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关于康德的所说的“训练”与“服从”

Leave a comment

在许多教育大家的认识中,教育,是一件关于孩子的“可能”的事业。好教育,就是创生出更多的发展的机遇和可能;坏教育,就是掐灭孩子原本的种种“可能”。

回观当下教育,许许多多情况下就是对孩子的训练,一个个要求,一条条禁令,一场场活动,一张张试卷,目的就是一个:通过机械的训练让我们的孩子学会服从,学会看成人脸色行事。甚至,许多专家还会引经据典,大谈“训练”和“服从”的教育的理论源头,比如康德就主张“训练”和“服从”的。但深入康德教育的精髓,我们就可以发现,我们教育中所讲的“训练”和“服从”与康德所强调的,其实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是的,在《康德论教育》我们可以看到“训练”与“服从”的概念的频繁出现。康德认为人的幼儿期与动物相比显得相当长,人与动物相比其生活相当之复杂,但是人人出生后有是不知道独立生活的,因此没有保育、训练、教养以及培植人就无法生长,所以“人只能靠教育才能成为人”(P44),保育是为防止出现伤害,因为幼儿不懂得怎样生活,因此会因为他们的妄行伤害了自己;训练是为了使人成人,因为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需要理性。

《康德论教育》中反反复复强调对的对儿童的“训练”和“服从”很容易让人们误读。

康德所强调的“训练是为了将儿童的动物性变成人性”(p41),实质是为了约束儿童无法无天的行为,也就是人的兽性的一面,在康德的理念中,人的理性不是与生俱来的,是要通过成人的教化慢慢发展的,教育的价值也许就在这里。康德所强调的动作训练是为了“防止人从人文堕落到野兽冲动的深渊”,使人“置于人类的法律之下”,因为人本来就有强烈的自有意识,但失控的自有会使人“不顾一切的唯自由是求”而任意妄为,“未经训练的人会很容易变幻无常”(P42),一个人如果自幼一意孤行,毫无顾忌,长大后自然会无法无天。训练的目的就是要让儿童明白,一个人是不可以随心所欲的,是要受到一定的约束的,一个人自小就当懂规矩,按规律行事,同时还应当明确自己应有的义务。

康德在谈及儿童的品格训练时强调的是这样三点:服从、诚实与合群。在他看来幼小的儿童首先要教导的就是听话。也许我们会问,这是不是就是压抑个性限制自由呢?

他在谈及道德陶冶时这样说:“要形成儿童的品格,最重要的是提醒他们每一件事都有一定的安排、一定的规则;而且必须坚持这些条理和规则。”(P104)比如他们的吃饭和睡眠的问题,就应当有一定规范,我想这在当下下这个独生子女相当普遍的情况下尤其值得我们注意,该吃的时候就要吃,该睡的时候就得谁,决不能放纵。但但但但但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对这些看似不重要的事前更多的就是迁就。所以我们的孩子生活往往是没有规律的。对此康德提醒我们“不规则的人不可信赖”,要了解守规则的人并信赖他们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康德批评了现实社会中人们对守规矩的人的偏见,他认为,我们对那些有规律的人的“刻板”“迂腐”的批评是不合理的。他认为“每件事都按时做,每个行动有固定的时刻”,虽然看似“迂腐”,但从一个人的长远来看“却有助于品格的形成”。

康德认为“人天性爱好自有,就必须摒除野性”(P43),康德主张的训练的目的是使人向善,他认为,“向善必须为每一个人所承认,同时也是每个人的目的”(P52),事实正是一个幼年被忽略了训练的人,长大了必然粗鲁与无理,改善人性在于良好的教育,“教育最大的秘密就是使人性完美”,“提高人的品格”,“使人性具有价值”,进而人看到美好的前途与希望。

康德所主张的“训练”与“服从”其实就是提醒成人明白这样的道理,我们不可以只将教育视为幻想和美梦,也不应该畏惧教育的复杂性,而应从人的发展出发,立足当下,面向未来作出我们可能的努力。训练的最终目的是让儿童学会思想,弄明白人在更多的时候必须按照规则行事,而不能随心所欲,随意行动。

康德说:帮助幼儿成为独立或生活的人的活动,就是教育。这样的活动必须让儿童自己本身去了解、领领悟到自己作为一个人所应尽的义务、责任和行为,这样才能是他们在教育过程中进而使自己慢慢地成为一个人。。因因此作为教育者,我们在教育过程中必须心存人的观念、人的尊严来教导儿童。这大概就是他所主张的所谓的儿童立场,或者说学生立场吧。退回到教育育者自身来看,所谓的人的立场,首先要求我们自己成为一个独立生活的人才行,所谓得人成人,从这个角度来理解,或许会更实在一些。所以康德认为“教的人要受过教育”,“没有受训练和教导的,就不适合教学生”(P44)。

我的理解,康德的所说的“服从”跟我们的教育中的“听话”教育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我们的教育从小就是听话式教育,教人盲目服从,而失去了理性的辨别能力。康德的服从概念,应该是基于理性判断的服从,而不是盲从。也就是对规则的敬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