识。其实学校文化建设的最佳境界,不是由上而下的,也不是由下而上的,是师生管理者和非管理者,在思想的碰撞当中,慢慢的达到某种共识,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这就是所谓的常识,就是所谓的价值追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