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依形度势 因势象形

Leave a comment

按:十几年前一篇旧文

观赏根雕艺术,我们无不为根雕艺术家“依形度势,因势象形”的创作而惊叹,根雕艺术家所以能创作出巧夺天工的艺术作品,诀窍在于一个“巧”字,巧借天然,巧用根的形状、节疤和色泽。而这“巧”,来自于根雕艺术家的慧眼,因为根艺创作,不是先立意后找根,而是先找根,再从选到的根自身特有的形状、疤痕、颜色之奇上, 司出形象,匠心独运,扬长补短,便可创意出一件奇美的艺术品来。

当教师多年,师长们早就告诫我们“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可多年来,我就无法接受这告诫。观赏了许多根雕作品后,似乎对“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教师”这惊天之语悟出了点什么:这不就如同根雕艺术一样,学生不就是各具形色的根吗?教育同样要“依形度势,因势象形”,教师就如根雕艺人一样,要用自己的慧眼去发现每一棵根的自然之美,色泽之奇,独运匠心,司出形象,使一棵棵根成为一件件艺术作品。

“巧借天然”是根雕艺术家必须掌握的艺术创作规律,当教师的更应该明白这个道理。要使天然的根成为一件艺术品,你就得从这天然之物身上寻找可依之形,这形就是根天然的个性,只有发现了这个性,你才可度其势,这和做人的工作需因人而异,因势利导是何等的相似!我们在教育学生时往往缺乏的正是这一点,所以我们在许多情况下便成了“教不好的老师”,把许许多多本可教好的学生变成了“教不好的学生”。试想,假如我们都能象根雕艺人一样“因势象形”地对待每一个学生,我们的学生有谁是教不好的呢?

“巧用节疤”是根雕艺术的另一要诀。清代有一件根雕杰作“寿星骑鹿”,鹿毛和斑纹,就是利用枯树根剥去表皮后,显出的粗细裂细和疤痕特点来表现的,效果之佳,决非人工所能奏效。树上的节疤,在常人眼中极为丑陋,根雕艺人以其特有的慧眼发现了它特有的美,“因势象形”,使其表现出它最能表现的根雕语言,教育工作者为什么就不能从学生身上那些看起来不为规矩所容的缺点中,发现其通过引导而转化为与他人不同,能为社会所用的优点来呢?有个男生上课不听讲,自己在那儿自说自话,或者画画,还常常迟到。在许多老师看来这些就是他身上的“节疤”,但有位老师了解到他以后想当设计师,就送了他一本《朝鲜邮票目录》鼓励他朝这个方向努力,同时告诉他要学好美术,成为大师,各种科学文化知识都要有所了解,当前要紧的是打好基础,这男生很感动,从此上课再也不迟到,也不随便讲话了。这位老师对“节疤”的认识是清醒的,正确的,处理也是讲究艺术的,他是定可成为出色的根雕艺人的。

“巧用根色”是根雕艺术的又一个要诀。不同的树根有不同的色泽,再差的学生身上也有他的闪光点。根雕艺人讲究依据树根的自然色泽将其制作为一件艺术品,当教师的更应该发现学生身上的闪光点,及时予以肯定,褒扬,督其发扬光大。果能如此,又有哪个学生教不好呢?问题就在于我们往往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面对差生,看到的尽是缺点,对他们自然就失去信心,缺乏感情。著明教育家夏丐尊先生说过:“教育没有情感,没有爱,如同池塘没有水一样。没有水,就不能成其为池塘,没有情感,没有爱,也就没有教育。”一个教师教学水平再高,没有正义感,缺乏爱心,自然教不好学生;反之如果一个教师水平有待提高,但具有强烈的正义感,满腔的爱心,从成就生命的角度来看,所谓“没有教不好的学生”的意义就在于彰显人的个性,发掘人的潜能,使每一个生命个体在原有的基础上得到发展,而不是用一个标准要求所有的生命。教育如此,教学同样如此。

由此看来,要想成为一名根雕匠并不难,而要想成为根雕艺人,进而成为根雕艺术家,并非易事。当一个教书匠混碗饭吃同样不难,而要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教师则是我辈历尽余身也难以做到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