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家庭教育从父母的教育开始——孩子的教育,首先应该是针对成人的

Leave a comment

很高兴跟各位爸爸妈妈们在这分享关于家庭教育的话题,这个活动跟我约了将近8个月,其中有两次敲定了时间,因为特殊的原因无限期后推了,后来跟我讲改在在期中考试之后。

刚刚大家看到孩子们拍的视频,我的感觉是,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在孩子面前的一言一行是会刻在孩子的内心深处的,他们在我们面前可能会表现的唯唯诺诺,很顺从,但是他们内心对我们的一言一行,我们所采取的一些举措是有他们自己的判断的。所以,在孩子面前我们还是应该尽可能慎言慎行。

有一位家长刚刚同我说他的孩子各科的基础比较差,初中了,问问我有什么建议。我能有什么建议呢?我的建议就是不要急。我们做父母的普遍的毛病就是一个急字,当然这是很正常的。为什么很正常,因为我们现在就一个孩子,不像过去有几个孩子,像我们父母有几个孩子的,老大不行有老二,老二不行有老三,有的人一下子了生七八九个,总有一个能够光宗耀祖的吧。从人类的基因选择来看,遗传因素比较好的一般是老二,兄弟姐妹中老二往往比较聪明厉害,当然这聪明不是用考试成绩衡量的,我家老二学习成绩不如我,但他的脑子确确实实比我们好。

孩子原来成绩很好,现在掉下来了,不掉是不正常的,掉下来才正常啊,为什么?人生总不可能一直是走顺路的,总会遇到一些挫折。问题是我们这些老师也好家长也好,往往很急,也很粗心,为什么说粗心?孩子的突然改变往往是有原因的,这原因或者是因为他长期以来的困惑没有得到解决,一般来讲,某一困惑不至于使他一下子发生突然的改变,让他发生突然改变可能有一个突发事件,而我们的老师和家长往往找不到这个突发事件,也就找不到他改变的于是我们就越发着急了。

找到孩子突然变化的原因,就是做父母的责任了。我最近在看一本《快思慢想》的书,作者是诺贝尔奖得主康纳曼(Daniel Kahneman),是继佛洛依德之后,当代最伟大的心理学家。他在《快思慢想》中谈了一个很重要的生活方式,茶馆式闲聊,他认为这样的方式可以增进我们的洞察力,看到并了解他人的判断和选择出现什么错误,进而了解自己所犯的错误在哪里。他说他的这本书里的观点就是他跟他的老师,其实是研究伙伴在散步闲聊中发现的,这本书告诉我们,人的大脑有快与慢两种运作方式。常用的无意识的“系统1”依赖情感、记忆和经验迅速作出判断,它见闻广博,使我们能够迅速对眼前的情况作出反应。但系统1很容易上当,它囿于“眼见即为事实”的原则,难免因为错觉引导我们作出错误的选择。而这时候有意识的“系统2”会通过调动注意力来分析,并作出相应的判断,它比较慢,但不容易出错,不过人们习惯了走捷径,而直接采纳系统1的直觉型判断结果。我的理解就是我们每个人内心是两个“我”,一个是直觉的“我”,一个是理性的“我”,直觉的“我”凭直觉下判断,比如我们听人说,哪个学校好,那个老师好,就觉得真是那么回事,但是理性的“我”会问,真的好吗?于是“我”会向亲戚朋友和熟悉的人去了解,甚至我们回去现场看看,这个就是系统2的运作,这个阶段叫慢想,凭直觉就是快思。

我们对一个人对一件事情的判断往往是凭直觉的,直觉是可以为我们的判断提供基础的,但是要有准确的判断,我们更多的是要经过思考。今天来的人很多,可能是冲着我女儿是考取复旦来的,她怎么考上复旦的,我们通过交流才会慢慢明白,这就是一个慢思的过程。

我跟我夫人都是老师,而且是大公认的最佳拍档,我是教语文的,我夫人是教物理的,一文一理,但是,我从来没有教过我女儿识字,更没有教过他写作文,也没有替他改过作文,我夫人也从来没有教过她物理。但我夫人交过她无比录入,好玩的是我夫人自己至今也不会五笔录入。

我女儿是八五年生的,那个时候有电脑的不多,到她上小学的时候已经有计算机比赛了,我女儿在小学三年级开始参加省里的计算机比赛,那比赛主要是关于计算机编程的。我觉得现在的信息技术教育已经不如我女儿上学的那个时候了。我们现在不教孩子编程,现在美国已经计划要求每个小学生都要学编程了。

因为我女儿是计算机兴趣小组的,所以老师经常请她帮助打字,兴趣小组只教编程不教打字,于是她妈妈就对照字根表慢慢地教她打字,现代脑神经科学研究证明,童年的孩子是最适宜与视频打交道的,事实上她在这方面也学得较快。我到今天都不会五笔录入只会拼音,所以我的博客和微信上经常会出现错别字,因为拼音输入同音字多,我又懒得校对,这个问题也有人批评我,你还是语文教师,怎么这上面老是有错别字,这其实是由于我的处事方式决定的,没有什么事是可以一步到位的。我只是将博客微信当着一个资料的临时仓储看待的,平日里所见所闻,所思所想随时放在那里,要用的时候找出来理一理就派上用场了。

我们这些家长的通病就是,我们做任何事情总想一下子做到极致,夫妇两个要做一个孩子,总想把他做成世界上最好的孩子,我们早早的想胎教,我们听说怀孕以后看天天看漂亮的孩子图片,天天想着这孩子会多聪明,以后生下的孩子就既漂亮又聪明了。但是我们忽视了这么一个常识,夫妇两个本来就是不不同的两个人,不同的两种文化,当我们决定成家的时候这两种文化就产生了第三选择,一个新的家庭文化就产生了。两个不同的人生下了一个孩子,很好玩的事情发生了,这孩子怎么像你,不像我,你看所有的坏毛病都像你。

我也会跟我老婆开玩笑,怎么女儿不像你就像我了呢,她怎么天生会写文章呢?这个背后的原因在于我们每个做父母的内心都希望我们的孩子要成为我们想要的那个孩子,而不是上帝所给的那个孩子。我们谁也不会去想这个孩子是一个特定的孩子,是一个唯一的孩子,既不是老公的,也不是老婆的,他就是他的。所以,孩子的教育“第一步决不应该针对儿童,而应该针对成人教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