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挖掉沙子和浮土寻找到需要的磐石和硬土

Leave a comment

身为学校管理者,如何在自己的管理中如鱼得水,我想笛卡尔在《谈谈方法》中介绍的他给自己规定的一套临时行为规范,或许会给我们一些启示。笛卡尔谈到的规范就下面三四条准则。

首要的是要服从国家的法律和习俗,笃信自己从小就领受的宗教。笛卡尔说他尽管为了重新审视自己,他总是将已有的知识和思想一律抛弃,但他还是“深信最好还是遵从明智的人的看法”,笛卡尔所说的明智的人一方面是指那些为时间所证明了的明智的人的思想,这思想对后人来说,就莫过于阅读了,正如梭罗所言“文字是圣物中最珍贵者。它比之别的艺术作品既跟我们更亲密,又更具世界性。”这些明智的人留下的著作“是世界的诊宝”,是“多少世代多少国土最优良的遗产。”另一方面则是说一个人要想成为明智的人“效法自己周围的人好处最大”,但是“要想知道他们真正的看法,一定要看他们的实际行动,不能光听他们说的话”,因为“世风日下,有不少人不肯全说真话”,当然更多的是“由于有不少人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心是什么”,我们要做的是“选择最合乎中道的”。是的,一直以来我也总是这样提醒自己和自己的同仁们:听其言,观其行。说的就是对专家和他者的言语文字不要言听计从,有机会一定要面对面聊一聊,想办法到实地看一看,至少也得多侧面地了解了解,否则是容易被迷惑的。另一个方面,我们所汲取的精华如果要想生根的话,还是要与当地的民俗文化相融合的,是要接地气的,许多时候舍近求远或许不是最好的选择。比如某某式教育,或许在彼时彼地是真的,但拿到我们这个具体的情景中或许就未必能够成真。

第二条是,在行动上尽可能坚定果断,一旦认准的方向,选择了方法,就要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事实正是这样,学校文化建设,当我们认准了自己的路径的时候,要让梦想成真,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坚持到底。如果我们总是处于摇摆与狐疑之中,那就难免一事无成了。要明白的是,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想法是十全十美的,更不能保证我们的办法一定是可行的。想法和办法总是在进程中不断完善的。总是想万无一失,你恐怕也就难有所得了。

世间没有后悔药,我们想要做出一番事业,就要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

第三条准则很有意思,说的是“永远只求克服自己,不求克服命运,只求改变自己的愿望,不求改变时间的秩序”。看上去与第二条有点矛盾哦,这就是意思所在:“除了我们自己的思想意外,没有一件事情可以完全由我们作主”。是的,许多情况下我们能做的只是“克己”,一种文化、一种势力一旦形成,作为个人我们想要扭转它谈何容易,简直就是螳臂当车。我们能够改变的只是我们自己,反思和妥协,恐怕也是使自己成为明智的人的明智之举吧。或者说,我们想要实现我们认定的目标,在具体的情境中,又是不能一条道走到黑的。有时候需要迂回,甚至是暂时的放弃。我觉得,这一点对于后任校长来说显得尤为重要。在你接任前,在历任校长和同仁的携手下,一种文化已经形成,无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早已经如影随形了,或许这文化有着某种的不合理,但是,你要想改变它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明智的选择就是改变我们自己的思想和方法。改变不是放弃,只要我们确信是正确的,就应当“不为外物所动”。这其实与上面说到的,认准了就要坚定果断地遵循并不矛盾。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一个学校管理者,如果真的想要做一番事业,“最好还是继续自己所从事的那一行”,也就是把我们的一生用来培养我们的理性,按照我们自己规定的那种方法尽全力增进我们对教育对学校管理的认识。从这个意义上讲,一个管理者在自己的管理思想上,往往是要“保守”的,这“保守”,不是因循守旧,也不是固步自封,而是基于自己对真理的探寻的。这当中需要固守的是自我舍弃,自我改变和自我教育,不放弃任何机会寻找好的方式,也不限制自己对自己的要求,更不会安于现状,认为只能那样走。

尤其是在今天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有时候我们是要像笛卡尔所说的那样“只当观众,不当演员”的。当我们以旁观者的角色看待当下教育的形形色色的时候,才可能“把沙子和浮土挖掉”,找到我们需要的磐石和硬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