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阅读,在家庭教育中至关重要

Leave a comment

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读书”一词常等同于“教育”,譬如“墨水”一词就特指一个人的受教育水平。在这些口头语中的历史信息中,我们多少可以看出“阅读”对教育的意义曾是多么的重要。倒是在家庭教育中,在行为文化建设中,很多教育人反而忽视了阅读。

然而时光荏苒,叫人可叹的是,今天我们这个民族居然成了世界上人均阅读量比较少的一个国度,而在我们的家庭则又将“读书”引到了另一个极端,即只注重“阅读”一些辅导资料,几乎没有出于滋养生命丰富内心提升素养需求的阅读。更为可怕的是当一些有识之士和相关机构团体意识到这种趋势可能带来的危机而倡导阅读推广活动的时候,又有一些人从中看到了某种商机和扬名立万的契机,或推销低劣作品、盗版书籍;或借机实现“著作等身”,以独占鳌头,赢得拥趸者千万,“家庭”正成为攫取暴利的新土壤;如此这般的伪阅读就这样慢慢地达成了某种利益共识。出于滋养、润泽的教育的阅读推广就这样失去了她的美好初衷,更多的是在狂欢虚伪而赶时髦地颂扬着“阅读”的必要性和人文价值;这种异化,多多少少,让人感到了那些“读书人”、“著书人”和阅读推广机构的自欺欺人。

当然,这一方面的学校教育对家庭教育多少是有些借鉴意义的。有许多学校就阅读推广中以非凡的魄力给我们带来了希望的曙光:最为典型的恐怕就是浙江鄞州高级中学无墙、无门、无岗“三无”的图书馆了,更多的是在一些小学,教学楼的每个楼层都有书柜、书架、书桌,有的学校还搞起了图书漂流活动……尽管站在全国范围来看,这些也许只是星星点点,但是阅读推广的希望或许就在这里,教育变革,或许就会从这里突破。

这两方面的情形从某个侧面告诉我们阅读的重要性,以及在形式上的不断创新。可能,每一个家长,每一位孩子,都要从有机会净化自己、提升自己的角度出发,进而寻找教育重新从趋利化、市井化等现实的桎梏中获得力量的契机。阅读推广机构和推广人更要在如何将阅读一步步的做实、做稳、做久,进而成为一项为孩子一生奠基的工程方面下功夫。因为阅读,绝不仅仅是孩子在学校三五年内所必修的功课或技能,而是作为一种人生素养和精神境界,注定跟随他一辈子,也注定将成为他“文化基因”中区别于他人的最显著标志的浩大工程。这就不是靠推荐一批书目,搞几次阅读征文那么简单的事了。首要的恐怕是要纯洁动机,唯有抛却利益集团乃至个人的小九九方能成事。

另一方面作为家长,要解决的则是“眼界即边界”的问题,尤其是家长不读书,就难有足够的视野和足够的视域,他对“阅读”的理解就难抛却短视和争利的偏见;家长一旦成了读书人,就有可能站在更宏观、更人性的立场去审视孩子生命的价值归属,就有可能从涵养孩子生命的立场来考虑策划和引领孩子的阅读活动。

如果家长是个读书人,他就可能是个明白人,他就会认识到儿童对阅读的自我理解、实践和体悟,并将直接他们的生命状态。所以,我们与其对孩子大声疾呼“阅读”,不如先将自己的“阅读力”提升上去,沉下心来让自己真正成为“读书人”,去体会读书之乐,去分享读书之智,去传播读书之道,孩子若在其中每天耳濡目染,能不爱上阅读吗?从我的经验来看,不管是家长的先行阅读,还是孩子的阅读拓展与进步,真正将这项工作落实下来的,首先要解决的是内驱力的问题,当阅读成为一个人的生命需要的时候,不读就会感到失落。

当然,人总是有惰性的,何况在这个读书无用盛行的时代,没有相关的推动措施,要想大家自觉阅读,那也是一厢情愿的事情。因此,家庭中要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激励机制,要在共同协商的基础上形成一套人人游戏规则,让每个人都能在规则下看到成长和进步,这样的规则就是一种价值导向,它像一只无形的手,推着孩子快速生长和成熟,帮着他们找到兴趣增长点及人生的阶段坐标。

无论怎样的规则,总难免是冰冷的,所以我们还要营造浓郁的人文气息和温情脉脉的关怀。比如,可以营造阅读的氛围,特别要抛却那些空洞而具有蛊惑性的为升学而奋斗的标语口号,代之于生动的、有趣的文字,充满智慧的故事,开放的书架,温馨的书屋,盈溢墨香的回廊……这一切或许会不断在应试的日益裹挟中保留住这最后的一块“净土”,让生长变得更加纯粹、丰富和自然。

就阅读的内容而言,我的看法是可以适当驳杂一些、宽泛一些。对孩子来说,他们的逻辑思维和人生阅历还略欠于成年人,只有通过更多的知识贮备和累积,才可能融会贯通为我所用,这就需要家长为他们悉心指导,毕竟现如今的图书是良莠不齐的,即便是我们所说的经典,有些也是夹杂着不少糟粕的,即便是所谓国学经典也是如此。家长要做的是让孩子明白,阅读不是一件可以立竿见影的事情,阅读是一种生命的滋养和浸润,她的回应或许在明天,或许在将来,试想一下,要是哪一天原本枯燥的课本知识将在我们的某次阅读中被“巧遇”,那将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心灵震撼,那情景又将是怎样的美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