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校长,请慎用你手中权力

Leave a comment

据报道,安徽省宿州市第十九小学校长刘某公开“标价”卖职称,后因举报,当地领导格外重视,经宿州市埇桥区教育局查实后将其停职,并展开相关调查。

现行体制下,职称,可以说是很多教师终身奋斗的一个现实目标,事关个人地位、荣誉、收入、晋升等,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各地每年职称指标有限,相对教师整体的需求而言,自然“僧多粥少”。也正因为如此,在许多地方个别校长借机敛财,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但因就教师个人而言,投入与产出相比还是有利可图的,于是也就见怪不怪了。此次事发,若不是因为举报者发现名额不足而竞争压力大,不得已恐怕也难捅破这层窗户纸。当然,问题一旦暴露我们更多的还是要从校长的角度来反思,如何避免此类事件的繁衍。

这个案例再一次说明,在实际的学校生活中,校长手中的权力早成了很多人眼里的香饽饽,尤其对制度建设、监督机制尚不完善的地区来说,这种权力更是具有魅惑力,常常可以给拥有者带来虚荣感和优越感,而其指向的对象,则陷入到不公平竞争的泥潭中,甚或扭曲了职称评定的初衷,上演出种种造假、注水、谄媚、诬陷、排压的“谍战剧”“悬疑剧”“心理剧”,即便如此,校长也大可睁只眼闭只眼,坐收渔利。

另一个值得深思的现象是,此例中校长的“生意经”,居然“已经存在许久”,而且还被大家默认为成一种“惯例”。事实上,一个以权谋私的校长,一个沉浸在权力中自以为是的校长,常常难以被及时发现的原因是,因为作为利益交换的双方,为达成各自诉求,必然都默守一条基本伦理:心照不宣,只做不说。由于是暗箱操作,属于“见光死”,除非走投无路式的“同归于尽”,没人愿意去揭开黑幕。可见,在如此大是大非的问题上,那些有需求的老师也是“功不可没”的。正因为如此,给了权力膨胀、僭越、肆虐、为所欲为的可能。只不过相比之下的是,这位校长,竟然可以假作慈悲地“给你指条‘明路’”,可以肆无忌惮地“明码标价”,足见其买卖职称已是多么的驾轻就熟和恬不知耻。

据知情者说,在职称评定上,教授首先需过“学校关”,即通过内部筛选,被上报的优胜者,才有机会得到晋级。所以,校长的权力的确可以影响到很多的利益相关者。但组织赋予的权力是信任,也是考验。每一个初做校长的人,多是有理想、有抱负、有志气的才俊翘楚,其承秉重托,备受信任,既执一校之政,又负群众之责,可以说大有可为,但其被腐蚀、堕化、同垢的可能性也与之成正相关。一个看不清大局,心无定力、胸无大志的领导,永远达不到著名管理学家吉姆·柯林斯在“第五级领导者”(最高级)中提出的“谦卑而执着,羞涩而无畏”的品质,更常常受不了糖衣炮弹和利益诱惑的种种考验。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刘某之所以落得今天下场,在他贪权恋财的同时,却不知权力也是双刃剑,足可丧人心智,毁身灭家。一棵愈是向往阳光、往高处生长的大树,它的根也愈是扎向黑暗的深处。当校长在享受荣耀带来的光环和赞美时,一定要提防在权力崇拜下的私欲和贪婪,“贪嗔痴”是佛教中的“三戒”,很多人以为自己不会有这样的妄念,但真正身处其境,尤其是被虚荣的光芒遮蔽了眼睛,最后苦饮“权力”这杯毒酒的,也只有你孤家寡人。

此次事件,让我们看到了学校制度设计、上级监管、民主行风中的问题,应当在加快制度完善、规范推荐程序、推进民主监督等方面不断努力。无制约的权力,必带来无底线的让步,教师的权利与尊严也必将受到严重的挑战和侵犯。同样,作为暴敛横财的管理者而言,他也终有一天会在无数利益交叉牵连的失衡失信下,自掘坟墓。

美国足足以三百年的奋斗才得出了一个重要的结论:权力,须被关进笼子。而现在,也正是我们需要行动的时候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