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校长情绪素养与情绪管理(四)

Leave a comment

前面谈到的种种牵扯如何平衡,如果处理不好是会影响我们的情绪的,所以我们要有情绪管理。情绪是指人对认知内容的特殊态度,是以个体的愿望和需要为中介的一种心理活动,包含情绪体验,情绪行为,和对自己的认知等复杂成分。很专业,但是大家还是要了解一下。

情绪有四种基本类型——喜怒哀乐,每个人都具备的。我们还要明白如果从情绪只有两种,一种是积极的,一种是消极的。消极的情绪就如我们身上痒痒,越挠越痒。痒痒许多时候是不能太在意的,是需要自己去控制的。遇到什么事情都开开心心的去应对,这事情就变成积极的了,你遇到了事情就发火就郁闷,就是它就便消极了。无论是积极的情绪还是消极的情绪一旦产生,它是会弥散,会感染的,这我们必须明白。所以我们必须重视情绪管理。

管理者的情绪管理我个人认为有这么几个方面:

首先是要稳住情绪,不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也不让负面情绪伤害自己。事情一旦发生,不闹情绪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可以学学周伯通,就当乐子玩玩。我这些年最大的长进就是干什么都当乐子玩,当然遇到揪心的事情,也会来火也会骂娘,但就一会功夫,比如刚在门里骂娘,出了门就忘了,可你还惦记着。这就是修炼的功夫。当然,最好还是不要发火。但有些事情,有的时候你不发火还就做不成。比如有一回全区八百的人的讲座,最后会场上只剩了四百个人,你让我们这些管理者情由何堪,我这个管理者当然要发火。但我更多的是要反思以后怎么做?今年骨干教师培训分了中、小学,还分了学科,语数外跟其他学科分开来了,一个培训项目变成了八个。可我转过来一想八个培训至少能多交十六个朋友,岂不是件开心的事情。

你们这个培训我事先规划好了,开什么课程,请什么人来讲,结果前天同上海的那位专家电话,让他今天上午过来,他说来不了,晚上有课。今天下午谁来救场,于是我一个一个打电话,他们都说来不了。我家夫人一旁听者笑了,你明天怎么办?我说,怎么办,大不了下午我再讲一个话题。好在岳校长说可以将有关工作调整一下,要不然,我今天就要包场了,包场没问题啊,谈管理的话题我又不是就这几个。死店活人开,棺材劈板卖。没什么可以纠结的,你纠结晚上睡不着,今天睡不着,明天还睡不着,受罪的还不是自己?

其此,遇到问题要学会变通,要换个角度思考。有个故事说的是老婆在厨房里炒菜,老公在旁边一会讲小心火太大了,一会讲油放的太多了,一会又是赶快把鱼翻过来。妻子脱口而出,我懂得怎样炒菜,不用你指手划脚的。丈夫平静的回答,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开车的时候,你在旁边喋喋不休,我的感觉如何。我跟我夫人开车也是这样,我开车她坐在我旁边一会说右边有人,一会说前面有车,我都烦死了。她开车的时候,我就尽量不说,但发现情况不对,我也会情不自禁“踩刹车”的。

还有个故事说的是一头猪、一只绵羊和一头奶牛,被牧人关在同一个畜栏里。有一天,牧人将猪从畜栏里捉了出去,只听猪大声号叫,强烈地反抗。绵羊和奶牛讨厌它的号叫,于是抱怨道:“我们经常被牧人捉去,都没像你这样大呼小叫 的。”猪听了回应道:“捉你们和捉我完全是两回事,他捉你们,只是分你们的毛和乳汁,但是捉住我,却是要我的命啊!”情绪为什么会发酵?因为我们不知道对方内心想的是什么,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一件事情出来以后,表面上似乎与我们无关,于是我们总会说,有多大的事。但我们不明白这件事对我们不算事,但对他而言就是天大的事。尤其是我们在与学生的交往中,许多事情在他们眼里就是天大的事。

第三,要及时处理。我们总是认为冷处理是最好的办法。事实上冷处理不是最佳的选择,因为你的冷处理会上对方诚惶诚恐,不知所措。他就会去联想和想象,封腾与杉杉之间的冷处理,就上杉杉产生了许多联想。最典型的就是契科夫的《小公务员之死》了。一个美好的晚上,一位心情美好的庶务官伊凡·德米特里·切尔维亚科夫,在剧院里的一个小“不慎”将唾沫溅到了坐在前排的将军级文官身上,小文官惟恐大官人会将自己的不慎视为自己的经意冒犯而一而再再而三地道歉,弄得那位大官人由毫不在意到真的大发雷霆;而执着地申诉自己毫无冒犯之心实属清白无过的小文官,在遭遇大官人的不耐烦与呵斥后竟一命呜呼。一个人竟丧命于自己的喷嚏,其实,这小文官丧命于他自己对达官贵人的恐惧。他一心想以道歉申诉去排遣内心恐惧,尽管那大官是别的部门的将军。所以冷处理他不是最佳的选择,所以我有个朋友讲过这样一句话,谁先拿起电话筒谁就占了主动权。
今年暑期我有个同仁跟学校领导产生了一些误解,我的建议就是主动的跟领导去讲。他说领导不接他电话,他去找领导就躲他。于是有关同仁对领导的误解就越来越深。大家要明白你是管理者,管理者应该先拿起话筒。

第四,就是沟通沟通再沟通。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实在不行找一个他所能接受的场合和地点。但是我们没有这个耐心,我们忙啊。在有些事情处理上,我也有类似的遭遇,所以我建议在处理矛盾的时候,坚持沟通沟通再沟通,千万不要让对方抓住你的小辫子,说实话,这个社会要抓你的小辫子简单的很,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能把你弄进去。

沟通的方式之一就是放氢气球,这是我的经验。我想做个事情暂时做不成,我就先放氢气球,一个月不行两个月,两个月不行三个月,一年不行,两年,只要认准了要做的,就要做。你天天说这件事,大家慢慢的心里就认同了,这事情学校要做,教工就慢慢接受了,万万不能今天晚上睡觉时想到要做某件事坐起来就发个通知。有些真这样,他半夜召集大家来开会的。许多事情,先听听各方面的意见,时机成熟了以后再做。第二个要事前研究,用专家的话来讲你要做评估,风险评估。做这个事情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这个弊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第三个是要在行进中调整。我不知道你们做没做过教育科研课题研究,做过的就明白,刚开始做的方案、指南,在实际操作的时候会发生调整和改变,结题的时候,连课题名称都变了,课题组的成员也是在不断的变化的。我们遇事不能一根筋,一条道走到黑。

第五,管理者的智慧在哪里?不是在做事,是在决策,是在用人。对待什么人采用什么方法,什么人由什么人去应对,一物降一物,强盗是要土匪对付的。许多情况下要做“土匪”的。兵来降挡、水来土掩。我始终认为校长不是做事的,事情是副校长、中层干部和教职员工做的。校长要做的是思考教育哲学和学校哲学的问题,是策划学校的重大事件和决策,以及学校的危机公关。其他的事情都不应该是校长做的。

校长的智慧还包容,包容是校长最重要的情绪素养。但是我们的校长往往没有这种情绪素养,我们习惯了画线,他跟他是兄弟,她跟她是姐妹,他跟不是兄弟,她跟我不是姐妹。好,你们两兄弟去玩,结果他们两个合起来跟我玩。

当别人在火头上的时候不要跟他对着干,听听,笑笑,转转。我在处理金沙中学两孩子在校门外打架,一孩子孩子被刺医治无效致死事件时,那孩子的父亲到学校来闹事,我对传达室说,他来了要告诉他,我的办公室在哪里,让他到我办公室来,没什么可以躲的。他来办公室我倒茶、敬烟,他发火我就笑,到吃饭的时候打两份快餐,你请他一起吃,他不吃我吃,吃好了就眯会,他要开声我就听,他不说了,我就跟他聊。一次,两次,慢慢地他愿意上检察院起诉了,他到检察院去怎么讲,他说,这事要早让凌校长处理,早就解决了。我们不要总是对抗,一个孩子,活蹦乱跳的,眨眼间没有了,不管学校有没有责任,同情心还是要有的吧,替人家想想,也就可以理解了。有的时候是需要示弱的,尤其像我这种人很强悍的人,你示弱了,说不定人家也会同情你了。
第六,要坚持分层管理,各负其责。层级管理要明确责任,各个分管校长、分管主任有分管主任有他们职责和任务,各司其职,才能各尽其能。校长你不要去做主任的事。遗憾的是区长做了局长的事情,局长做了校长的事情,校长做了教导主任的事情教导主任就没事做了。学多具体事情不是我们做的,我们做的是宏观决策的事情。

做校长的要事事清楚,但绝不能事必亲躬。学校里的每一项工作你都要明白应该怎么运作。我到二甲中学任职的时候,他们总是来问这问那,我们就告诉他们,各条线有各条线的工作规范,比如后勤管理涉及到的建筑规范,校舍标准等等,后勤管理人员都应该熟悉,这不是校长的事情。后勤管理人员不知道这些标准就是不称职的。你不了解,你就会被包工头忽悠。作为校长,要知道的就是有哪些法规,而未必是法规的具体条文。我在金沙中学任职的时候,有单位要同学校打官司,我就要去了解民法,了解合同法,我不懂法怎么去打官司,不要紧,可以请律师。打官司是打官司人的事情,让打官司的人去做,他是专业人士,不需要我们去做。

第七,各司其职,后面是适度介入。因为每个人的角色不同,考虑问题的角度就不同。校长应该是个战略家,应该有宏观思维和系统思维。校长要用自己的管理哲学指导具体的做事的人去应对具体的事情,而不是你亲自去做。记得有这样一个案例,说是某校长身上挂着一串钥匙,学校所有房屋的钥匙都在他身上,不累吗?也许对他来说是责任,是乐趣。但责任和乐趣都是他的了,别人呢?另一个极端是,校长就是甩手掌柜,是大老板,就是吃吃喝喝,开开会,训训人,呵呵,有的甚至连会也不开的。你什么都不管,副校长会怎么想:事情是学校里的的,你校长不闻不问,我凭什么问?于是就敷衍,小事就慢慢变大事了。有些校长喜欢教工称他老大称做老板,他就不会去想老板的意思是什么。我要提醒的是学校不是黑社会,校长不是总瓢把子。

适度介入,就如酒是好酒不可过量。副手和下属处理具体事务的时候,我们是要给他原则性意见的,是要授予他们一定的权限的,当他们遇到麻烦的时候,我们是要及时出来指导和帮助的,但指导帮助不是替代,我们就是拿主意的人,就是他们的靠山。酒是好酒不能过量,下属处理问题出了岔子,我们要坦然面对、勇于承担,该我的责任就是我的责任,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

第八,学会自嘲。讲话的时候要幽默一点,风趣一点,强硬要在幽默跟风趣之中,我的态度是不可能变的。我家母亲经常教育我恶话善说,你就不会恶话善说,你善话你是恶说的。这是我人生的教训和经验。在这儿我提醒大家学会恶话善说,交谈时有点调侃,有点自嘲。做校长的反正里外不是人,你要把自己做成,你就要放下身段,你就要有乌龟哲学。你要用适度的情感传染情绪感染对方,你的情绪要与对方产生共鸣。上面说的那个孩子死了,你要你站在家长的立场上去同他沟通,养个孩子,17、18岁的男孩,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死掉了,你要站在他的立场上跟他讲话,要让他觉得你是同情他的,你不能讲又不是我杀的,又不是发生在学校里,与我们学校有鸟关系。你这么一讲他坚决不干的,他一个人不行,会弄一帮人来同你干,那你还怎么工作,还怎么过日子啊?《皇极经世·观物外篇》中这样说:“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乐然后笑,人不厌其笑。”什么场合说什么话,人家不讨厌你,别人在笑的时候,你才笑,他就不会觉得你是在嘲笑他。那边出一个车祸,警察在那边笑,那边人被打了,警察、政府官员在那边笑。网民就会群起而攻之。这种场合你不能笑的。

第九,要守住底线。底线就是法规,就是人格。比较悲催的是,我们这些校长对于学校与教育有关的政策法规往往一无所知。也难怪,一年收到800多个文件,虽然我们也有文件签阅的规定,但许多情况下,我们也就是签个名而已,根本就不会去看它。于是当你问他知道不知道文件要求的时候,他总是说不知道,当然不知道,因为他根本就不想知道啊。所以我们常常会干违法的事情。比如前面说到的不让教师上课的事情,我们跟招来的老师是有合同的,你不好随便解聘的,也不好随随便便更换他的工作岗位的。他的岗位合同上是写得清清楚楚的,除非他违约了,你才可以改变他的工作。其次就是人格了,一个人,什么都可以容忍,但容不得你侮辱他的人格,你也不能容忍别人侮辱你的人格。我在二甲的时候,有几个老板跑到我办公室来拍桌子吵架,他嗓门高,我比他还高,桌子拍得比他还响,怕什么,我的人格不是他侮辱的,我们首先是个人,这个必须搞清楚。

第十,要有韧性与耐力。有许多问题是不可能在当下解决的,是要靠时间去解决的,所以你要有韧性,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三次不行四次,一年不行两年,两年不行三年,你想做的一定要做到位。如果一次两次做不到位,你就放弃了,以后你再想做什么就难了。前两天也遇到一件事情,我一个徒弟跟一个教职工发生一些冲突,他跑到我家来诉苦,想不做了。我跟他讲为这点事情就不做了,当初在哪里的?你既然做了管理者,你就要明白,管理者就是夹心饼干,两头不讨好的。中层干部是在校长和教师之间的夹心饼干,校长教育局领导、政府官员与教职工之间的汉堡包,三层的。你没有耐心和毅力,你还怎么“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