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关门打狗,是相当可怕的教学理念

1 Comment

按:这是我在“通州区中学语文骨干教师培训”活动上的一个开场白

各位早上好,今天上午的活动开始,在这之前我做一个解释,本来这一次我们还邀请了上海师范大学郑桂华教授,因为她有安排,所以今天初中的课由我来上。

昨天接到夏昆老师跟黄玉峰老师的时候在车上聊,居然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黄老师比我大,我比夏昆老师大。我们三个人应了语句好玩的话,这就是:小狗叫,大狗叫,小狗跳,大狗跳,小狗大狗真热闹。今天上的课先由我这个大狗讲,然后由小狗夏昆先生跟大家分享高一的《念奴娇》,最后的老狗黄玉峰先生跟大家讲高三的《秋水》。

这样的安排是有用意的。请夏昆老师跟黄老师来是想给大家竖一个批判的靶子。为什么说“批判”,我总觉得国人对“批判”这个概念有所顾忌。其实“批判”这个词就预示着批评、分析的意思。这也是组织这次活动的主要的用意。

这一次的主旨是如何上语文,因为在所谓的“二次课改”到现在,我们总认为教师的在课堂上采用讲授法是有违新课程理念的,其实所谓新课程对大多数同仁而言,也就是懂了几个名词而已。尤其是在当下上面提出来的所谓“12字教学方针”规定,一位老师一堂课最多只允许讲15分钟,我一直搞不清这样的对定道理何在。

早上跟黄老师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讲了这么个好玩的事,上海实行“二次课改”的时候请他参加座谈会,让他发言,他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再搞“三次课改”。现在果然要“三次课改”了。这就意味着基础教育的状况可能会越糟糕了。

我们这一次培训面向的是全区的中学语文教师中的精英,我就想借助这个培训厘清一下对教学法的认识。我们个人认为讲授法是最基本的教学法,我们摒弃了最基本的教学法而追求表面的浮躁,会导致什么?

我个人的认识是,由于一味强调学生的小组讨论、合作学习等等看起来基于学生立场的教学方法,而追求课堂的热闹的情况,使得我们这些语文老师慢慢地习惯了对文本的浅表阅读,同时慢慢的弱化了我们对文本的独立解读和分析的能力。试问一下,在座的有几个人离开了教学参考书能够独立解读文本的?教师的浅表解读导加上表面热闹的课堂,必然致课堂上,乃至课堂以外的学生的浅表学习。看看那些公开课、示范课,有多少不是热热闹闹的,但学生的实际收获究竟如何呢?你知我知,学生更知!

最近我连续听了好些课,总是觉动不动就讨论,我问问学生你觉得这个讨论有用吗?他说们说基本没用。我问为什么没用。他们说基本上就是几个人再说,大多数人在聊天。我跟我的徒弟们讲,还是要静下来思考一下12字的背后可能会带来的灾难。

其实我要表达的观点是:在课堂上教师采用什么方法,一定是适时的,具体的,灵活的。方法和流程是要跟学生同步的,而不是让我们设置的情境让学生钻进去,然后关起门来打狗。关门打狗,是相当可怕的教学理念。



One Response to “凌宗伟:关门打狗,是相当可怕的教学理念”

  1. Janay

    Tja, voor niks gaat de zon op. Er zijn wel wat gratis alternatieven zoals een sync naar Dropbox maar dan mis je wel de persoonlijke service en de support wanneer er een exploit in een gele¯staÃlnerde plugin wordt gevonden. Alles heeft z’n prij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