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苏派”教育不仅是存在的历史,也是历史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

关于学术流派的定义一般是这样的:某一学者提出的一种独树一帜的学术内容并日益被同行业学友、门人等一群人所拥戴和传播,而且逐渐产生相当的学术影响力;并得到大家一致公认(一提派名,其人员、学术及影响等即可了然于胸,不言而喻)。完全是自然形成而并非人为划分。为了便于称述则将其称谓XX学派。学术流派应必备有条件:1、必须有学术上的代表人;2、必须有一群学术上的拥戴者和传播者;3、必须有反映代表人物独树一帜的学术内容的著作;4、必须有相当的学术影响力;5、必须有形成学术流派后所产生并公认的派名。

据此,我个人认为一个教育留派最要紧的是要有它的教育主张,教育思想及其体系的。所以我们有必要搞清楚,我们究竟是研究苏派教育还是苏派教学,如果我们仅仅研究几位教师的思想和教学方法的话,那就只是苏派教学,而不是苏派教育。如果只是研究苏派教学的话,我觉得比较悲观。我们这些上世纪50年代前出生的教师,也许还有印象,上个世纪8090年代曾经出现了一大批教学法,现在我们能记起的还有多少?所以我认为这个研究不能局限于那些代表人物,更不应该局限于他们的教学特色、教学风格或者教学法。

另一个方面从哲学层面来看的话,个人以为如果说有苏派教育的话,我不主张喊喊就成了派的说法。我以为苏派就是一个存在的历史,同时也是历史的存在。说他是存在的历史,是因为在我们江苏这片土地上曾经确确实实出现过一批教育大家,这个远比我清楚。而且他们当中有许多人在当时不仅是著作等身的,也确实影响了一大批人,甚至对全国的教育产生过相当大的影响。大家熟知的我就不说了,就说一下大家不太清楚的刘百川先生,就我所知他的著作和编著就有30多本。民国期间他曾在江苏省教育厅任职,在镇江大港乡主持过乡村教育实验,抗战期间在四川省教育厅任职主持起草了民国政府《国民教育》文件。他在大港乡主持乡村教育实验的时候,不仅组织教师研究会定期开展教育教学研究,还办了教育刊物,他的研究涉及学校管理、学校训育、学科教学、家庭教育、学校社会一体化等等。说是存在的历史,就我们每个人而言,我们的今天就是在书写明天的历史。从江苏教育的实际来看,当下也确确实实有一大批领跑者,他们不仅自己自己在实践思考写作,而且影响着身边乃至远方的同道者。

我想表达的第三个意思就是,我们这个研究最好不要受人诟病。就是说不要让人家觉得我们在开宗立派。据我所知,就有这样一位很有名的老师,在全国有三十多个他的教育思想研究所,还开评了两届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某某式教师”。就类似现象,我去年曾给一个刊物组织过一个专题:“流派”还是“宗派”。我希望我们江苏的这个研究要规避这样的风险。

 

 

我个人思考再三觉得自己没有接受过正规师范教育训练,加上能力有限,不适合参加这样的规范化研究。故而考虑退出。感谢领导信任!有什么要我帮闲的,我当尽力。希望能够理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