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做让学生喜欢的教育

Leave a comment

按:某君留言说某刊急需一篇境外教育学习的文字,他想起了我。于是在日记中找来几篇处理了一下。

20113月,我曾在加拿大接受过为期三周的教育培训,这三周给我留下了许多记忆与思考。

加拿大的教育是包容的

一位加拿大督学在讲课中和我们做了这样一个游戏:首先,请大家把两手合起来,让大家将大拇指动一动;然后,换一种方式,将原先在下面的拇指放在上面,再重新合一合,动一动。接下来换上另一个动作:将双手在胸前交叉,看看哪只手在上面,然后再换过来试试(老大家不妨试一试,当你换上另一只手在上时你一定会感到有点别扭)。他说,这游戏是想告诉我们,每个人固有的习惯是不一样的,你不能说谁好谁差——两手交叉、双臂交叉的时候,你下意识的动作对你来讲是最舒服,但对别人却不一定。

加拿大是一个只有200多年历史的移民国家,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才独立的,它的主要人群是由英法两国的后裔构成,因此他们的法定语言是英语和法语,许多城市的政府文件也都是英文和法文。不过例外的是,魁北克是法国后裔聚集的地方,也要闹独立,那里的官方语言就只有法语,包括公司的牌子、道路的牌子,都是法语。有一回我们去滑铁卢大学参观,途径一个小镇。看到的是整个地区的房屋建筑都是德国的风格,当地的居民也都是德国的后裔,我在那里发现,要是没有汽车来来往往,你根本想不到这是一个21世界的发达国家的面貌。人们的交通工具主要还是马车,就像我们在《让子弹飞》中看到的马车。

在我们考察一些中小学的时候发现,他们的校长中女性的比列甚至超出了男性,我到过的两所学校的校长是黑人,而副校长却是白人。这些学校的学生大多是来自各个名族的,但他们是平等的,欢愉的,有许多还是得到特别的关注的。

这给我们的启示是:人跟人是有差异的,人跟人也是有区别的。但是作为教育,必须要包容。我们对每一个孩子都应具有包容之心,不管他是什么人种,不管他具有何种习惯,他的存在必然有他存在的道理。我们作为教师,能给他们的,就是帮助。

加拿大的教育是出于帮助的

我在加拿大得到的最强烈的感受是,教育就是给人提供帮助的。我们跑了那么多的学校,听了那么多讲座,挂在专家、教授和校长们嘴上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帮助。我们在加拿大没有看到一条标语,没有看到一扇防盗门,甚至一道防盗窗。但是,他们的学校大都都有有一个专用教室,干什么呢?就是给有特殊需要的学生使用的。这教室里面有电脑、有厨房,当然,也有教师。比如说考试的时候,有的学生嫌考场烦,他就可以离开自己的考场到这里来考试;上自习课不能及时完成作业,可以到这里来做,而且这里有老师专门给他提供帮助和指导。更重要的是,当具体到某些“学习进度慢”的学生,他有老师进行精心的辅导。在一所初中,我们就看到一个老师在陪着一个印度的孩子——一看便知天赋不是太好的,那个校长给我们介绍说,因为孩子的数学能力比较差,而这个老师是一位专家,专门帮助那些数学学习有困难的孩子。她就在那儿手把手的帮助孩子如何提高运算的能力。

从他们教育部的官员、到督学、到校长、到老师,都讲在加拿大有一个原则:所有的资源向学习困难的学生倾斜。因为这是一个移民的国家,尤其是对母语非英语的学生的一对一帮助,是做得很到位的。对方也问了我们对这些学生是什么态度,我们校长也讲,比如对学生特别关爱,不歧视,等等。其实大家心知肚明,如果有学不好的,我们总是巴不到把他扔到其它班上去,最好让他回家。加拿大对学生最严厉的处罚是什么?就是反思,就是请家长带回去进行3~20天的反思,而没有其它的形式。绝对没有什么罚站、罚抄这样的现象。那么如果这个孩子的家庭情况比较恶劣,本身又是移民,那该怎么办?那就不会让他回家,而是选派一位专业老师单独为他开课辅导(有的学校是将这些学生集中起来开课的,也有几所学校集中到某个学校上课的,这样一种情况)。

他们的教材,甚至是练习册都是双语的,就是说不管你来自哪个语言背景的国家,这作业本子上都有你们国家的语言。目的就是让那些新移民的孩子能够尽快的融入加拿大的社会,成为加拿大的公民,成为未来的世界的公民。

我们也提倡“人文关怀”,但人文关怀要做到实处啊,我们虽然没有特殊的教室,没有专门的教育专家,这是国情。但是我们不能在心理上排斥这些学生,更不能歧视任何学生。尤其是对那些“特殊”的学生,对他们更多一些关爱和呵护,让他们感受到温暖,总是可以做到的吧。

加拿大的教育是注重个性的

加拿大的中小学没有主科教师、副科教师之分。每个教师都任教一门核心课程,另外再教2~3门,并且一个教师可能就是某一门类的专家。譬如说我们遇到的一个女教师,她的核心课程是数学,但是她又是学校户外运动指导,就相当于我们的体育教练,同时她又是帮助数学学习有困难学生的专家。加拿大的教师学院要提供300个门类的专业给教师选择培训。他们的教师必须是4年本科,一年师范的专业训练,通过考试后拿到教师资格证,然后每年都要到社区学院或者是教师协会去接受培训。如果你要任校长,除了教师资格证,还要有其他方面一两门专长的证书,以及校长资格证书,最后由推荐上任。

我们跑了几所学校,有的是以运动为特色的,有的是以艺术为特色的。当然,这运动与艺术教育不是像我们的学校“人人都会一个”什么这样简单。比如艺术教育,是要帮助学生学会自己会拍电影、拍电视剧的,会自己创作一些后现代的作品的。那些以艺术为特色的学校的学生是自己在那儿设计跳芭蕾舞、爵士舞的。我们到一所学校,正赶上在排练毕业汇报演出,大型的歌剧、话剧。

我遇到到两个学生,一个是来自北京的一个学生,今年高三毕业,她的油画在校内好多地方挂着,而且学校让她做我们的向导和翻译,可见她在学校是怎样一个学生了。她开口跟我们就是一句话:不是我要批评中国教育,中国的教育就是死记硬背。她跟我也有很多的交流。我问她为什么要学画画?将来想干什么?她说她是因为喜欢。现在她已经申请了多伦多大学和其他几所大学,并已经被三所大学录取了。她讲了,我将来不是搞艺术的,但是这艺术是我的爱好,我喜欢。另外一个是我们东北师范大学的美学硕士,也是一个女孩子,她在一所社区学院学做蛋糕。我们问她将来做什么,是不是开蛋糕店?她说不是的,是因为喜欢。

我想,我们的学校、我们的教师、我们的课程什么时候也能让我们的孩子喜欢上,也许我们的基础教育也就有希望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