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作业“绑架”家长 失了责任边界

1 Comment

按:此文今天将刊于《中国教育报》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除了孩子们每日完成功课以外,听写、陪读、检查、修订、签字等“功课”成了小学生家长乃至初中生家长的“捆绑作业”。如今,广东省越秀区的父母们居然接到了完成“三拼音节”和“小学生第三套广播体操”等教学任务的作业。这让他们在大跌眼镜的同时,不得不开始反思家校在义务教育中责任分担和角色扮演。

或许由于司空见惯的缘故,许多本不当是家长承担的责任,竟莫名其妙甚至冠冕堂皇地成了他们的责任。相反,本应当负起责任的学校和老师,居然也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削减甚至是推却了应有的责任。

我们知道,不管是家庭教育还是学校教育,尽管有它相同的、最基本的责任:保护和教导年轻一代如何生活,学会为自己、为他人和为世界的延续和幸福承担责任。这种同源性,使家校之间存在着天然的统一性和互补性,因此,不管是在家庭中继续完成学校的教育教学任务,还是在学校中用家庭经验、个体经验来解构和还原知识、发展和锻炼技能,都是极有裨益的。但是,当家长被学校肆无忌惮的作业给挤占、压迫甚至绑架时,两者之间的责任边界便不断模糊了,久而久之必将导致双方的教育角色出现偏差,随之而来的就是不信任、抱怨和抵触情绪出现,从而使孩子的教育面临分裂的挑战和风险。

何为责任,学校与家庭,教师与家长彼此的责任边界又在哪里?

简单地说,所谓的责任就是“分内应做的事”,也就是一个人的职责范围以内的事就应该是他的责任。父母责任边界在哪里?用康德的话来说,就是对子女进行哺育和教养,为他们提供学校教育的条件,直至成人。显而易见,作为教学任务的听写、陪读、检查、修订、签字、教“三拼音节”和“广播体操”等等,早已超出了他们的责任范畴。比较可悲的是,由于望子成龙、盼女成凤等心态作祟,父母们居然稀里糊涂地承当了他们本不该承担的责任。

从教师的责任边界来说,无论是教师“专业标准”,还是教师岗位职责都告诉他们的责任就是教育教学。这当中按照课程标准和教材内容的要求,从学生实际出发,完成教学任务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责任之一。谈到责任,美国行政伦理学教授库柏认为有“客观责任”和“主观责任”之分:“客观责任源于法律、组织机构、社会对行政人员的角色期待,但主观责任却根植于我们自己的忠诚、良知、认同的信仰。”“所有的客观责任都包括对某人或某集体负责,也包括对任务、下属员工人事管理和实现某一目标负责。”从这个角度来说,完成教学任务既是我们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又是我们作为教师必须承担的角色责任和专业。所以,与教学有关的任务,是“我要负责”,而不是“要我负责”,更不可以模糊责任边界。

面对责任边界的不断淡化,其实要解决的,就是学校教育中越来越弥漫的责任转嫁和推卸的问题。“突围”的路径,恐怕首先要做的事就是明确界定学校与家庭,教师与家长各自应当承担的责任。尽管这责任客观上是明晰的,但实际上作为学校和家庭,教师和家长在主观上却是“糊涂”的。因此有必要建立学校与家庭,教师与家长的责任分担体系,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划定学校和家庭,教师和家长的教育责任。学校和家庭,教师和家长都根据自己的角色承担相应的责任,防止转嫁和推卸责任的发生。

尽管学校和家庭,教师和家长的责任边界、权力边界,在广义的教育责任中是不可能“泾渭分明”的,而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甚至相互重叠的,但决不能因此而混淆责任。学校与家庭,教师与家长无论是从“主观责任”还是“客观责任”的角度来看,都是各有侧重的,如何使分工更为合理,如何平衡,不仅牵扯到法规,还牵扯到伦理。如何平衡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好,类似的问题不仅会依然存在,而且会越来越纠缠不清。

从学校和教师层面来说,作为专业的教育机构和人员,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保质保量地完成各项教育任务,无论从主管还是客观上来说,都是我们的责任,这责任更应该是作为专业机构与人员的专业责任。如果我们总是将本该我们承担的责任推向家庭、推向家长,就是有意无意地弱化了学校和教师的专业地位,慢慢的学校和教师也就无所谓专业尊严可言了,也就怨不得社会和有关方面对学校和教师的不重视了。从家庭和家长的角度而言,他们有责任与学校合作,共同教育好孩子,但是这种合作自然更多的是精神和物质保障层面的,而不是教学专业层面的,所以,身为家长也要清楚自己的责任在哪里,一方面我们觉不能越界,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理直气壮地对转嫁过来的责任说不。当然,对于有能力,也乐意为学校和老师分担一些责任的家庭来说,学校和教师也不能就此理解为应该的,更不能理直气壮地将自己的责任推给他们,否则就有违学校和教师的专业伦理了。责任该谁的就应当由谁来承担,绝不容你我推卸。



One Response to “凌宗伟:作业“绑架”家长 失了责任边界”

  1. Gert

    a ja się pytam co za złodziej budował obecny most? już jak budowali ta droge wiedzieli że będzie tedy szła autostrada bądź ekewssrópka więc nie można było od razu wybudować dobrego mostu? Ciekawe jakie łapówki wtedy poszł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