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从实际出发,奠定学校发展的目标

Leave a comment

学校管理的关键是要从自己的实际出发,奠定学校发展的目标。二甲中学所处的地理环境和历史就要求她坚持“低进高出”的理念。在我去之前,学校每年的本科录取数在30到50之间,应该说在同类中也是不错的。大家要知道,我们通州的3所四星级学校,每所都有20轨,等他们录取完了,轮到我们是怎样的生源?应该说是比较普通的,甚至中下游的。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学校将办学目标定位在“低进高出”上,并摸索出一套成熟的、行之有效的经验。

鉴于这样的现实,我认为我们二甲中学应该永远保持“今天第二”的心态。所谓“今天第二”就是时时刻刻提醒我们记住:前面有目标,后面有追兵,如果稍不努力,就有可能坠入深渊;只有始终保持一种进取的心态,就永远是“第一”的威胁。再说,其实“第一”是很危险的,也是靠不住的。为什么这么说?历史的经验和现实告诉我们,中国女排经历了“八连冠” 的辉煌后,情况大家都清楚的。这说明了什么?首先,“第一”是众矢之的;第二,“第一”容易忘乎所以。所以我经常提醒我们的老师“做人千万不要忘掉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人一旦达到一定的境界或影响时,他就会忘掉自己姓甚名谁。许多常人做不到、说不出的话,他却可以!——这是相当可怕的。只有我们时刻记住自己“第二”,才可能事事谨小慎微、精益求精。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认为“教育”是一项立体型的事业,她既有“长度”——为人的一生发展负责;也有“广度”——发展人的全部生活的各个层面;更有“深度”——应该以“人”的终极意义为诉求和皈依,不断提升其生命的境界。

因此,作为学校和教育工作者,我们应当将“教育”上升到生命的高度,让教育充满生命的情怀,让教育不断润泽师生的生命。我们以为,这应该是教育的最高境界,也应该是学校和我们这些教育者所追求的理想境界。所以,我们把二甲中学的发展策略,建立在生命化教育理念下的学校行为文化建设上,也就是我们要通过全体师生的共同努力来确立适应师生生命成长的教育理念,搭建丰富师生生命内涵的教育平台。

张文质先生经常跟我们讲,生命化教育不跟应试教育对立,或者说应试教育不是生命化教育的敌人。我们坚信,通过学校行为文化的建设来改变管理者的管理理念,进而改变管理者的行为方式——必将引领我们的教师改变其教育教学理念、方式。通过我们的教学理念的改变、行走方式的变化,必然会影响我们的学生。甚至通过我们的学生来实现他们的家长“成才理念”的改变。通过学生、家长的改变,反过来推动管理者改善管理策略。所以我经常讲,现在所谓的“四大名校”,除了谈中、高考成绩,他们还能谈什么?我们二甲中学,至少还可以谈厕所,谈“每天一个励志故事”,谈“班旗文化”。我可以在这儿自豪的讲:作为学校的厕所,二甲中学是一流的。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厕所不仅没有臭味,它还有花草、金鱼、幽默故事等。我一直认为:管理,从厕所开始。马克思恩格斯早就说过,人首先要解决吃穿住行,然后才是上层建筑。吃喝拉撒,是生命的最基本要求,我们如果连这些都不能解决好,何谈教育,何谈生命化?当然,我改造厕所也是有原因的,我带着我们的领导到一个全国赫赫有名的学校去考察,沿途颠簸几个小时。进入校门就想方便,跑前跑后,奔上奔下就找不到个厕所,找了半天,最后看到有人从学校操场西边出来,问了一下才知道那边是厕所。偌大一个学校就这么一个厕所。你想想这个师生的生命状态会如何?我们就不谈正常的生理需要,万一出现一个拉肚子,来不及会怎样呢?

我们知道管理学上有个破窗理论,同样学校厕所是这个破窗理论的最好体现,厕所如不好好管理,就会臭烘烘,脏兮兮。为什么在飞机上没人随地吐痰?那是因为环境不允许,环境会影响和改变人的,所以我担任校长期间,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管理、改造好厕所;第二件事情是改造食堂。我认为只有学校的“进出口公司”搞好了,理顺了,师生的生活状态才会渐渐的健康起来。

生命化教育理念下的学校行文文化建设的第二个目标是:搭建丰富师生生命内涵的教育平台。这项工作,我是从改变管理者、教师的理念入手的。当我刚到学校时,我的前任校长在这个学校工作了一辈子做了十五年的校长,平时笑嘻嘻的几年都不会发个脾气,对任何人都很包容。那种不温不火,应该是儒家的理念的经典。但是这种文化也必然会带来一种惰性文化:这就是教师也好,管理者也好,缺乏一种强烈的进取心,相反的如果你有进取心就会成为排挤的对象。

这样的情况下,作为继任者,要推行一定的管理改革、健全各项规章制度时,就会遇到种种阻力。经过思考,我意识到,作为管理者往往需要通过“借力”才能“化力”。 借谁的力?借专家、名师、名校的力。所以,从我到校的第二个月开始,我就把我认识的各地各级的名师、专家请来上课、做讲座。同时,将我们的一线教师、中层干部,带到我们江苏乃至全国各地的名校,去参观,去考察。张文质先生的到来,不仅带来精彩的讲座,还给学生上课,还与我们的中层展开交流,由他们提问,先生来解答。而我做了件先生都不曾料到的事情,这就是将他所有的在校活动都进行了录音、摄像,活动结束后,找青年教师整理成文字。在他离开我们二甲以后的两个月内,他所有的活动都已化作文字挂在我的博客上。经过三个回合,我们就出了本20万字的书,叫《回到每一个人的生命化教育——张文质先生二甲中学教育行动录》。后面有我们学校领导和个别教师听了张文质先生的讲座写的一些心得体会。

通过张老师,我们又进入了“1+1”教育博客,在那里认识了许锡良先生、刘铁芳先生、孙绍振先生等,这些大家都先后到学校讲学、布道。张文质先生不到两年的时间到我们二甲去了八次。同志们想想这八次跟教师面对面的交流,会对教师的教育观念的改变产生多大的影响,如此众多的名师、名家的引领又会给二甲中学的师生在观念上产生多大的冲击。另一方面,我们派校长、优秀教师代表到上海、南京、北京、浙江等多地去进修、学习。通过他们在外地听的那些专家的讲座报告,有时还有兄弟学校教育教学管理的理念的基础上自觉的认识到凌校长的讲话有的并不比那些专家差。我们教科室副主任吕斌老师到华师大参加了班主任培训以后,回来写了一篇博客叫《今天的二甲,明天的建平中学》,他们发现他们的管理理念我们学校也有了。大家最终发现:原来凌校长讲的东西在其他学校也能看到影子,甚至他的想是别人所想到的。这样,越来越多的人对学校的认同感、归属感和期待感开始凝聚和加强,观念的改变悄悄的在二甲中学形成了风气。其实,教师与校长在观念改变上永远有一种矛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所以教师存在逆反心理,是很正常的事情。我认为对管理者而言,最关键的是进行引领,达成“价值认同”。如果教师与校长没有 “价值认同”,没有一致的追求,学校是很难搞好的。

昨天黄主任跟我们讲,随着油田教育隶属关系的改变,以后我们的生源也会发生变化。它会对我们的教育教学质量带来一定的影响。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但是我们千万不能进入生源决定论的这样一个怪圈。要讲生源我们二甲中学的生源是不可以和你们河南油田相提并论的。我们的初一每个班级几乎都有一两个弱智。义务教育呀,我们不好把他们推出门。你们油田职工的子女和我们的农民子女接受的家庭教育不一样啊。我们知道,家庭教育是一个人走向未来的决定的因素,一个人教育的成败不在学校更多的在家庭。家庭教育没有做好,是学校教育无法弥补的。所以我说,学校教育不是万能的,它只能是一种提醒,一种添加,一种改善,但是,他不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学校教育他不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决定一个人的命运的更多的还是家庭教育。不管这个家庭有没有文化,有没有知识。耳濡目染所受的教育的影响,会决定一个人未来的命运。

改变教师理念的第二个途径就是我刚才讲的走出去。第三个途径是什么?第三个途径是校本研修,我们在张老师的倡导下,当然也和我的认识有关系,我个人认为小的问题是可以影响大的团队的。在管理学上,总认为非正式群体是总是会给正式群体带来负面影响的。其实不然。非正式群体如果引导得好,它是可以影响大的团队朝着理想的目标前行的。我们二甲首先成立了“张文质之友读书会”,这个做法和我们河南油田的做法一样,我们油田有个“1+1读书会”,这个读书会成员虽然不多十几个人,但大多数是志趣相投的。我们发给读书会成员的书同样发给我们所有的教师。这两年几乎张文质先生的有关生命化教育的书,我们教师都人手一本,另外我们还买了一些其他的书,包括《教师月刊》今年的七八期的我们都买。同时我们在搞这些活动的时候,给教师的奖励也是书。在我个人认为教师培训是学校给老师最大的福利。钱是可以用完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但是对教师专业成长的引领,送教师出去培训,他的受益不是金钱可以买到的。两年来,我们到全国各地培训的教师有一百多人次,出国培训有5人,其中有两人是去年暑假刚分配的,考上的,我们都给机会。课转不过来怎么办?我说要去全都去,不去一个都不去,但是不去不可能的,课想办法安排。

做校长要有这个心态,做教师也要有这个心态:许多事情,可能这个收获不是立竿见影的。这个张文质先生也认同我的想法:我们听一个专家的报告。几个小时能留在脑子里的究竟有多少?这是不言而喻的。但是他的一句话、一个关键词,一旦深深的埋在你的脑海里,是会影响你以后的教育行为的。这种福利尽管是短期内看不到的,但是他是会决定我们个人的专业成长的走向的。所以我很敬佩我们河南油田这样的课题研究,这样的课题成果报告会。我刚刚跟你们的何所长聊天的时候说,我们那边做课题,到这个时候一般就开个什么小会。我主持的那个课题,也是借着“生命化教育研讨会”有几个专家来,晚上再把专家召集在一起交流一下,请他们做个鉴定,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场面来推广。

生命化教育研究是大有可为的,大有文章可做的,但它必须是基于学校的。刚才黄主任也讲了我们下面该做的是基于生命化教育理念下的什么什么研究。这个什么什么应该是我们具体的学校,具体的个人的。为什么?因为生命化教育理念是基于个人的。生命化教育研究的总课题组没有统一的模式,也不追求统一的操作方式。它的研究成员和实验学校是自觉自为的,是个性化的。比如说我们二甲中学的生命化教育的研究贴的标志就是“今天第二”。“今天第二”通过学校行为文化建设来表现。再比如说孙明霞老师的生物课就是孙明霞老师个人的,沈丽新老师的英语课就是沈丽新老师个人的。我们以为教育是不可以复制的,教育是没有神话的。

我们现在有一种很不好的风气,就是到处建构这样那样的模式,然后以为把这个模式搬过来我们也成名校了。也许三五年内会见效,但是我觉得用这种手段造就的名校是没有生命力的,没有成长度的,是不可能长久的。只能是过眼烟云。我在《教育时报》上发表了一篇《从几个热词看教育的浮躁》。最热的一个词就是“奇迹”,还有一个叫“旋风”,还有一个是“放大教育资源”。我们不谈其他,只谈“放大教育资源”,你们是油田的,石油资源可以放大吗?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呀。为什么我们就意识不到?是因为利益呀,所谓的名校,就是媒体加上校长,政府利益的共同体。

今年我们校本研究把全校的集体备课给“废”了,所谓的集体备课,说穿了,做得最好的,也就是确定一下教学目标,研究一下考试卷子,是真正的立足于教学研究的集体备课是很少的。

今年我们确定从2010年到2011年为我们学校的课堂教学研究年。你们油田主要从课堂上抓起,而我们主要是从理念上抓起的。两年以后进入课堂我认为时机已经到了。

我们要求每周日下午的3:00到5:00请一位老师当着全校的老师上一堂公开课。上课之前讲一讲我这堂课的教学追求和教学设计是基于怎样的一种教学理念,上完以后简单的自己反思一下这堂课有哪些达成了自己的目标,有哪些问题需要改进。

然后由本人就听课的感受提出一个关于生命化课堂建构追求的话题,是追求而不是目标,追求的是理念策略而不是模式。我个人认为模式也是个人化的,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我教语文,我刚当教师的时候,我们江苏省尤其是通州,我的师傅经常搞评优课经常有比赛。我看到我的师兄师弟们上课又是唱又是跳又是蹦,可我就什么都不行。我上课也做课件,用ppt做出好的效果一般要花一周到半个月的时间。课堂是千变万化的,如果你只花一个晚上做成的课件是不能适应变化的课堂的,上课只会被ppt课件所牵制。为了避免这样的结果就要做大量的超级链接,这样才能适应课堂的变化。同样的,我们的备课也是如此,就跟一列火车一样,一节车厢是一列,十节车厢也是一列,是可以灵活组装的,可以动态生成的,可以指向生命化教育的理念的。所以我们生命化教育的研究,主要是要尊重生命个体的课堂教学的理念,要有课堂教学的应对措施。

接下来是该组的三五个教师针对这堂课来评论,不是评课。评课和评论有区别:评课是评是非,我们的研究不谈是非,只谈方向,谈建设。上周一个美术教师上课,上的是二甲中学的校本课程——《蓝印花布图样的再设计》。我听了以后发现三个细节很好,学生发言时提醒学生声音高一点;要求学生对上节课的家庭作业作出反思提出改进方法;更令人感动的是在下课的时候,她提醒学生将刻下的纸屑扔到垃圾箱中。这堂课我感觉到就生命化的课堂。体现的是对生命的不断提醒的教学理念,包括学习方法,行为习惯,生活习惯,忍受挫折,提升自己生命质量的提醒。没有发言机会的年轻同志要求每人写500字的课堂诊断,或者书面评课,或者教案的再设计。同时还要求本组的教师将这位老师的课堂实录,现场的评课实录,在半个月内整理成文字挂在博客上,由我转载至我的博客。

我想通过一两年这种共同的研讨,我们教师至少在两个方面会有所发展:一个如何听课评课,第二个在自己身上和别人身上如何找到生命化课堂建设的路径和方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