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范本”、“灵动”——好教师的人生“三态”

1 Comment

我始终认为,无论干生么,都离不开对你所干的行业的态度。同样,作为一名教师,对教育的激情远比他所具备的教育能力还要重要。

 好教师总是充满激情的

要想成为一个好教师,前提应该是充满对教师这一职业的热爱、对教育这一项神圣事业的激情。有了这份热爱和激情,才能将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研读教材、设计教案、苦练教学基本功上;才有可能做到无论在哪所学校、教什么科目,都充满热情,充满希望;才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教育教学工作,一路风尘,一路行走,一路收获,成为一名好教师。

激情其实是一位好教师不断追求的无穷动力。这个激情主要表现为教师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教育、教学工作的热衷,还有就是对学生的那种爱心。好的教师始终是一种生命燃烧的状态,充满激情!有时候,这种教育的激情比教育的能力还要重要,因为激情本身就是一种价值启迪,而能力更是一种知识的理解力。

当有了饱满的激情时,教师才能够从在充分把握教材和教学目标的基础上,根据学生的需要采取有效的教育教学方法,从而使自己的教育教学达到最佳化或者说最优化。所谓的最佳化和最优化,其实就是最贴近学生心灵需要的、最贴近文本和教育价值趋向的一种境界。如果一个教师没有对教育事业的那种激情,他就不可能心无旁骛地去研究他的教育对象——学生的心理、需求、生活的背景,也不可能去全身心地研究教育教学的基本规律,探讨有效的教育教学方法;也就不可能全身心地去研究教材,研究要达成的教学目标,研究实现教学目标的突破点和抓手,去研究教学的方法和技巧;也就不可能研究学生对具体的教材学习所存在的具体困难。

同样,我们能不能做好我们所从事的工作,还取决于我们自身的修为修养和对事业的责任心,

现实中,我们更多的是将我们从事的教育教学工作当做一种谋生的工具,这没有错,错的是

不少情况下,我们有一些同行只看两本书——教科书和参考书,也就是以一种教教科书式的、教参式的解构文本的方式去面对课堂的,甚至没有教参就不能教书。所以我有个担忧:一些教师教着教着,把自己教成了学生水平。现实中还真有人把自己教成了学生学水平,有个别“好教师”在某一科目上其实就是优秀的中学生水平。

有的教师,已经教书教了十几年、二十几年的书了,可他总是说“对这些学生,我已经无能为力了”。你一辈子就干这个事,你想不想把它干好?你干了十几二十年,你对学生还觉得无能为力,严格说来就是不合格。做教师要有一定修养,要有事业心。

要成为好教师,首先就要多读书。我跟教师交流、讲课,最喜欢引用四句话:“工作再忙也要读书,收入再少也要买书,住处再挤也要藏书,交情再浅也要送书。”大家都非常信服这四句话。我们学校给领导层发管理学方面的书,给教师的奖励也是书。为使读书成为教师生活的一部分,我们还成立了“张文质之友读书会”,不定期地开展读书心得交流活动。

其次要学会学习。我经常跟我们学校的教师讲,不要认为在一个单位发钱就是福利,发书也是福利,而且是非常大的一个福利。因为阅读会使一个人心胸开阔,眼界高远,情趣优雅。

我在我供职的学校,成立了“青年教师成长沙龙”,请了许多专家来进行专业引领,把我们的教师带出去参观、培训。著名语文教育家孙绍振教授,教育学者张文质,教育专家、国家督学成尚荣,广州教育学院许锡良教授,以及近20人次的特级教师,都一一邀请来校讲学。周边的名校,比如洋思中学、杜郎口中学、东庐中学等都是我们“取经寻宝”的目标。“全国初中语文新课程名师精品课观摩”、华东师大“两岸四地中小学校长高级研修班”和语数外等科目的骨干教师培训,我们一一派送教师参加。通过学习,很多教师都有了“惊异于天地之广阔”的感慨,对自己的学校、对自己的事业,有了新的认识和认同。这其实就是走向好教师的关键一步。

我还以为,好教师要有执著的教育追求。视教育为事业,视教育为希望,视教育为理想,视教育为信念,视教育为生命,而不是把教师的职业当做谋生的手段、谋名的台阶、谋利的渠道、谋权的踏板。要像张思明那样用心去营造局部的晴天,要像李镇西那样全身心地践行着自己“民主、科学、个性”的教育理想,要像窦桂梅那样执著地为学生的生命奠基,要像霍懋征那样用满腔的爱心去唤醒、呵护、雕塑学生的爱心。

视教育为事业的前提是必须把课上好。我认为,无论所谓特级教师也好,所谓人民教育家也好,首先要把课上好。一个课都上不好的教师,他哪怕是有特级教师的头衔,哪怕是有人民教育家的光环,说到底还是空的。要成为优秀教师,或者成为一个所谓的好教师,如果自己所任教的学科都教不好,不管头上的光环多么炫目,说到底还是一句空话。

现实生活中往往有这样的情况,当一位教师评到了特级教师,或者得到了其他的光环,他就离开了教学一线,或者尽管还在教育教学一线,却不再阅读,不再写作,甚至不再用心教学了。这其实就不是一个名好教师了,也就是说他这个所谓的特级教师、所谓的名师,跟他的实际是不相符的。反过来讲,一个普通教师哪怕没有这些光环,但是能把课上好,他就具备了好教师的基本特点。

视教育为事业,还必须树立一个清晰的或者说明确的追求。也就是说,要使自己成为家长放心、社会满意、同行认可、学生敬仰的这样一个实实在在的、能够给学生提供帮助的重要他人,换句话说,就是要努力成为学生生命成长当中的一个领路人。这就要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有所规划。要成为好教师,必须有一个自己长远的目标,必须朝着一个教育家或者一个社会公认的名师的目标去努力。这里的所谓名师,不仅仅是教学业务过硬的好教师,他还应该是有一定思想境界、不为名利所诱惑、不畏困难的有理想、有追求和充满社会责任感的人。

在这个基础上,还要有一个个的近期目标,因为长远的目标是靠一个个具体的近期目标连接起来的一条线,沿着一根根的线织成一张网。有了一个个近期的目标,长远的目标才有希望达到。如果没有眼前的具体目标,成为好教师、成为名师就是一种空想,或者说是一种幻想。 

好教师以“范本”意识践行

社会公众普遍对教师这一职业有高于其他职业的要求,同时由于教师所面对的学生自主选择性能力不强,教师也必须要有示范性。好教师是亦师亦母,既有教育的工作,也有养育的工作,所以教师要做孩子的范本。另外,从孩子的成长而言,他们既要求知,又要做人,这就需要教师的范本意识。

中小学是孩子成长中的一个关键期,遇见好教师是其一生的幸运,否则就可能是其人生的不幸。因为孩子经常是通过对教师的价值的确认,来形成自己的价值的理解力的。

所以对好教师而言,要树立一种范本意识。所谓的范本,就是最好的可以借鉴的心灵的标杆、知识的尺度、精神的境界。我曾经说过,好教师就是让学生产生知识的折服、道德的肯定、情感的依恋、精神的敬仰。所有这些,不是可以通过检查备课笔记、听课记录、考试成绩来考核的;这种考核不易操作,但不能因为难考核就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好教师不是为考核而工作的。

好教师首先是一位好家长。

好教师作为一个范本,首先应该是一位好家长。一个教师,如果连家长都当不好,还如何去教育他的学生?好教师不仅应该是学生的楷模,还应该是家长的榜样。一个好教师如果对自己的孩子没有爱心,没有耐心,不知道如何去引导,那么,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讲,他就不知道如何去爱学生,去指导他的学生,帮助他的学生。

再说,一个教师,如果自己的孩子带不好,在学生、家长心目中地位就有可能下降。从家长内心来讲,他们就会想,你连自己的孩子教不好,你还能教好我的孩子吗?学生也会想,你这样那样要求我们,你的孩子做得到吗?所以,一位好好教师一定是一位称职的好家长。

我希望我的同仁们记住:孩子是自己的,自己应当带好,不应该将责任交给别人。一位教师只有尽心尽职地带好你自己的孩子,才会有足够的耐心和期待去对待他的学生,才有希望成为学生爱戴的教师。

好教师必须有一个良好的心态。

从现实来看,好教师要成为一种“范本”,他必须有一个良好的心态,要做到宠辱不惊,富贵不淫。比如这个绩效工资里有30%是作为奖励型工资的,既然是奖励型工资,它就有多有少,它就必须涉及考核、评估,等等。教育方面的考核和评估有相当大的难度,很难让每一个人满意。这种情况下就必须有良好的心态,凭着一个教育事业者的事业心、责任心,或通俗地讲,凭着教育工作者的良心,去把政府对好教师的关爱当做自己搞好教育教学工作的动力,做我们本应做的教育教学工作;而不是成天想“我这么辛苦,我的付出与我的收入是不均等的”。

一位好教师,他的付出和收获是不可能只用金钱来衡量的。好教师最好的收获应是他的教育理念、追求,他的日常教育工作中得到的认可,他的得以实现的理想;或者具体来说,他的学生在他的引领下能够成才,能够报效父母,能够报效社会,这才是他最大的收获。

如果仅仅的是为了金钱,我个人认为那是不可能成为一个好教师的。因为金钱来的多,去的也多;今天可以来,明天也可以消失。好教师必须开开心心、认认真真地活在这个世上;动不动就要钱的心态是不好的,是会影响个人的生命质量的,是不利于个体的专业成长的。

有些教师尽管教学水平、教学技能不错,但是喜欢抱怨。抱怨同事,抱怨领导,抱怨社会等,这是不可取的。我一直认为,所谓的好教师有三个层面的标准:一个是一级一级评出来的,一个是同行认可的,一个是学生和家长心目中的。前两个层面固然重要,但是要达到第三个层面,难啊!

所以我想,要成为学生和家长心目中的好教师,就要做到无论身处何方,无论面对什么事情,都要心系教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也就是说,你不管在大校、小校,名校、非名校,城区、乡村,顺境、逆境,都要守住本分,那样才可能成为好教师。你如果真是一位好教师,还担心到哪里不会受欢迎呢!

不管学校如何发展,外界有何种舆论,人品和心态总是第一位的。一位好教师,走进课堂你要充满阳光,在学生面前千万不能发泄对社会、对学校、对领导的不满。要记住,你的言行,是会影响你在学生心目中的地位的。遇到个人利益得不到满足的时候,更不能采取过激的行动,切不可忘了教师的身份。

好教师的课堂一定是灵动与沉稳的

课堂是教师价值追求和职业理想得以实现的主要场所。对于一位好教师来说,课堂教学成败如何,关键在于能否处理好“预设”和“生成”的关系。

好教师心里一定明白,任何课堂都不可能百分百按照预设来运作,常会生成一些意料之外的、有意义或无意义的、重要或不重要的新信息、新情境、新思维和新方法。好教师要能够及时捕捉课堂上灵光一闪的瞬间,给学生以引领和帮助。

许多教师的课堂存在这样一个共同的问题:教师总是很有耐心地循循善诱,甚至是千方百计的要把学生导到课前设计的空间上去,导到设计好的答案上去。严格说来,这并不是互动,仍然是单向的传输。课堂教学本来就是千变万化的,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生命整体,处处蕴含着矛盾与碰撞:师生之间的,同学之间的,师生与文本之间的,文本与现实生活之间的……而这些矛盾与碰撞,往往就是生成的火花和引子!

遗憾的是,有些教师往往对这些火花和引子视而不见,甚至毫无感觉,原因就在缺乏独特的感受力和敏锐的洞察力。也就是说,好教师应该是“灵动”的。

好教师是一个能“灵动而沉稳”的驾驭课堂的人。

一位教师如果缺乏“灵动”,就不可能捕捉到课堂上矛盾与碰撞之中的灵光一现的美好瞬间,也很难在矛盾与碰撞中感受到生命的涌动和人性的回归,实施您所推崇的的生命化的课堂。

所谓的“灵动”,就是我们以前教育理论上讲的教育机智,我的理解就是教师的“课感”,也就是教师驾驭课堂的灵感。教师有了这种 “灵动”,在课堂上才能够迅速发现、捕捉那些对课堂教学有帮助和有推动作用的瞬间,也才能够及时消解那些不利于教学、不利于课堂生成的负面因素。

比如,课堂上突然有麻雀飞进了教室,怎么办?一是把它赶出去,二是不闻不问,再有就是相机引导,跟课堂教学结合起来。前两种情况没有及时消解不利因素,而“相机引导”就是具有课堂的灵感,能将一些预料之外的情况为我所用。所以,我有个教学观点:“遇物则诲,相机而教。”

教学不存在一个“以不变应万变”的灵丹妙药,由于时间、场景在变化,教育的“变数”是永恒的。既然“变”是永恒的,“不变”是不可能的,所以教师要灵动、善变。在另一方面,教师也要沉稳。所谓沉稳就是不能浮躁,现在的课堂教学当中有一种很不好的现象,尤其是低年级,就是动不动就表扬,鼓掌:“你真聪明!”“你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的?”等等,这其实是一种浮躁。

现实的情况是,有些教师当学生在思考、回答问题、完成练习、在与教师的互动当中,出现了思维、语言、表达有“顿滞”、阻塞的时候,有的教师就会拉下脸来说:“这个我都讲了多少遍了,你还不会?”

要想成为一名好教师,一定要克服这种浮躁的心理,要埋下头来,回到教育的本真。教育不仅仅是考试和升学,更要“使人成为人”。在学生“成人”的过程中,不仅仅需要知识,还需要许许多多的东西,比如适应生活、独立生活、改善生活、提高生活质量的意识和能力。如果从生命化教育的理念上来说,还应当“拓展生命的厚度”。教育的作用就是帮助学生丰富生命的色彩,用教师的生命润泽学生的生命,再让学生的生命反过来成全教师的生命。这当中,师生之间的作用是相互的,绝非单向的。

所以,我强调在“灵动”的同时,还要讲究“沉稳”。比如课堂上,教师一方面要及时发现和催生有利于有效生成的火花,另一方面又要明白廉价的表扬是不利于学生成人的,同样动不动就棒喝,也是不可取的。换句话讲,好教师的沉稳表现在,当表扬的时候才表扬,当棒喝的是就棒喝,一定要把握一个“度”。

好老师要达到“得意忘形”之境界。

教学有法,但无定法。这个“法”只是一个基本的框架、基本的教学环节。我始终认为,教学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因为不同的教师、不同的学生、不同的年段,以及即时的课堂状态是不一样的。如果用一个统一的“模式”去教,就会很机械、很教条,就容易被这个“模式”牵着鼻子走,与我提倡的“课堂生成”啊、师生互动啊、生本互动啊、生生互动啊,就形成一种冲突,不利于达成我们提倡的“生命化课堂”。

将某种模式看成是“灵丹妙药”,是一件很荒谬的事情。有许多学校都有规定,一堂课教师只讲15分钟,其他时间都要给学生去练习,去探究。更有甚者,有的学校还以此来衡量一堂课是不是好课。这种现象蔓延开来不是一件好事情,是不利于我们的教师成为好教师的。

我们都知道,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世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那么,为什么我们非要往人家的模式里钻呢?作为一名好教师,如果没有自己的个性和风格,能好在哪里呢?

课堂其实就是师生的一种生命的相遇、一种生命的润泽。在这个过程中,通过思想的碰撞、语言的交流给对方以启迪和帮助:学生在这种帮助中,认识渐渐提高了,学养渐渐丰富了,生命也就渐渐丰厚了;随着学生生命的丰厚,教师个人的生命也就丰厚了,对课堂、对教学的认识也会随之发生变化,而不是死板地重复教案和原有的模式。好教师应该是摆脱某种模式束缚的人。

好教师应当根据自己固有的知识、能力、水平、特长,来逐渐形成自己的教学风格。我强调的“风格”是好教师身上固有的特征,这是一种更宏观的,高屋建瓴的专业追求。而现在盛行的建构“模式”之风,往往是微观的。微观到什么程度?微观到一个环节到另一个环节的过渡,连用什么词都有明确的要求。这样的教育、这样的课堂是可怕的,这样的教师是难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好教师。

我一贯主张,好教师应该最求“得意忘形”的境界,努力让自己的教育教学成为一种美妙的享受。我说的“得意”包括三个维度:一是要“得教材之意”,也就是说要吃透教材,准确把握教材的主旨、特点和编写者的意图;二是要“得学生之意”,也就是说要了解学生的需要,适时调控学生的学习情绪,使之渐入佳境;三是要“得课堂之意”,即充分认识到教育教学过程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而不是一套不变的、机械的程序。而“忘形”是指,一个好教师,首先得忘掉自己的教师之形,把自己与学生放在同一个层面,认识到自己是学生的合作者、帮助者,要时刻以欣赏的目光看待学生;二是要忘掉教材之形,即不拘泥于教材和教案,也不拘泥于某一种程式,而以自己的教育教学机智及时调整教育教学方案,以适应千变万化的教育教学情况;三是要忘掉课堂之形,努力将课堂视为一个小社会和师生互动合作的舞台。只有这样,教师才会在与学生的合作、沟通中享受到教育的乐趣。



One Response to ““激情”、“范本”、“灵动”——好教师的人生“三态””

  1. 陈秀玉

    因热爱而有激情,因执着而成范本,加点机智,灵动课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