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阅读理解教育(二)

2 Comments

现在谈管理,很时髦的就是谈学校文化建设,谈学校特色。而事实上我们对这些东西有不是太清楚的,比如说我们常常会把“学校文化”跟“校园文化”混合一谈,其实这是老子跟儿子的关系,不在同一个层面的概念,是不可相提并论。学校文化是一个大概念,校园文化只是学校文化的一部分。

当阅读了相关的书籍以后,我认识到所谓“文化”,它其实是一个团队在行进的过程中,形成的共同的价值追求和行为方式。我为什么要提行为方式?因为我提倡的是学校文化建设是行为文化建设,就我个人的认识,所有的文化创新与传承,都是通过人来实现的,人的言行,折射的是人的文化背景、文化追求、价值取向。遗憾的是,我们现在谈“文化”,更多的就是谈口号、标语,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大家如果感兴趣,可以百度一下,《口号语的教育》。

我们的学校文化,它应该是隶属学校的,基于它所存在的社区的,是在学校的办学的历史进程中,延续下来的价值追求和行为方式。注意学校文化,是基于社区的,我们南通人的文化,它的不同特征是什么?就是善学、好学。但是下面各个县区城区的文化,跟城区的文化又是有区别的,即便是一个县区的文化在不同的乡镇也是不一样的,就算是在同一个镇区,不同的社区,它的文化也是不一样。

另外一个方面,它是办学的历史进程当中,积淀起来的,不是你想标新立异就行的,它是历史传承的,大家认同的,一代一代累积起来的的。我们作为后任和后人无论到哪所学校,都不要不要轻易的学校的历史传承和经验积累。当然我们面临的现实是,一个书记一个规划,但学校是一个文化单位,文化应该是血脉相承的,是不可以随意割断的,更是忌讳创新的。我们谈学校文化,就不能轻易更改校名,甚至不能轻易为教学楼什么的起名的,我们不能小看这些问题的,这其实都是大事情,不要轻易搞什么创新,我有一篇文字,说的就是教育切忌“创新”,它是有规律的,不可任意更改,我们可以做的,是丰厚它。

那么价值追求和行为方式,是不是很玄妙呢,其实很简单,就说你这个学校的老师跑出校门,这个学校的学生跑出校门,其他的老师跟学生在一起,你一看就知道他是哪个学校的,我们石港小学的孩子见到人,包括我女儿到现在见到人,都有一个习惯:鞠个躬,说一声,您好!如果是几个人或者一群人,就说,你们好!现在29了,还是这样!石港小学出来的孩子有几个标志:有礼貌、普通话、字写的好,这些文化和传承,不是靠你一任校长或者一代教师的努力就可以形成的,他是要历任校长和几代教师的努力才可能实现的。

那天我们区里搞校长培训,石港小学现任的校长说他们快搬新校区了,他为这个楼名纠结。我说你纠结什么?有现成的楼名在那“渔湾十景”,十景的名称很有诗意,也很有文化的啊,当然它不可以不可直接用做楼名,是要转化一下的。为什么总想标新立异呢?石港是千年古镇,石港小学,通州少有的百年老校。还有,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它的校牌是于右任提写的,几十年来怎么就不用呢,偏偏要用一个八岁的孩子写的,也许他们的考虑是于右任是国民党的大佬,也许他们觉得用孩子的字显示学校的书法书法教育卓有成效,是他们学校的教育色。但从文化传承的视野来看,究竟用谁的好呢?当然我只是一孔之见。

比如说我在我任职的学校的教学楼原来叫“博学楼”,因为校安工程拆了重建,我想既然新楼,我还是通过这个这件事把老师跟学生的关注点吸引过来,于是我们发动师生为新楼起名,最后确定为“三声楼”,一是因为有“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古训,二是因为我们主张的是学校行为文化建设,我们课堂文化追求是“三生”,关注生命,关注生活,关注生长。在比如要搞校本课程,有两个选题就不可逾越,一个是蓝印花布、一个是酿造,为什么?二甲是蓝印花布的发源地,学校有蓝印花布的第五代传人,这么好的资源,你不用,你偏要搞什么航模,这不成了搞笑的事情吗?校本课程作为学校文化的一个部分。我举这些,是要说明的是许多东西不是你想怎么搞就能怎么搞的,这就是一种认同,价值取向。它同样是要是基于社区和学校的的,是学校在办学的历史进程当中所形成的。

学校文化,有形式与内涵之分。它的形式载体,包括建筑、标志、校园、活动等等,这些东西是应该落在学校的各个角落,而其内涵则是弥漫在学校空气中的学校味道。以建筑为例它的颜色和风格就应当是独特的,具有学校个性的,假如我有机会去参与建设一所新学校文化,我一定会认真考虑这些。标志包括校徽、校训、校旗、校歌等等,这些都不是可以随随便便搞的,我手上设计的有三个校徽,金沙中学这所百年老校,我给它设计的就是一个钟的形状,因为它简称金中,我将“金”跟“中”搞在一起,写了一个篆书,形状又像一个钟,给你一种厚重感,这就是所谓的文化。

然后还有班旗,我们有的班还有班徽,我们每年都要搞班旗设计活动。还有校园里的环境布置,那些东西都要与学校文化相融合,不是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的。更重要的应该是围绕学校的价值取向来实施,其关键是一种心理取向,老师们共同的心理取向和价值认同:我们的学校到哪里去,往哪里走,应该是上上下下达成共识,而不是校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当然我们可以通过时间和某些有效途径,慢慢地将我们的认识变成多数人的共识的,这就需要我们的智慧与耐心了。我们要的是面对现实态度,面对现实,不断前进,“今天第二”强调的是,前面有目标,后面有追兵,稍不留神,你就掉到最后去了,它表现的一种不断前行的姿态,学校要发展总不能躺在历史和包袱上睡大觉,要在前行的过程当中,不断的丰富,不断的生长。而这所有的东西,都是通过教师的行为方式体现出来的,这就是我个人对行为文化的解读。

还有一个问题是我们绕不过去的,这就是上面要求的“创建特色学校”,但是何为特色学校?我们的理解似乎有些偏颇,甚至有偷换概念之嫌。因此,进行特色学校建设,厘清概念乃当务之急。

何为特色学校?是这所学校人人都会一样乐器吗?是人人都会打太极吗?真这样的话,那我给我们的师生每人发一只口琴吹吹就是;那我让我们的师生都学一学“云手”、“手挥琵琶”就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显然是对“特色学校”这一概念的误读。

特色,《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事物所表现的独特的色彩、风格等。《辞海》对“特色”虽没解释,但在解释“特”的时候,第六个义项是这么说的:独。《庄子•逍遥游》“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引申为专一,专为。可见“特”就是独一无二的,专一的,专为的。“色”其实在“特色”一词中也不过就是个词尾而已。如此说来,特色学校就不是那么好“特色”的了。

我们以为,所谓特色,特征就是不同一般的,独一无二的,是不好复制的。这样看来,我们的学校还是要慎言自己是什么“特色学校”。因为我们的“特色”是否具有独一无二的特征,还值得考证。特色学校,应该是一所学校的历史传承、底蕴积淀、地域影响等因素综合形成的,而不是人人都会一个共同的爱好那么简单。当然,人人都会一个共同的爱好也是好的,但绝不是特色学校了,只能是学校的特色而已!

阅读,为的是丰润师生生命。作为教师,阅读不仅帮助自己,更帮助学生,通过阅读,才会想方设法去改善教育行为,改善课堂生态;作为管理者,通过阅读,才可能想法设法的改善学校管理管理。

我们学校有那么一批孩子,他们就不愿意在课堂上听讲,也不喜欢作业,他们喜欢的是写作,写那些后现代的诗歌和后现代的小说,教师感到很是无奈,跑来告诉我。我说,不要纠结,干脆将他们组织起来,帮助他们更好地写作。学校专门给他们请来作家,跟他们聊写作,当然我会让作家渗透一些我们的想法,让他们明确,要想成为一位作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也让他们明白中学教育对人的未来的帮助。学校还花钱给他们专门办了一个刊物,在开一个研讨会的时候,让他们到会场上自己去叫卖,卖得的钱,自己再办下一期。另外有一个孩子,喜欢跳街舞,我们就让他跳啊,还让他来教其他同学跳。我有一个妄想,这就是一下课,铃声一响,老师和学生都跳将起来,这样的学校才叫学校啊。我们现在的学校,老师走路没力气,学生走路没有精神,一天到晚给看死了,老气横秋的,一点生气都没有。

我是教语文的,我教课文,有一个习惯,凡是国外的作品和“节本”,我都会把原文给找出来,比较着读,从原文当中寻找作者要想说的东西,你把原文一看,教材上的那个东西真不是东西,都被篡改了,我称它是“洁本”,为了某种意识形态的洁本。比如说《项链》我们一定要批判说女主人公的爱慕虚荣,爱慕虚荣有什么不好,问题是要看什么养的虚荣,没妨碍别人,没不择手段,爱慕虚荣有什么错呢,我们哪个没有虚荣心?我也经常标榜自己,无所祈求,只求人格独立,率性而为,这就是我的虚荣,我可以为了干成我认为正确的事情,跟任何人较劲,为把事情做成,我不会考虑自己的荣辱,这也是一种虚荣。君子爱名取之有望。上课也好,讲座也好,我给自己的要求是尽可能不上同一篇课文,不谈同一个话题,实在没办法,同一篇课文、同一个话题,也要弄出不同的花样来,不然自己会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这是不是虚荣,花样翻新,讲课要讲出一些新意,一些新东西,跟别人不一样,这样的虚荣心,有什么不好呢?

我最关心的,就是刚才我讲的我们的阅读,不仅在教材中,因为我在网络上,相对来讲,需要活跃,但是我也从来不去认真,经常有人希望我能认真一下,有什么可炫耀的。但是因为知道我这有什么书,好多地方也就找我,然后我到那边去讲课,他们就会不远百里跑过来,最好玩的是在西安,我给他们带了不一样的组织教学,西安不同学校的五六个人,再加上有一位校长,现在做教育副科长,他开了300里路的汽车,晚上过来给我带来猕猴桃,他们的猕猴桃是国际认证的,无公害的产品,在飞机上,还变成了一滩水。我讲的这个意思是,我走了以后,他们成立了研究所,基于我刚才讲课的一些东西,我今年是第三次去,他们又一次请我吃饭、聊天,他们告诉你,在我去年去之前,他们都没有见过面。有一位学校的校长,是从四川开了三个小时的车,听我的课。

阅读,会让你与远方的同道者心心相印。去年暑假,我到浙江一所县城搞校长培训,安徽的老师和校长开半天的车过来就为见上一面,听半天忽悠,今年去郑州讲课,也有朋友这这样,去西安也是如此,这也许就是一种虚荣心的满足吧。

阅读,还可以可以让我们在与先贤的对话中,形成生命的张力。我这些年阅读教育经典,阅读教育哲学,尤其是我阅读了一个民国教育家刘百川先生的三十几本书,我常常会发现自己以往的许许多多的想法和说法,跟他们的说法内涵是一样的,只不过表达的形式不一样而已。我坚信我们只要有自己的想法和主张,如果读了那些教育经典和教育哲学,比如是《论语》、《学记》,比如《什么是教育》、《民主主义与教育》、《十封信》、《被压迫者的教育学》,我们就会发现,我们一直纠结的,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在这些著作中多少但总会给我们一些答案,或者解决困惑的路径。甚至会发觉,原来我们的想法和主张居然与这些先贤差不多呢。

我最感慨的就是八十年前的刘百川,谈的小学国文教学法,小学校长和小学教师,他所面对的那些问题,也正是我们当下面对的问题。许多问题,那一代人早就洞察了,也着手解决着,提出了解决了办学,并且做了大量的实践。我有一位教授跟我谈他们曾经研究过教室里的气味问题,我告诉他,刘百川在几十年前就谈了这个问题。

 我有位朋友知道我要跟大家分享读书的经验与体会,给了我一下的文字:1.读书,能读其厚,以增知识;能读其薄,以阅经典;能读其透,以明道理;能读其破,以悟得失。2.读人,能读其言,方察其学;能读其行,方察其力;能读其貌,方察其性;能读其友,方察其德。3.读茶,能读其浓,可知苦涩;能读其淡,可识轻香。能读其暖,可辨友谊;能读其冷,可体人情。这“三读”我觉得很有哲理,应该跟大家分享。

所谓读其厚,不就是“我注六经”吗,我读书习惯于做批注。习惯于将我所见所闻所思的教育现象与问题联系起来思考,写下自己的认识。前两天我跟一个书友聊天,我说我今天又写了一篇关于《收获幸福的教育》的评论,他说,你这么好玩,人家总是把书读完才写的,你读到哪里写到哪里,他说你不是批判模式吗,这不就是你的阅读模式与写作模式?我告诉我批判的是“模式化”,不是模式,我认为如果有模式,模式应该是个人的,而不是通用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气质,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阅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认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所以每个人的行为方式是不一样的。既然行为方式不一样,课堂就应该是不一样的,就应该是个性化的。

我不主张也不会在我供职的学校搞统一的课堂教学模式建构,我倡导的是课堂文化和课堂价值追求,这个追求,我上面已经讲了,就是三个关注:关注生命,关注生活,关注生长。关注生命,说起来很悬乎,其实很简单,就是课堂上,师生的生命状态是否充满活力,洋溢着激情。我们这个世界很搞笑,我们常常讲课堂氛围,尤其是那些名师,那些公开课,那些热闹的课堂气氛大多是有预设的,有的还是事先把方案和答问的人确定好了的。我经常跟一些人开玩笑,你想成为名师吗?可以的,其实很简单,一辈子只上一堂课,或者一辈子只上几堂课。大家都去参加过各种各样的教研,听过那些名师不少的课,有几位不是上来上去就那么几堂课的,即便那些课堂艺人,他们这辈子上的公开课、示范课也不会超过30篇课文的。想想看,同一篇课文上了十次、八次,你还上不好,还能做教师吗?课堂教学,教师在课堂上要有意识的把学生的思路,现实的思路跟具体的学科,有机的融合起来。我们现在的课堂是一切为了考试,上课讲试题,考试考试题,把本该很有趣的课堂弄得了无生趣了,我们现在做教师的,尤其年轻的教师,习惯用学生不懂的话,讲学生懂的道理,高妙的课堂,应该是用学生懂的语言,讲学生不懂得道理。关注生长,强调的是学有所获,这收获,不仅仅是学生的,还是教师的。

这“三个关注”,都是指向师生双方的,而不仅仅指向学生。我们许多的指向学生,其实我们是做了个套子,引人入谷的指向。还理直气壮的高喊,我们是为了孩子,为了学生的学。你既然是为了他,你就不应该让他们进入你设计的圈套里,不他在你的框框“学”。我们这些校长没办法,领导要你这样做,你就不得不这样做。我跟我们学校老师这么讲,领导、教研室的人来听课,你就这么搞,他们跑了,你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做教师的,就应该研究课堂的教学的问题,我从来不跟教师谈那些悬乎的东西。这些年来,我不仅带动他们读书,还跟一些刊物合作,给老师们提供发表言论的平台,当然最常用的方式是在我的博客上转帖他们的文字。作为校长当过校长的过来人,我的建议是,作为校长,要努力营造一种读书的氛围,要鼓励那些想读书,善读书的教师,去阅读、去研究、去言说,要给他们一个发表的平台。我建议每年教师培训,校长们能够给老师发发书,当然发什么书,是需要选择的,比如说吴非先生《给青年教师的建议》、《不跪着教书》,张文质先生的《教育是慢的艺术》,雷夫的《第56教室的奇迹》,雷夫在中国出版的书,我以为读这一本就行了,再比如说《教学的勇气》是可以读的。还有一个建议每年暑期能读读一些知名教育刊物的暑期合刊,比如《教师月刊》的,这些年,它们都会围绕某个教育专题,精选那些教育经典和教育名人、名师的精短文字编成一个暑期教师读物,今年的是学校文化,去年的是关注儿童。慢慢地我们可以带着他们读一些教育经典和教育哲学,当然还可以是那些社会学经济学的东西。

但是大家不要奢望老师认真读,要有一个什么心态?我们发的书只要有人翻了,我们就达到了目的。我们组织读书会的时候,我的期待是能有三五个人读出成效来,有了三五个人,烧高香了,而事实证明远不止三五个,但是读得最好的也就只有三五个。其实话说回来,我们一所学校能有三两个有名的、高水平的教师,门面就撑起来了,不要指望所有的教师都能给你撑门面。

我建议最好能读一点教育哲学和教育经典,我刚才说了不是哲学经典,哲学经典我们读起来是有困难的,教育经典我认为就是杜威的《民主主义与教育》,但是开始的时候不能读,我们不要说老师们读不下去,我们也读不下去,我们学校老师在我们的带领下读了一年,真正地读透了,读化了也只有邱磊了,我也不如他,但是我看问题比他好,我抓关键词、抓关键句比他准,因为我是语文教师,再加上我看的书相对多一些。另外可以读一本《教育的哲学基础》,最好能买到台湾人翻译这本书我全文读过,雅斯贝尔斯的《什么是教育》,包括我刚才讲的《被压迫的教育学》,那也是教育哲学。

教师的阅读,还是要围绕具体的教育教学问题来读,因为教师不是理论研究者,而是教育实践者,研究理论是研究者的事,但作为实践者阅读的毛病就是泛泛而读,但泛泛而读是读不下去的,是没有味道的。还是要围绕具体的教育和教学问题来读,一方面要“六经注我”,另一方面更要“我注六经”。我这些年读了那么多书,写了十多万字的读书体会,最近还在写,我一直想找个买家什么时候给我出一本教育阅读的书,但是书商看重的是市场,这样的书可能没有市场,但是我还坚信早晚会有买家的。

我们要养成在阅读中思考,在思考下下行动,我在《教育时报》有个《行读人生》栏目就是边读边思考,边思考边读,用我们的理解来阅读的。所谓“尽信书不如无书”,有些东西不听书的固然不灵,你完全听书的也是不灵的,因为我们生活在现实当中。

此外还要养成不动笔墨不读书的良好习惯,一边读一边做批注,做批注,我认为是最好的办法,我的读书笔记,大多就是在批注的基础上写出来的。有时七八百字,有时一千多字,长的时候写两千字。我最近读《积极心理学》,我就从家庭教育的角度来解读它,从家庭教育角度已经写了七、八篇了读书笔记了,最短的六百多字,长的一千多字。当然它不仅仅是对家庭教育有帮助,对学校教育,乃至于我们的个人修为都有帮助。

我最后的建议是,有些书是不能读的,关于这个我也就不在这儿说了,大家可以百度,文章的题目就叫《有些书是不能读的》,最终的一个观点就是没有独立思想的书不能读。



2 Responses to “凌宗伟:阅读理解教育(二)”

  1. 陈秀玉

    甚至会发觉,原来我们的想法和主张居然与这些先贤差不多呢。一一共鸣感,也常有这种感觉。

  2. 今天第二

    “阅读,为的是丰润师生生命。作为教师,阅读不仅帮助自己,更帮助学生,通过阅读,才会想方设法去改善教育行为,改善课堂生态;作为管理者,通过阅读,才可能想法设法的改善学校管理管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