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手机时代的学校教育

2 Comments

我曾在一个群里挑起一个话题:手机与课程资源开发。引来的几乎是一边倒的声音:中小学生大面积使用手机不太好,影响太多!学生用手机,不仅玩智能游戏,还可能上课时短信,也可能老师上课时在抽屉里偷着玩,最可气的是考试时群发答案,令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联想到我们以往乃至现在的一些学校不让教师学生戴手表、留长发、玩上QQ,我们磨损了多少脑细胞,最终恐怕不仅没能挡住,甚至连我们自己也卷进去,回头看看,有多少校长不在用手机,不在用电脑上网,开明或者说时髦的校长不仅用电脑用手机,还开了个人博客和微博,有的还成了什么什么“控”。这就是时尚潮流的巨大魅力所在,除了那些封闭贫困的地区,恐怕几乎谁都抵挡不了吧。

其实过去,我也是不赞成学生使用手机的,见到学生使用手机就收,有时候情急了还会砸。可就是收不尽,砸不完啊!等到自己的孩子离开家庭去县城上学了,是给她配手机还是不配,也纠结了几天,最终还是给她配了。孩子也没有往歪处走啊。    

面对势不可挡的手机,我们是从正面积极发掘其资源价值充分利用,使其价值发挥最大化,还是逆潮流而动,站在反面严防死守?不同的抉择反映出的是教育理念的本质性差异。

我们一方面必须正视学生许多时候手机不用在正道上的现实,一方面也要看到智能手机可能会为我们的教育资源的开发与利用带来无限的生机。我们要思考的是积极的应对之策,而不能一味的想着怎么堵。

不妨看看湖南郴州菁华园学校熊振鸿老师的《编“导学案”与“百度’一下》的片段:

在编写《导学案》:辛弃疾《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时,考虑到对学生来说,是鉴赏难度比较大的一首词,读懂这首词,必须对作者有个较为全面的了解。于是我在“自主学习”环节,弄了个“知识链接”,请同学们去发挥智慧,于是他们读课文,翻资料,分任务,向其他组打探情报……他们忙得不亦乐乎!把我老师晾在了一边。

忽然有学生向我举手:“老师,过来一下,这个题目不会。”

我过去一看,就是那道“探究”题,我把手一摊:“老师不说。”

 “那怎么办?”

 “小组讨论一下。”

 “如果讨论了,还不会呢?”

 “讨论后我再告诉你们一招”

 “那好吧。”于是,三四个脑袋挤在了一起。这时,其他组也纷纷向我求助,问的都是同一问题。我给予了他们同样的答复。

五分钟后,我问:“那道‘探究’题搞定没有?”

齐刷刷的:“没有。”

 “教绝招——‘百度’一下。”

 “那等下校领导查到了怎么办?”

 “我顶着。”

于是,他们纷纷掏出了手机,猛一阵“百度”。

我一阵窃喜:这下手机派上用场了。

……

自然而然,他们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在展示时,他们你争我抢地上台了……

这节课,没有学生睡觉,大家都在动,并且所有学生都“玩”了一会儿手机。

既然禁止不起作用,为什么我们不想想法子,让手机用在“正道”上呢?熊老师提供的案例也许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启发。

要明白,不管我们怎样强调教育对象有多少特殊性,都不能忽视一条规律:教育就是因势利导,顺其流而疏导者事半功倍,反之费尽苦心还往往被折磨得焦头烂额。

如前所述,我们不能容忍学生上网玩手机的原因不外乎就是,当学生用上智能手机的后果就是他们一有机会就会玩智能游戏,发短信。更多的原因是,好多学生的手机都装了好多不健康的东西,好多网站上也有许多不健康的东西。但是我们就很少去想,是不是我们不许用,学生就不用了,学校不许用,离开了学校他们就不用了?

我们为什么不想想手机功能越来越强大,当下的智能手机已通过对浏览器显示技术的改进,使得用户能够通过手持设备浏览到与PC机几乎相同的效果,实现了PC和手机上网与PC上网的无缝对接。如果我们设想一下,将手机与笔记本一样引入课堂,会出现怎样的情形呢?不说国产智能手机价格远比笔记本电脑便宜许多,它的体积也比笔记本电脑小了许多,携带也方便许多啊。在学生人手一个电子书包不可能一下子成为现实的情况下,我们为什么不能转换一下思路,让学生将手机带进课堂,课堂讨论时随时检索一下呢?

或者我们的作文课(国文的、英文的)如果让学现场写在微博上,写完后大家围观,到底是利大还是弊大呢?为什么不去想想,当学习成为学生的第一需要的时候,他们手上的智能手机就可以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了。

如今我任二甲中学校长时,手机QQ已经成为学校的“办公平台”了,也有不少学生会通过手机短信,手机QQ,博客留言给我这个校长反映情况,提建议,提要求的。

其实,教育中多少疑难问题都是如此,换个思路,也许豁然开朗的。教师备课不动脑,抄教参、网上下载粘贴,换一种方式引导一下行不行?学生不喜欢穿校服,为什么一定要强制他们穿呢?女生留长发又有什么不可以呢?遇到问题一根筋,一条道走到黑,越走越没有出路。

联想到这样一个故事,与大家分享一下,也许会改变我们对许多问题的思考。

南山和尚有两名弟子。一天,大弟子外出化缘,得了一担鲜桃,他挑着桃儿乐滋滋地往回赶。路过李家庄时,大弟子内急,就把桃子放在树下,然后找地方方便去了。回来时,见一大群人正围在树下吃桃子,大弟子大喊:“那是我的桃子,不许吃。”听到喊声,人们“哄”的一声散了。

回到寺里,大弟子向南山和尚抱怨:“李家庄的人太可恶了,居然偷吃桃子。”南山和尚慈祥地笑了:“不怪他们,愿佛祖保佑他们平安。”

过了一阵子,二弟子下山化缘,一不小心摔伤了腿,倒在了李家庄的村口。村民发现了,就把二弟子抬回家中,还请来医生给他治疗。伤好后,二弟子回到寺里,把经过告诉了南山和尚。

南山和尚笑了,他问大弟子:“你还说李家庄的人可恶吗?”大弟子挠着头,说:“上次是挺可恶的,这次怎么友善了呢?”南山和尚说:“大善大恶的人,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都和这李家庄的村民一样,是些普通人。既有小善,也有小恶。你给他一个善的契机,他就表现为善;你给他一个恶的契机,他就表现为恶。所以说,恶要原谅,善要引导。你把一担桃子丢在树下不管,还怪别人偷吗?”

这个禅理故事告诉我们,许多东西总是祸福、善恶相依的,我们要思考的就是任何事情总要多元思考的,我们要的就是面对问题多角度思考,万不可一条道走到黑的。



2 Responses to “凌宗伟:手机时代的学校教育”

  1. zjghlf

    宗叔还可以开通微信公众平台

  2. 陈秀玉

    我也是手机受益者^_^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