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校长“过劳死”考问教育本真

Leave a comment

u=2458016617,935405664&fm=23&gp=0

近来连续有校长因劳累猝死在岗位的报道。这些“舍小家为大家”,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校长确实应该赢得我们的敬仰和感动,但作为基层教育工作者,还有些话不吐不快:人们在赞颂他们献身精神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有所反思——校长为什么会“过劳死”?他们“过劳死”对教育意味着什么?

以最近这起校长“过劳死”为例,最为令人感动的恐怕是得悉某校长去世消息后,当地群众、学生、同事,以及政府官员等上千人前往送行。追悼仪式上,“从院内的悼念棚前一直延伸到院外”的人山人海,的的确确让人看到了社会对一位勤勉、能干、敬业的校长的尊重和爱戴。应该说,从精神建设层面上看,其事迹的确值得弘扬和传播,尤其在功利主义、拜金主义盛行的今天,在传统的奉贤精神和服务意识几被世俗的欲求彻底淹没的当下,有着垂范和导向作用。

然而,我们从中也看到了某种尴尬与无奈。作为一校之长,他被挤压在教育行政体系的夹缝中,疲于应付各种检查、调研、验收和抽检,赶场似的奔走于文山会海之间。此外,校长还是“安全第一责任人”、“消防第一责任人”、“卫生第一责任人”……这简直要成为“全能冠军”的节奏。难怪有人喟叹:“救救校长!”

其实,若仅仅是工作应接不暇,疲于奔命,却还不至于猝死。几位校长的英年早逝,对我们最重要的警示还在于工作和健康之间的平衡上。如果只有“我为人人”的利他精神,而没有适当的自我之需,那终究是不可持续的乌托邦。试问,为教育事业而不舍昼夜,为扭转困局而豁命毁身,为尽职守道而弹尽粮绝,这种自杀冲锋式的昙花一现,虽引来一时之华美,也具一势之壮丽,但未来的路在哪里?

笔者一直认为,无论是教师还是校长,前提应该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体。从这个角度来认识个人与学校、生活与工作的关系,我们会清晰地认识到,只有健康幸福的校长才能带出健康幸福的教师队伍,只有健康幸福的教师才能培养健康幸福的学生。教育是培育生命的事业。教育人首先得对自己的生命保持敬畏之心,才可能用自己的生命去滋润教育对象,让他们明白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进而懂得呵护生命,珍惜人生。

很多人喜欢把问题归咎于体制,但常常忘了自己其实也是体制的一份子。校长和教师怎么理解教育,怎么实施教育,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教育的品质,以及学生和家长的教育体验。校长们不应该靠拼光老本的“守职”来成全自己,也不能靠不食烟火、尽弃家小的“大义”来证明自己,而应努力让自己的生命更有质量和魅力,使之与教育事业相得益彰,并时时处处发挥“无声而教”的感染力。教育人须明白,一个精彩的生命会走得更远,更稳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