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副校长的尴尬与智慧——四大尴尬

Leave a comment

下面我们具体再来讲,副手的纠结表现在哪里?第一个,让作主不能作主,我们是处于弱势低位的人,校长叫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你无权拍板,问题是你即便敢拍板,这胆略跟责任是同并立的。这一件事情你拍板了,做好了,功劳是校长的,做错了,罪过是你的。所以我想大家还是要认清自己的这个角色,尽可能的少拍板,不拍板。我们这些副校长,要明白多请示多汇报才可能少犯错误。这个世道是事干的越多,犯错的机会越多,被人抓小辫子的机会越多,所以,不要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好歹也是个副校长,凭什么我就不能说了算?你就是不能说了算。这就是“国情”,这一点一定要明白。

这二个,我们就是做得罪人的事情的。一把手是不会得罪人的,说不定你在前面得罪人他还背着你在做好人。我就遇到这样一个情况,由甲校到乙去做副校长副书记,原来乙校有两位副校长,你一下子把人家的副校长挪到后面去了,你不去,他就有可能是副校长,副书记,你想你会有好日子过吗?那几位副校长本来就委屈得很了,一把手在遇到具体问题时他会不考虑他们的情感,而站在你这边吗?结果如我所预测的一样,我们调休补课的时候发现了学校的几位中层出去钓鱼去了,课务没有安排好,造成了空堂,老师反映到我这里来了,我不好不管啊。我就狠狠的批了一下,还向校长做了报告,校长在我面前说得相当严厉,一定要怎么样怎么样。事实上那几个中层却毫无悔意。你就是做坏人的,而这个坏人你还不能不做。别人告诉你的,你说叫其他人处理,他会处理吗?
还有学校出现的校园安全事故,意外伤害事故,校长会打头阵吗?不会的,总是交给管政教的或者管后勤的,实在不行就是副校长的兼副书记的,作为二把手,你去冲锋陷阵。我们这些做副校长的还可以讲,这个事情我来,如果你不这样,那你下边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这是第二个尴尬,你要处理这些事情,肯定要得罪学生,得罪家长,甚至还要得罪相关的班主任。

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校长出来当个和事老,一幅很大度的形象,就像菜市场的讨价还价一样,你就这样被校长给卖掉了。

第三个就是我们总是被指责的对象,这个事情长不说,你还得把这个责任揽下来,反思一下,今年的教学管理,我是在教师配备上没有深入的仔细的研究。还是在资料的选择上,没有眼光,还是在平时训练的时候,考核的过程当中,我们抓的不紧。你得先承认错误。你是不能贪功的,你心里明白这个事情是你出的主意,是你做的,但是这个功劳绝对是一把手的,如果你把这个功劳拿到你头上来了,你就有过了。我不是叫你不要尊重事实,因为你得在这个校长下面混,就算校长是一个豁达的人,你也得谦虚一下,在校长的英明正确的领导下,你做了这样的事情。不要校长表扬了你两句,你就飘起来了。

校长有的时候就是给你鼻子尖上摸点蜂蜜,让你嗅的很甜,但是大家有谁舌头能够舔到鼻尖的,没有,味道是闻的好的,舔是舔不到的。

第四个尴尬,昨天瞿校长报告已经谈到这个教师的流动问题,一把手会讲让张老师、李老师流动吗?不会的,他会说凌校长你考虑一下,谁谁怎么样,他不会给你说的太明白,给你一个原则,然后你去弄,一旦弄到他头上,他就上有老下有小,又没有汽车,他不跟你干,跟谁干,他跟校长干,他要看什么时候才能跟校长干,先跟你干,所以你也得变的聪明一点。比如人员流动,我对校长讲什么,用最愚蠢的办法实现最公正的决定。最愚蠢又公正的办法是什么办法?抓阄,认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