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管理,从厕所开始

2 Comments

我有一个理念:管理,从厕所开始!我这种理念哪里来的呢?我女儿初二的时候去香港参观,回来后写了一篇《港澳印象》,说香港的厕所很干净,进了厕所脚不忍心往下踩,很担心将自己的影子踩碎了。这段文字给我的触动很大:原来环境是可以影响人的!遗憾的是,我们的好多厕所不需要找的,用鼻子一嗅就可以找到的,因为它臭烘烘的。

其实,厕所文化的历史,在我国源远流长。

据《周礼》记载,我国早在三千多年以前就在路边道旁建有厕所。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中诠释“厕”字时说,“厕,言人杂在上,非一也……厕,清也,言至秽之处宜常修治,使洁清也。”有人的解释是厕(古字上广下则)就是从广,广像屋;从则,则当侧,这可将厕所解释为“设于房子旁边的侧屋”。《辞海》则说:“厕,同‘侧’。”《说文解字》注:“侧,旁也。”厕,就是指它一般建在住宅旁边较偏僻的地方。《墨子·备城门》篇中也有“城上五十步一厕所”的记载。可见,古人所早就认识到厕所的重要性,我们现代人了,更应当重视厕所的建设。

有这样一段趣闻:

明末清初有一个叫做穆太公的人,是乡下人,有天进城,发现城里的道路两旁有“粪坑”,且是收费的。老先生痛快一把之后,并没一走了之,立在这简易厕所外面呆了半天,发现来人不少,于是,他凭借特有的商业敏感度,确立了自己后半生的饭碗——“倒强似作别样生意!”

回家后,穆老先生请工匠“把门前三间屋掘成三个大坑,每一个坑都砌起小墙隔断,墙上又粉起来,忙到城中亲戚人家,讨了无数诗画斗方贴在这粪屋壁上”,并请一个读书人给厕所题写了个别致的名字:“齿爵堂”。又求教书先生写了百十张“报条”四方张贴,上面写着:穆家喷香新坑,远近君子下顾,本宅愿贴草纸。

这一手很有吸引力,农家人用惯了稻草瓦片,如今有现成的草纸用,加上厕所环境实在优雅,“壁上花花绿绿,最惹人看,登一次新坑,就如看一次景致”。吸引得女子也来上粪坑,穆太公便又盖起了一间女厕所。

值得说明的是,穆太公的厕所是免费的。那他老人家费这么大劲儿,如何体现经济利益呢?原来,早在城里上厕所的时候,他便已经领悟到,在乡下,厕所收费是行不通的。但是,粪便是可以出售的。他便把粪便收集起来,卖到种田的庄户人家,或者以人家的柴米油盐来置换。一劳永逸,久而久之,便获得了不小的收益。真的是“强似作别样生意”!

大概,这就是收费厕所的来历。

也许我们还记得,若干年前我们这些乡下人进城因内急而找不着厕所的尴尬吧。可没想到就在今年上半年,我与同仁慕名去一所全国知名的中学参观的时候,车子开到学校门口,内急难忍,急忙下车寻找可方便之厕,兜了一圈,可就不见厕所,倒是看到马路边上不少同志在“合唱”《泉水叮咚响》。不禁想起清代佚名《燕京杂记》的记载:北京的公共厕所,人者必须交钱。故人都当道中便溺,妇女也都当街倒便器,加之牛溲马尿,有增无减,重污叠秽,触处皆闻。夏仁虎《旧京琐记》也说:行人便溺多在路途,虽有厉害的官吏惩治,但颓风不可挽,有的官员也在道上便溺。难怪,在1619世纪的北京,就有“京师无厕”的说法传世了。明代王思任在《文饭小品》中直陈时弊,将京城比喻成一个巨大的厕所。可见随地方便乃我传统,不必介意的。可我一介书生,岂能斯文扫地?心想,还是到学校去如厕吧!

名校有名校的共性,管理相当到位,要进走进校门,是要买门票滴,这我早已领教。买吧,内急难仍呢!走进校门,顾不得欣赏校园美景,便从教学楼找到办公楼,就是不见厕所,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厕所”二字加一个箭头的指示牌,兴奋不已,沿着指示牌找呀找,可就找不到!好不容看到一位同仁从操场跑来,似乎是刚方便好,迎上去一问果然!他指指西边告诉我,厕所在操场司令台背后。哈!柳暗花明,藏的好深!总不至于尿在裤裆里了,急冲冲走进去,一下子如释重负!这尴尬呀,终生难忘!

我就想呀,都说以人为本,诺大一所学校居然就一个公厕,匪夷所思,匪夷所思!越来越坚信,管理,还是要从厕所开始!如厕,是人生存的基本需要嘛,这还得不到满足,何谈人本!

我在金沙中学做校长的时候,发现全校大大小小有38个厕所,尤其是教学楼的厕所,东南风一起,到处臭烘烘的!我就在班子中搞了一个竞标,谁能负责这些厕所的保洁管理,我就给谁一个合适的岗位!还就有人应聘了,应聘者居然还是学校校长办公室的一位副主任!他还就真把厕所管理当回事来做了,短短的几天,学校的厕所就不同以往了,臭气没了,污垢没了,尿迹没了!后来我就让他管食堂,食堂也管得蛮好。我给他封了一个雅号“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在我看来,这“进出口公司”的管理的意义,在一所学校,一个单位,乃至一个国家,简直太重要了!

来到二甲中学,我首先看的就是厕所!同样存在天下所有厕所的共性:臭烘烘、脏兮兮!我于是同后勤部门说,厕所要改造,要用星级宾馆厕所的标准来改造!因为环境会影响人,改变人的!我们为什么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看到有人在飞机上随地吐痰的?因为那个环境中他不可能随地就吐!学生走进厕所,走近便池,一看便池旁都是尿,都是屎,他会靠近了尿,蹲下来拉吗?叫我也不会!于是厕所就越来越脏,越来越臭。其实这现象大家都看到了,道理大家也明白。就是很少将它当回事,因为厕所就是脏的、臭的。这道理一说,大家还就觉得是那么一回事。没说的,改造!

嘿!你还别说,当办公楼四星级厕所改造好不久,我去如厕,居然看到有人在那里拍照片!上前一问,说是镇政府也要改造厕所,要照我们这厕所来改造!意想不到啊,意想不到,但却在情理之中!



2 Responses to “凌宗伟:管理,从厕所开始”

  1. 闻晓明

    精彩!

  2. 清溪流

    有意思,转走此文可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