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我看所谓一把

1 Comment

大前年,《校长》杂志策划了一个学校人际关系的栏目,征询了不少专家意见,由谁来写校长与副手们的关系,据说法源认认真真思考了一番,推荐了我。这样的文字还真不好写,弄不好就是左右不讨好的,最终往往只能讨好自己。好在我这里有二甲各位同仁自己的文字可为依据,于是应承下来了。拼了一下,发了过去。没想唐编说,就如他猜想的文字一样,近期排版。

“一把”的好处,就在于“君子动嘴不动手”,就如上面对学校一样,很少去考虑工作的具体问题,我们要的只是结果。结果与我们期盼的一样,成就就是我们的,结果没达到我们的企求板子就打在下面,打在副手身上。我们往往很少去考虑他们的难处:“一把”负责,许多情形下其实就是“一把”说了算的,副手们只有干活的份,还得按照“一把”的标准“干好”,要干“好”,就要想方设法成为“一把”的蛔虫,还要学会看“一把”的脸色,听“一把”的言外之意。遇上愚钝如我者做副手,这活,还真不是好干的。

所以,当我做了校长,我总是这样提醒自己,千万别拿自己当棵葱,也千万别让他们遭遇你不想遭遇的尴尬。所谓“一把”,也就是那一“把”而已。下面就是我与他们的故事:

学校人际关系中,最难处的恐怕就是校长与副校长的关系了,一所学校想要步入正道,走向未来,如果没有副校长与校长之间的“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话往一处说、事往一处做,同心同德,形成合力”的局面,光凭校长一人之力,恐难成为现实。如果正、副校长在工作中产生内耗,那后果更是可想而知。

感谢13年的副校长经历,这其中我前后走过四所学校,与六位正职合作过。我的体会是作为校长,最忌讳的是心胸狭窄,玩弄权术;最明智的是多谋事,少谋人,最好当然是不谋人。走在一起,就是缘分!坦诚一点,就会好戏连台,各怀鬼胎,一起倒台。

所谓多谋事,就是要立足事业、谋求发展,在事业感召中携手并肩。

我这个人为人处事的风格是直来直去,用张文质老师的话讲,我是直线思维,最不擅长的是“谋人”。既然这样,我就踏踏实实的做一份神圣的、鼓舞人心的、能发展学校、成就同仁才智的事业,在事业的感召中携手并肩。

2008年来到二甲中学当正校长,与我搭档的是四位性格各异的副校长。当时,学校面临着生源、师资、区域经济差异等生存的压力,甚至还有被拆并的谣言。我和我的副手们不断地沟通,大家一致认为,要把学校的发展推向一个更高的层次,必须另辟蹊径,办出品牌,形成特色,并提出了“学校行为文化建设”特色创建构想。

我到二甲中学时,一同调来的还有葛坚同志。葛校长为人低调、内敛,有多年的学校后勤管理经验,且有着一般后勤校长所没有的管理经历,应该讲后勤管理上轻车熟路。在我们提出“学校行为文化建设”构想后,他以全新的姿态投入到后勤管理中,认为后勤工作不仅仅是“服务于教育教学工作的正常开展”这样一个低层次的要求,更是对师生的生存状况的关怀、对师生的尊严与符合人性的生活条件的满足。

2008年年底,南通市化学优课评比在我校举行,南通市高中化学界的专家们齐聚我校。这是我校自我展示的好机会,也是借机推进学校各项工作的极好时机,但是厕所“臭烘烘,脏兮兮”的状况成了一道难题。许多人只能感叹学生太多了,不文明的如厕习惯难改。

此时,我提出了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观念,“管理从厕所开始。厕所是让人放松心情,享受一刻的地方,应该是最讲究的地方,厕所文化是对学生影响极深极广的一项行为文化,当以之始,并持之恒。二甲中学的厕所要从硬件上着手,要用星级宾馆的标准来改造,用环境来影响学生,改变学生。”于是,葛坚副校长迅速拿出了厕所改造的方案,并组织实施,一周后,博雅楼的厕所改造完毕。活动结束后,市教研室的领导感叹说,“想不到二甲中学的厕所这么干净”。紧接着,他又组织后勤线把学校内的所有公厕进行了改造,面貌焕然一新。我们还安排在厕所蹲位的门上和便池的前面贴上漫画,并对厕所的管理进一步细化,改造后的厕所卫生整洁,各种漫画也从未损坏。于是乎,“厕所文化”也就成了二甲中学一张最独特的名片、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线。

今年暑期,葛校长同我说,希望调到城区去。我也没有挽留,只说了一句需要我帮什么。对此,我的夫人很不理解:为什么不挽留呢?而我的想法是,每个人总有他想要的生活。

所谓多谋事,就是身体力行、理念浸润,在价值认同中携手并肩。

我来到二甲中学当校长时,吴国成副校长已经工作了近20年,从教师、班主任、年级组长、中层、一直到副校长,多年来早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管理思路,各方面工作都较为熟练轻松。

对管理的过程,我要求细致、规范;对管理的结果,我要求完美、有效;而且任务明确、时间清晰。但这与吴校长原有的工作思路及方法有出入。所以,刚开始的一段时间,他对这样的管理方式很不适应,总觉身心疲惫,甚至开始有了一点消极情绪。

为了“学校行为文化建设”的推行和落实,我先后提出和阐述了很多观点、办法,并且身体力行。每天清晨540,我都从40里外的县城开车赶到学校,准时出现在操场,陪伴师生迎接第一缕朝阳;每天都要到晚上九、十点钟披星戴月回家,努力做到“生命在场”。

管理者在场,哪怕什么话都不说,“桃李无言,下自成蹊”,一样能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我的这种无言的引领感染了很多师生,也让他震动和侧目,开始思考我的这种风雨无阻、不辞辛劳,与师生的同在。不久,我又特意带他前往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参加了“两岸四地中小学校长高级研修班”。在那里,那些专家、教授、校长,如台北市最优秀的建国高级中学校长蔡炳坤,上海市普陀区教育局副局长范以刚,上海静安教育学院院长、附校校长张人利等专家的讲座,都使他有一种如沐春风、拨云见日的感觉,心潮激荡不已。他逐渐明白,为了学校品牌提升,我大力倡导和推行学校行为文化建设的良苦用心。

后来,他在博客中写道:人不能象青蛙,满足于在温水中嬉戏,温度逐步升高却不自知,最终死于安逸。我又何尝不是一只这样的青蛙?

对教育的理解,对教育的认识,能使我们的副手们渐渐改变了原有的理念,形成了价值的认同,进而改变了他们的行走方式。

所谓多谋事,就是制定契约、弘扬正气,在规范引领中携手并肩。

但作为正职,对下属,要包容、要指导、要放权,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因为副手难做呀!要在尊重理解一个人的个性的基础上用人所长,毕竟一个人的个性一辈子也变不到哪去的,理解了他的个性,对他行事的风格也许就会更包容了。我更注意的是,一定要做到用制度管人,用制度理事;要让大家各行其是,各负其责,人尽其才,才尽其用。对副手要理解,要关爱,更要友善,但原则问题绝不迁就。

每到67月份,完中及职中的招生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有的是学校主要领导“夹着小包”亲自来;有的是被所在学校分到任务的老师来,往往他们会事先打电话,“您现在讲话方便吗?”这是他们的常用语,如果回答“方便”,就会听到“直白”。有时“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俨然成了受供奉的“神仙”。

我们学校主管初中教学的季校长,先后在两所初中一共担任过九年的一把手校长。因为他的机敏,除初中教学外,我还让他分管校长办公室的工作,负责学校“外交”。他曾经也是“圈内人”,掌控过颇具优势的卖方市场,现在进入买方市场,要求人了,潜规则自然知道。到了二甲中学以后,角色发生了变化,招生之前他想,为了完成招生任务,也必须供奉“神仙”。

在这样背景下,我给招生组成员发了一条信息“各位同仁辛苦!招生宣传严守纪律,不诽谤,不贬低兄弟学校。”“严守纪律”意味着不遵守潜规则!意味着按上级的显规则办事。

接下来的招生宣传过程,同以往相比他作了“改良”:不向生源学校领导和老师赠送钱物,不诽谤、不贬低兄弟学校。说实话“聚聚”还是有的,否则不是改良,而是暴风骤雨式的决裂。

到招生结束时,结果虽然不如以往,但是,守住了底线,纯洁了风气,季校长由此认同了我的私德,也就成了莫逆之交。

所谓多谋事,就是大胆放权、搭建平台,在共同成长中携手并肩。

有人说校长是一校之魂,是教师之师。所以,如果一位副手,能够拥有全局观念,能够努力成为教师之师的时候,他距离一把手就已经很近了。我到二甲中学时,二把手蔡华军可以说已经基本具备独立管理一所学校的能力了,只是还需等待组织部门的考察和任用。

蔡校长长期分管教学工作,在季校长调入二甲后,他改为分管高中教学和人事、党务。学校百分之八十的教师是三十五周岁以下的年轻人,他们是二甲中学未来发展的主要依靠力量,他们的成长,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二甲中学的成长。高度重视教师培养的我看得出蔡校长也特别注意利用各种机会来促进青年教师健康、快速的成长。“青年教师成长沙龙”就是他当时主持的《农村教师校本培养实践研究》课题的实验团体。

早在2003年,十多位年轻男教师组建了二甲中学“青年突击队”,协助参与政教工作中的一些突击检查,后来逐步发展为一支参与学校常规值勤的有生力量;同时,另一些年轻老师自发在一起,参与校报编辑和学校宣传的其他工作。这些让蔡校长看到了年轻教师在学校建设中的积极作用,他在日常工作中有意识地给他们提供锻炼和施展才华的机会,一大批年轻教师脱颖而出,并且取得了相当显著的成绩。

看着这些青年教师充满朝气、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蔡校长更多的是在思考如何进一步拓展他们的学术视野、增加他们的生命厚度。张文质先生的到来,让他怦然心动!我发出倡议,他积极响应,在二甲中学成立了“张文质之友读书会”和“班主任之友论坛”。“教育行者”博客圈、“1+1教育博客”、“张文质之友读书会”和“班主任之友论坛”等等更多的是侧重青年教师本身的成长,这给他们带来无限的发展空间。

那年,组织部门和我交流,我建议,蔡华军已经具备担任一把手校长的能力,应该予以重用。说实话,蔡校长能够吃苦,能力过硬,把这样一位完全成熟的助手推到兄弟学校做一把手,一定是我强有力的对手!但是,我不能因为想发挥他在我身边的作用而耽误他的成长。如今,蔡校长在他其他学校干了两年回来撑起了二甲中学的门面了。

这些年,我总是这样与他们推心置腹,该帮就帮、该批就批、该让则让、不该让时坚决不让,一路扶持,一路走来。在全体师生的共同努力下,为二甲中学打拼出了一番天地。



One Response to “凌宗伟:我看所谓一把”

  1. 陈秀玉

    引领,以身作则,最重要的是理解与交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