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副校长的尴尬与智慧——妥协与迂回

Leave a comment

尊敬的各位同仁:大家好!

今天参训的都是副校长,我做过13年的副校长,其实我做校长正校长的只做了五年10个月。我先给大家看了两个短片,这都是获得国际的大奖的微型电影,允许我在开讲之前提醒大家,希望大家能够认真的看一看,其实我在《人性》这一短片里我们可以感受这个角色,这个角色的转换其实每天都发生在我们身上。在某种情景下,我们总是在享受着别人给我们的尊严,但是,当到了另外一个场合,我们已经是颜面扫地、尊严全无了。这样的角色变化来比拟我们这些校长、副校长,我们那些底层的管理者,我觉得是相当恰当。是即便是我们省部级领导,甚至于所谓的国家领导用这样的角色来对比的话,我觉得也是未尝的。

皇帝只有一个,天子只有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许许多多的人甚至已经做到天子的人,他们的内心同样是有这样的人的本性,尤其做我们这些副手在学校这个团体中,是一个处于很尴尬境地的角色。为什么?首先他作不了主,所有的事情都必须听老大的,如果老大心宽厚一点,我们还有一点空间,如果老大的心胸狭隘,如果再遇上一个很有权谋的,善于谋人的校长,那我们不仅没有空间,还就是死路一条了。在我的13年的副校长生涯当中,我遇到的一把手中,有心胸相当宽阔的,也有心胸相当狭隘的,更有善于谋人的,这样的经历,其实是人生中之大幸。

因为这个特殊的地位可以让我们开眼界,也可以让我们积累经验,当我们换了一个角色的时候,也许我们对我们的副手,在态度上,行为上或许会有所改变,否则没有这样的经验,如果一下子就做了校长,那我们在许许多多的情况下,或许就会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我们的这个时代,最大的麻烦在哪儿?就是我们往往会忘掉我们姓甚名谁,以为自己有了某种身份就趾高气扬的,就高人一等的,甚至就可以颐指气使了。所以我在今天这个所谓的讲座开篇,给大家安排了这两个短片。

我们这些做教育的人要有一种课程资源的收集开发和利用的意识,处处留心皆教育,我今天给大家看这短片,有我的用心,如果我不说,各位同仁看的时候,会不会联系自己来看,恐怕不一定。你们的想法一定不会与我交集。因为每个人的人生经验,阅历和知识基础是不一样的,所以在看同一件事情的时候,角度是不一样的。同样我们作为一个管理者,当我们在贯彻一把手或者学校领导班子决策的时候,一定会遇到各种的阻力和困难,这个阻力和困难如果我们从这个的角度来考虑的话,就变的淡然了,为什么?因为每个人的生活背景,人生阅历知识修养不一样,所以他在同一件事情的认知上也是不一样的,换个角度讲,每个人考虑问题都是从他自己的角度出发的,他很少会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这样的角度变化给我们的思考是什么?我们做副校长的,包括这些管理者在贯彻落实一把手的决策和学校的决定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更多的从被管理者的角度去思考,从一把手的角度和学校决策的角度来讲,那个老师的想法可能跟我们所要贯彻的相抵触的,但是一方面我们不能够因为他的抵触有不去贯彻实施,因为我们是在一把手的统帅之下去做的。我们就应该考虑如何在我们允许的范围内变通地去处理这些事情。

我今天讲的其实就有两个方面,一个就是副校长是一个尴尬的角色,在家长、学生、老师,职工的眼睛里,你是个人物,是个领导,甚至是个官或者是个权威,但是我们都知道其实我们平时所说所做的只不过是一个传声筒而已,或者说好听一点,我们就是一个枢纽机构,上传下达,同时我们有的时候还得昧着良心去做许许多多我们本身不愿意做的事情,这就是我们的尴尬所在,比如现在是招生季节,全国所有是分三五九等的。按照教育部,按照省教育厅的有关规定,义务教育学生必须是划片招生,不能跨区域招生,不好借读,但是各位同仁扪心自问一下,你们每年招生,尤其是所谓的一等一的学校,有多少没有跨教区招生的,除了我们学校从其他校区招了那些优秀的学生来,装点门面,提升均分,提高升学率以外,更多的恐怕还有领导打招呼的吧。我们明明知道这按照有关规定是不允许的,但是校长吩咐我们这是某某的孩子你要收,你敢不收吗?如果碰到一个平常百姓,他说我的孩子也要到这里来,你敢收吗?如果碰到一个开明的校长,或许会想你也是一个副校长,你收那么一两个也是可以的,但是更多的,其他的没有这些资源的人家的孩子可以不可以到我们这些学校来?

中下等的学校,校长让我想办法拢生源,要尽可能的多招一点,招好一点。但是我们知道,我们虽跟那个家长有交情甚,至是亲戚,他就是不让孩子你来这里上,你有什么办法。这就是我们的尴尬。再比如说,在安排具体的学校活动的时候,教师的课职务表面上是由我们这些副校长提供一个初步的方案,然后提交所谓办公会讨论,但是这个讨论最终还是谁说了算,一把手说了算。
那么这样的情况,在我们这些副校长当中就更普遍了,比如我做副校长期间你们知道,下个学期的任课教师我什么时候开始考虑吗?我一般在高考前就酝酿下个学期的任课老师编排,我花了几个月,结果拿到校长那边去,校长一看,要给张三做班主任,要让李四教语文,可能你会据理力争,但是你能跟校长对着干吗?你只可以两次,三次同校长据理力争,但你想想,一直这样下去校长还会让你安排教师的课职务吗?这就导致了我们的尴尬,如何应对这样的尴尬,我觉得这就要靠我们的智慧。我认为我们智慧的一个最主要的策略就是迂回,第二个是妥协,我们一定要明白我们就是助手,不是我们说了算的,所以我们必须有妥协,必须学会迂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