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剥夺的不只是考试资格

Leave a comment

近日看到《成都商报》这样一篇报道《中学向差生发自愿放弃中考申请 学生愤怒撕碎》,就笔者的经验,这样的勾当绝不是宜宾市高县柳湖中学一家在干,也不只是宜宾市或者四川省的一些学校在干,可以这样断言,几乎全国各地都有不少学校在这样干,包括普通高中也在干,只不过普通高中的把戏相对高明一点,用“行话”来说就是所谓的“分流”,就是在高考前通过各种方式动员一部分估计考不上普通高校的孩子,通过所谓的“提前单招”进入“职业类大学”。

正所谓“把戏人人会变,各人巧妙不同,实质没有区别”,无论是初中的劝说“差生”放弃中考,还是高中的鼓动一部分“差生”分流,其实,动机只有一个,那就是“利益”。

一个公开的秘密就是,一些中等职业学校和高等职业院校,为了生存,在制定招生政策的时候给了一些生源学校和推荐生源的老师们一定的“劳务费”。这“劳务费”往往是按人头计算的,普通中学的一些领导、老师向职业类学校推荐生源的热情就是在这样的蝇头小利的诱惑下日渐高涨的,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是也。

另一个更为重要的“利”,恐怕绝不是那么区区几百元、几千元,而是关乎学校名声、校长升迁、教师职称晋级的种种考评机制。一个尽人皆知的原因就是各级各类的考核验收和评估标准中都有或明或暗的关于学校在考取普通高中、普通大学方面的升学率和中高考平均分的评估指标。社会和家长对中小学的观感与评价主要也是升学率。当然也因为地方政府与主管部门会给学校下达升学指标的“普职比”,如果一所学校达不到规定的比例指标,也是比较麻烦的。

这样一来,学校为了通过验收评估,校长为了升迁,教师为了晋级,往往就会“上下一气”,“同心协力”,想方设法将他们认定的所谓“差生”,排挤出中高考队伍了,甚至冒着违反相关教育法规的风险剥夺一些学生的中高考资格。更有甚者,一些学校和老师为了提高学年考试的平均分优分率,也会在期末考试中将那些“差生”拒之门外。为了规避这样的风险,一般的做法就是要上这些学生“自愿”放弃考试机会,最为普遍的手法就如宜宾市高县柳湖中学那样,与其说是“动员”“鼓动”,倒不如说是强迫学生写下一纸文书,以示“自愿放弃”。

如果从社会文化心理层面来分析的话,这类现象的发生不外乎就是所谓的面子文化,面子文化在中国由来已久,即所谓的“人要脸树要皮”、“人为一口气佛为一柱香”,学校要在一个区域有影响、校长要在圈子里有地位、老师要在同行中有脸面,最简单而直接的办法就是学校、班级的升学率,以及主要学科的平均分。顺此逻辑,提高升学率、平均分最简单直接的途径,就是让考不好的学生不参加考试。在这样的文化心理下,谁还会去思考剥夺学生考试资格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呢?“脸皮厚吃个够,脸皮薄吃不着”嘛!

是的,也许他们当中确确实实有一些人是普通高中和普通高校的学习的,但是,这不代表着他们就没有资格参加中高考,也不代表他们就一定考不到。当我们为了某种利益强制性地将他们的资格给剥夺了,岂不是给了他们当头一棒:你们就是差生,就是学不好的,就是上不了普通高中、上不了普通高校的。问题还在于原本作为发展和开发人的潜能的机构的学校合教师,竟然置我们的天职而不顾,一心考虑自己的面子,而将学生的面子丢于一旁,更忽视了从深层次去考虑我们的劝说和鼓动放弃,或者分流会给他们的人格带多大的伤害。事实上这样的举措无疑就是人为的给这部分学生贴上了某种标签:你们的智商和能力就是不如别人。殊不知这样的标签,无疑的是会给他们的人生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说不定还会扼杀他们对未来的希望。也就是说,当我们在动员鼓动这些学生放弃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剥夺了他们对未来的期许和憧憬。

或许这些学校和老师会说,考不好未必说明他们其他方面也做不好,让他们放弃考试,或许正是给他们指出了另一条路径,他们会因此而有更为广阔的天空。不让他们参加中高考就是从他们的立场思考的啊。我要问的是,既然是出于这样的动机,为什么只在参加不参加考试上面花力气,而不在平时的教育过程中发掘他们的潜能,张扬他们的特长上多做一些努力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