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劝君不要造“学霸”

Leave a comment

“学霸”“学渣”之类的词语的出现,原本就是对教育的亵渎,可悲的是追捧者日盛,甚至于“主流媒体”也时有“正面”报道。不少“学霸”也成了这个时代追捧的明星。一时间坊间仿效“学霸”和制造“学霸”的家庭似乎也成了一种时髦。我们更多的关注的是“学霸”是怎样炼成的,我如何能够成为“学霸”,或者我们家如何制造一个出“学霸”,至于成为“学霸”制造“学霸”是福是祸,我们却很少去思考。

最近有报道说温州高三学霸高考前投河自尽,留神秘数字密码;武汉市某中学17岁高三学霸面试前突然精神崩溃无缘名校……类似的报道似乎并不少见。这些在学习上堪称一“霸”的青春少年为什么选择自杀和自残,作为他们的父母、他们的亲人、他们的老师、甚至作为旁观者的我们是不是应该有所反思有所警醒?

有人这样解释“学霸” :平时刻苦钻研,认真学习,学识丰富,学习成绩斐然的一类人。通俗一点讲就是第一学习厉害,第二热爱学习,第三生活中只有学习。也有说“学霸”学习成绩好,什么题都会做,每次考试都考的很好。较爱学习、成绩较好的一类人。可见,“学霸”的特点一般而言就是只知道学习的,所谓“没有学到死,就往死里学”。虽说有点调侃,倒也说在要还上。

问题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他们“没有学到死,就往死里学”进而在压力和挫折面前选择了自杀与自残的。

从家庭层面来看,“学霸”热大概出于以下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在今天这个升学竞争、就业竞争愈演愈烈的境况下,我们就一个孩子,这是万万输不起的,输不起怎么办,那就要让孩子赢,赢在起跑线上。于是早教已经跟不上了,要胎教;家教跟不上了,要上辅导班;学校教育不行了,要上私人学堂,或者干脆在家上学。胎教班、早教班、兴趣班、辅导班……形形色色的校外教育越来越火。父母们、祖父母们做梦都想着自己的孩子能够成龙成凤,好让他们给自己圆个梦:自己的名牌大学梦没有成为现实,这美梦,一定要在自己的孙辈、儿辈身上变为现实,好为门楣添光增色。说直白一点就是父辈祖父辈们的某种价值取向的转嫁,实质上就是上一辈在上一辈人的私欲的转嫁,可谈的是这种转嫁还是打着某种冠冕堂皇的旗号的。

二是,出于对今天的基础教育与考试机制的担忧与不信任。他们许多父母因为自己的经验,也因为自己的“失败”看到了当下的考试机制和学校教育问题,这样的考试机制下,他们的孩子是不容易脱颖而出的。他们从国外在家上学的经验启发下,选择了让自己的孩子在家上学:由幼儿园而“九年义务教育”,甚至不乏高中或是由父母在家教授课业,或与亲戚朋友家的孩子集中在一个共同区域学习。希望借助在家上学的教育方式给予孩子更多体制外的空间,好让他们的孩子少遭学校教育的毒害,或者期待孩子成为他们心目中的栋梁之才。

殊不知,教育发展到今天早已经不是刀耕火种时代的教育了,凭直觉,凭读了几本关于教育的书籍,凭对在线教育的一知半解,就可以担当现代教育体制下的教育任务,其实就是一种试验、一种冒险。最为典型的恐怕就是对“虎爸”、“狼妈”的仿效了。须知,教育是由不得试验和冒险的,因为它面对的是鲜活的生命。

我们的家长们,看到的只是“虎爸”“狼妈”制造的“学霸”的学业,却很少看到这些“学霸”身上的焦虑、孤僻与单调。看上去学习是他们的最大的乐趣,却看不到他们学习以外的其他乐趣——人际交往的、游山玩水的、休闲消遣的、承受挫折的——杜威在谈及兴趣的时候,有个这样的表述,兴趣“意味着对某种事情的得失攸关的承认;意味着某种其结果对个人具有重要意义的事情”。年轻的父母们在制造“学霸”的时候,表面上看来有些也是重视了对孩子的挫折教育的,但一路走来“无敌手”的孩子,如何让他们坦然面对挫折却不是让他们经受几次挫折你那么简单的事。

从学校层面来看,老师和同学看到的往往也只是“学霸”们“久战不败”的学业,很少有人去关注这些“学霸”内心的孤寂与郁闷,于是他们谁也不会想到这些“学霸”会在高考前选择自杀,在面试失败时选择自残的。悲剧就这样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也许我们会觉得“学霸”自身的问题是主要问题,但如果不是父母、亲人、老师、同学只关注他者表面的辉煌,而对他者内心需要的冷漠,原本期待的喜剧,或许不会转为悲剧的结局,或许自杀、自残的的悲剧,在“学霸”喜剧的设计之初就这样被注定了。

“学霸”自杀,自残的悲剧告诉我们的是,读书学习原本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为了丰润生命,而不是让生命走向反面。为了孩子的美好未来,也为了社会的进步,为了家庭的幸福美满,劝君不要造“学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