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弃考承诺书”是教育冷暴力

Leave a comment

按:此文刊发在今天的《中国教育报》
  “弃考承诺书”是教育冷暴力
  “弃考承诺书”事件错就错在没有主动为学生提供多元发展的空间,武断地代学生做选择。假如让学生自己去选择未来发展方向,结果将截然不同。
  ■凌宗伟
  在以升学为主要标准衡量学校办学质量的潜规则下,学校通过各种手段逼迫部分学生放弃高考,以提升学校的高考本科率和升学率,早已不算新闻。但像上海某中学部分高二班级公然要求部分考生签“弃考承诺书”,申明放弃“加一”学科,转而参加春季高考或专科自主招生,这种做法倒也鲜见。
  该中学受争议之处,不止在创制出“弃考承诺书”,由学生、家长、学校三方签字画押,让原本偷偷摸摸地剥夺学生高考权利的阴谋变成白纸黑字的“阳谋”,以期达到“契约”的法律效果,让学生家长不可反悔,更为可怕的是,事情被媒体关注后的言之凿凿:少数学生“能力不足”,“态度不端”。
  该校校长说:“在高二年级的四个班级中,只有其中一个班共42名同学收到了承诺书,但目前已被我们全部收回。”他同时表示,网上对“承诺书”的解读存在一些误区,并非要求“年级排名90名后的考生放弃高考”,而是针对高中学业水平考试中“加一”学科排名90名以后的学生,以及多次未按要求完成作业的学生。副校长则表示,向学生下发承诺书的初衷,是希望刚刚升入高二年级的学生,端正学习态度,加强对“加一”课程的重视。
  这样的做法和解释实有违职业操守,让人大跌眼镜。不写“承诺书”也不意味着学习态度不端正,更不等于不重视“加一”课程。让学生写”承诺书”放弃参加春季高考,本身就是对学生权利的侵犯。这样的做法尽管有着冠冕堂皇的理由,但其实是无视教育常识,践踏学生权益。“弃考承诺书”的背后是“唯升学率”和“唯本科率”的教育观。从现实的生态和体制来看,升学率、本科率的确是每所高中头上的紧箍咒。但学校管理者还要想到,君子爱“分”,取之有道。即便追求高本科率、高优分率,也要走提高课堂教学的正道,更何况生学率、本科率绝对不是学校教育的全部。
  从学生生长的历程来看,高中生正处于求知欲旺盛的阶段,督促他们学习重在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本应以鼓励和引导为主。强制分流不仅有违教育常识,更有损学生身心健康,学生从此将被贴上一辈子不可磨灭的标签:失败、遗弃、低人一等。原本处于求知欲正强的年纪的学生,却因为这样的终结性评价被剥夺了原本就属于他们的东西:希望和未来。这不是教育的应有之义。
  退一步讲,条条大路通罗马,没有必要吊死在高考一根绳上。国家也提倡学生的多元发展,多渠道深造。但是,选择的权利不在学校、不在校长、不在老师、也不在家长,而在学生自己。这是法律赋予每一位学生的权利。上海市这所中学错就错在没有倾听学生的心声,没有主动与学生交流,为其提供多元发展的空间,武断地代学生做选择。“弃考承诺书”因而透出冷暴力的味道。假如多一些沟通与交流,让学生自己去选择未来的发展方向,结果将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景象。
  从上海市这所中学的做法中汲取教训,不再犯类似的错误,才是最有价值之举。无论从法律层面、升学率角度看,还是从学生身心成长、教育常识角度来看,所谓的大小道理,相信学校的决策者都是知道的,但之所以频出侵犯和剥夺学生基本权利的事件,本质上还是头脑里缺少依法治教这根弦。其实,与其让学生弃考,不如在平时的教育教学中,充分发掘他们的潜能,发挥他们的特长,使每一位学生更从容地做好未来选择,那样学生更会感恩母校,教育也会回归到育人的轨道上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