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行为文化建设,就是要“想大问题,做小事情”

Leave a comment

杜威说,“文化就是不断扩大一个人对事物意义理解的范围,增加理解的正确性的能力。”也就是说文化是在人们不断的在行走和阅读当中,对我们所处的社会和我们所从事的职业、行当加深理解的过程。换句话来说,所谓的文化,它应该是我们在长期的行走过程当中,积累起来的一种共同的价值追求和行为方式。

由此来看学校文化,就是一所学校在他的办学进程中慢慢积淀下来的一种价值认同、一种传统,而这些又是表现在其师生员工的行为方式上,也就是我多年来在自己的学校所努力建设的学校文化的表征——学校行为文化。如何理解行为文化?简单地说,行为文化就是人的言行举止、行为习惯背后折射出来的某种价值取向。学校的标志、学校的建筑、校园的小品雕塑的颜色、造型、布局是由人的意识决定,而人的这种意识,又驱动了人的行为,这行为就文化的载体。

一、“学校文化”的审视与重建

我在一篇短文中曾经说过,在学校文化建设中,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我们往往将学校文化和校园文化混为一谈。我们在建设学校文化时,更注重形式的载体,包括学校建筑、标志、标识等。其实,“校园文化”偏重的是学生的“活动文化”和“环境文化”。也就是说,“学校文化”其实是一种办学理念的外显,是以通过理念来引领师生改变观念、改善他们的“行走方式”为最终追求的一种具有学校个性特征的文化,她扎根于学校所在社区,与具体的学校融为一体,是学校在发展进程中的一种文化积淀,是被学校所有成员所认同的价值追求、精神意志、行为准则、行为方式等等,其核心是价值观。而“校园文化”则只是学校文化中显性的部分而已。

泰勒说:“文化,就其在民族志中的广义而言,是一个复合的整体,它包含知识、信仰、艺术、道德、法律、习俗和个人作为社会成员所必需的其他能力及习惯。”泰勒关于文化的阐述告诉我们文化不仅包括知识、信仰、艺术、道德、法律、习俗等元素,更要紧的是,它是“个人作为社会成员所必需的其他能力及习惯”。这里的“能力”和“习惯”,我的理解就是“行为方式”,这种“行为方式”不仅是个人的更是社会的。

比如,像普林斯顿大学这样的名校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大门和校牌,是不是就“没文化了”呢?所谓的文化,是不是就是我们当下的土豪金或者暴发户的文化?我的认识是,任何一所学校,如果花许多钱用于学校绿化、景观的建设,而这些建设没有这所学校对未来愿景和办学追求为支撑,那么这些建设就有可能与学校所有成员所认同的价值追求、精神意志、行为准则、行为方式等等不同步、不匹配,甚至相左,这样的“学校文化”就不是这所学校的文化。

学校文化建设的真正核心应该是在促进全体成员的文化自觉上花气力。所谓“文化自觉”,是我国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的观点,它指生活在一定文化历史圈子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并对其发展历程和未来有充分的认识。换言之,是文化的自我觉醒,自我反省,自我创建。

作为学校管理者,我们必须有意识地组织师生对自身固有的学校文化认识做一番梳理、甄别与选择。一所学校的价值追求一旦确定下来,需要的就是师生的自觉的规则意识。一所学校,在它的办学历程中必然会累积出方方面面的制度与规范,尽管这些规范和制度未必完善与科学,但是这当中总有一些是需要大家共同遵守的规则,比如对他人的尊重、对工作的态度、对教学的认识等等,学校要在执行的过程中发现不足,进一步完善它,或者废弃它。在这一过程中,学校师生逐渐形成一种文化上的自觉,主动投身到学校的文化建设之中去。

二、学校文化中的“管理文化”

在我看来管理有四重境界,第一重境界是权威管理,什么叫权威管理?组织上给了我们一个校长身份,我就是来管理这所学校的,这是行政权威;但是有的校长,除了有行政身份,还有他的学术素养,又是一个学术权威;还有第三个因素就是人格魅力,人格权威。权威管理必须警惕的只看行政权威,而忽视了学术修养和人格修炼。

第二重的境界就是制度管理,或者叫科学管理。它起源于上个世纪大工业化的时代,其理论的发展,主要是泰勒的科学管理理论,借鉴到教育当中,就是追求一种以最小投入换取最大收益的学校管理。这也是当下“高效课堂”建设之所以泛滥的一个原因。这背后就是对经济效益的过渡追求,其实质是把学校教育彻底商业化和企业化了。制度管理必须注意的是教育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每个人固有的素质和家庭环境对他的影响是不一样的,制度的制定是要慎之又慎的。

制度从哪里来?根据实际情况来来。我讲:所谓的管理举措和管理措施,都是从工作实际和被管理者所发生的问题中来的。更重要的是这些制度的要求至少必须是经过人们的努力可以达成的。这就要考虑执行制度的人,也就是制度和管理要从人的立场出发,这就是所谓的“人文管理”( 或者叫人文管理)。人文管理要求,一个措施的出台必须考虑它的合法性、可行性、人文性。

管理的最高境界是“需要管理”。所有的管理都要从需要出发。这需要,不仅是学校发展的需要,更是教师专业成长的需要、学生生命成长的需要……是基于人的那种需要的管理。

这四重管构成了所谓的管理文化。四重境界不是截然分开的,是交叉并举的。但是在不同的阶段,是以某种管理为重点的,比如说新建学校,首要的肯定是制度管理,不建章立制,没办法管理。百年老校,几十年的学校,当然是文化管理,经过几百年的经验,它本身的文化就会影响学校的每一个人,但光靠文化还不行,还不能光吃老本,要发展,但就要从需要管理的层面来考虑问题。境界尽管有高低,但是实施的时候,它没有先后的,它只是某个阶段以某种管理思想和管理举措为重心。

三、学校文化中的“行为文化”

我主张“行为文化”是学校文化最重要的载体,是从学校教育的特点出发的。因为教育是成就人的一个事业,它是为了使人更像人的这么一个事业。所以我觉得要改善人的行为方式,最终遵循的是一种具有学校个性特征的文化。同时这种文化,它又是植根在我们学校所处的社区文化之中的。比如说山东烟台张裕葡萄酒文化,南通有教育、纺织、博物等固有的文化传统。我们的学校自然而然地要受到这些地域文化的影响,自然而然形成与地域文化相关学校的文化,这文化除了表现在标识、建筑等方面,更多的则表现在我们的行为上。

学校行为文化建设,要求学校管理者思想应该往高处走,事情往小处做。我们如果想着教育的价值,教育的归宿,教育常识的时候,这就是大问题。办学的理念,一定是要基于教育的常识和教育的价值。什么叫教育的常识?教育是为了成就人的,是为了成就人的生命发展,它应该是立足于当下的,着眼于未来的。我们现在的麻烦,就是用过了时的知识来教当下的人,让他去适应未来的生活。 《失控——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这本书中我最感兴趣的一个概念是蜂窝思维。我们都知道候鸟,候鸟到季节的时候,所有的候鸟都聚集在一起,三五成群的朝着一个方向去走,你找不出谁是头。那么蜂窝思维,就是讲一群蜜蜂,它们共同朝着一个方向,比如说蜜蜂要蜇人,一个蜜蜂蜇了你,唰来了一大批,你搞不清楚谁是头。再比如蚂蚁搬家,也是这样,你搞不清楚这一群蚂蚁,是不是一个窝里的,大家为了共同的目标,在行走的过程当中,达成共识。其实学校文化建设的最佳境界,不是由上而下的,也不是由下而上的,是师生管理者和非管理者,在思想的碰撞当中,慢慢的达到某种共识,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这就是所谓的常识,就是所谓的价值追求。

我们管理的定位要关注三个方面,传承历史、基于现实、着眼未来。办学的历史是需要我们认真梳理的,在梳理的过程当中,我们要分析哪些在学校历史进程当中是起到正能量的作用,我们现有的文化当中,哪些文化是属于负能量的,这个过程就是要把那种体现学校的正能量的、能够成为学校共同价值追求和行为方式的东西传承下来,让它渗透在学校的方方面面。

四、“行为文化建设”从何入手

在弄明白办学方向、办学定位这些大问题的情况下,要做的就是寻找改变的可能,或者说是寻找改善的可能,是那些力所能及的小事情。我们现在的麻烦在哪里?我们从来不去想,如果我们改变一下方式,我们可以不可以做到?比如说教师专业发展的研究,比如说学校行为习惯的养成,比如说校本课程资源的开发,比如说学校特色课程的建设,如何将这些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精”?

这当中就有一个如何处理加法与减法的问题,我个人主张管理者更要做的是加法!一所学校,原有的组织、原有的文化传统不要轻易去碰它,要做的是在原有的组织网络和利益关系当中添加某种可能,让更多的人享受到应有的利益,比如说学校的停车场、自行车棚、厕所等等不要花费多少金钱而能做出的改变。我认为一个单位如果把厕所管理好了,其他的管理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因为厕所是一个大家都想管又不容易管好的地方。你把它管好了,其他管理你还用担心吗?

减法,如前所说,就是在梳理历史和现状中发现不合理的、不人文的、没有从需要的出发的、专制的、不民主的那些条条框框,把它们慢慢的、一条一条的简单化,今天减一点、添一点,明天再减一点、添一点,这样慢慢的一个渐近的过程,慢慢就可以收到我们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说给每个楼层设置开放的书架,在操场附近设置“体育器材超市”,互联网实验室的“全天候”开放,在校园里安置一些石凳座椅等等的举措,除了给学生提供了某种便捷路径之外,还会养成他们美好的品性。我们经常讲物归原处,有借有还,爱护公物,这些都会在不知不觉当中实现,我认为除了这些我们表面上可以理解到的,还有其他的教育功能在里面。实际上,我们许许多多的收获是在意想之外的。

学校生活不应该是单一的,学校得给师生提供各种各样的机会,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许多情况下是需要管理者引导的。手机可以发微博,发微信,但发几个朋友在聚会,桌子上摆的哪些菜,大家喝的什么酒之类的就没有多少意思,但换个内容就不一样了,今天这些朋友看到些什么,聊了些什么,这些对我们的教育教学有什么启发,或者我们应该反思些什么?都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丰富彼此的教育世界。

学校行为文化建设的核心是课堂行为文化,课堂行为文化建设是在创建一个什么教学模式上花气力,还是在改变教学观念,根据学科内容、教学对象尤其是具体的个人来寻找更为合适的个性化的改变?我们选择了后者,提出了“三个关注”的课堂文化建设,即“关注生命、关注生活、关注生长”。它的哲学依据就是杜威的教育哲学。因为教育是一个成就生命的事业,这个生命不仅是学生的,还是老师的。我们不要摆出一个救世主的姿态,好像我就是拯救学生的,其实是学生在拯救你。当你遇上一班好学生,你的困惑和纠结就在课堂的某个一刹那间消失了,学生不是拯救了你吗?你还觉得你是拯救了他们。如果没有这个课堂,你许多纠结跟烦恼就一直在那边,你放不下,进了课堂你就不自觉放下了,其实学生拯救了你。第二个其实很好了解,我们要用生活的知识跟教学的知识漫游、打通,用学生明白的话讲学生不明白的道理,用学生经历过的事件来解读教材文本。所谓关注生长,其实就是我们传统的教学理论,在教的过程当中学生得到生长,我们这些教师也得到生长,我们要有这样的理念,要有这样的认识。

五、“行为文化建设”的难点所在

行为文化建设的难点在于价值取向的定位 如上所说,学校文化有两个部分,一个是形式载体,一个是内在的价值取向,形式载体的东西比较好做,价值定位相比较而言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它关乎到我们的行为方式。这东西写在纸上没有用,挂在墙上也没有用,最终要落实到教师和学生的行为上。慢慢地它才可能形成具有个性的学校特色。

我任校长期间所主张的 “学校行为文化建设”,就操作层面而言是想通过改变管理者的理念来改变他们的行为,进而影响师生的理念和行为,而在这所学校的行为文化建设的核心就是 “今天第二”,它价值取向就是着眼人的生命生长与丰润的,如果抛却了 “今天第二”这一核心价值,所谓的“学校行为文化建设”在这所学校就只是皮囊或者招牌、幌子之类的东西了。因为“今天第二”是一个动态的、不断前行的、运动的生命状态,是希望师生员工,乃至整个学校文化始终处在一个不断前行和努力的生命状态之中。我们必须明白的是,在唯分数论的境遇下,我们永远不可能第一。但我们可以努力让每一个师生在原有的基础上有所提升。打个比方说,麸皮只能做成麸皮馍馍,它永远不可能做成白面馍馍。但是同样是麸皮馍馍,它的形状,它的口感,它的销路是不一样的。这正是学校教育可为的地方。这种文化的形成,它不是一天、两天的,它要十几年,甚至于几十年的积累,改善,修正才可能实现的。

但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中常常会有这样的声音:怎么胸无大志呢,为什么没有争先创优的精神呢?这样一想,“今天第二”就得仍到一边去了。

其实,我要说的是每一所学校的价值取向必须是基于学校实际的,当然前提是尊重教育规律。

管理体制和管理思想要匹配 管理体制跟管理思想的匹配体现在哪里?从需要出发,人性化、人文化。我认为学校应该是教师第一的,如果说学校也有上帝,教师是校长的第一上帝,其次才是学生。办学的三个基本要素,最重要的要素就是教师,你再有钱,生源再好,没有教师什么都是假的。用南朝鲜总统的话讲,要想跑的快,一个人往前走;要想跑得久,大家一起走。学校文化建设要有传统又要有现代,更要靠团队的努力。人家都有的,你跟人家一样的,那你就不是你,你就没有个性。理念跟愿景要是师生都明白的,不是只在校长的脑子里的,也不是写在纸上的,好比校训、学风、教风、校风是印在每个人的脑海里面,落实在每个人的行动上的,不是写在纸上的。管理要让学生推动教师,我们现在是反过来的,是用教师管学生。

努力成为从需要出发的管理者 这里强调的是,作为管理者不仅要从师生出发,还要从自我和。为什么要从自我出发?因为我们也要发展,不是只要求教师跟学生发展。作为校长,你的学术素养、管理理念、人格修炼没有发展,何以引领教师学生的发展?身为管理者要养成阅读、思考、观察、改善的习惯。我们做任何事情要立足当下,着眼未来,它的前提是尊重常识、坚守常态、明白人之常情、尊重人性、讲究人伦。只有当我们用我们的行为去影响我们的师生的时候,学校的行为文化建设才可能发生;只有当师生的行为方式发生改变的时候,学校的行为文化建设才可能促进学校文化的发展。
   
龙应台说,“文化其实体现在一个人如何对待他人、对待自己、如何对待自己所处的自然环境。在一个文化厚实深沉的社会里,人懂得尊重自己 ——他不苟且,因为不苟且所以有品位;人懂得尊重别人——他不霸道,因为不霸道所以有道德;人懂得尊重自然——他不掠夺, 因为不掠夺所以有永续的智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