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家庭教育从父母的教育开始——将“发言权杖”交给你的孩子

Leave a comment

互成学吧有老师告诉我,有个孩子在学校里一句话不说,跑到学吧来说得相当好。什么原因?很可能哪一回在学校里说话的时候,遭遇了他人强烈的打击,再也不敢在学校里乱说了。但在这里不是在学校,是一个相当宽松的环境,随便怎么说,也不会遭遇奚落,他自然就敢说了,也要说了。表达欲是人的天性,只要没有压抑,谁都想表达的。我们总是埋怨孩子不跟我们说真话,我们却很少去思量,孩子为什么不跟我们说了。

史蒂芬·柯维在《第3选择:解决所有难题的关键思维》中给我们讲了这样的事情:

我曾经听到一个男人把他的妻子称为“反驳机”。他说她很急躁,无论别人说什么,她都会反驳。他的女儿如果说没有人喜欢她,妻子就会说,“荒谬,每个人都喜欢你”。这种交流方式看起来可能无害,但它会扼杀沟通:孩子会认为自己的感觉是“荒谬的”,没有人有兴趣听她把话说完。女儿如果说“我再也不去学校了”,她的母亲会回答:“你疯了吗?你肯定是要去上学的。”这个回应切断了她女儿的心理氧气,最终她会强烈反抗,开始反攻。

如果你也像这位母亲一样,在女儿说话的时候就把你的答案预先设定好了,那么你不会倾听她的。如果你本能地反驳她说的所有话,她真的可以很放松、不拘束地与你沟通吗?如果她不愿意上学,你会感受到她真正的痛苦是什么,以及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痛苦吗?

善意的父母常常觉得自己的工作就是解决孩子们的问题。这是父母的天性。这个妈妈不假思索地否认问题的存在,这是一种策略。更敏感的父母则以建议作为回应。当他们的孩子说“我有一个问题”时,他们回应:“哎呀,有些事情你得考虑。”但是父母的真正职责是培养孩子想出自己的第3选择。当你的孩子说“我有一个问题”的时候,你要多加注意,他或她可能已经陷入两种选择的困境当中,譬如她的男朋友在给她施加压力或他在学校的成绩不达标,其他孩子都沉溺于毒品等。明智的家长会这样回应:“我想知道你更多的事情”,“你真的纠结于此”,“你不知道该怎么办”。

光是给出建议的做法是不对的,无论这个建议有多好。你夺走了孩子的一个成长机会,一个她向你们畅谈或畅想自己关于这个问题的复杂情感的机会;你抹杀了她的智慧和主动性,你令她丧失了提出自己的第3选择的机会,你让她变得更加依赖你,更糟糕的是,依赖会引起无助和愤恨。

你可能会说,“远离那些瘾君子,我不希望你再和他们混在一起”。这是个好建议。但是用这样一个简单的答案来压制问题,会平息她内心的焦虑吗?这些人是她的朋友,他们之间有联系、有感情。因为你说的这些她就要远离他们吗?她应该尝试帮助他们吗?或者她应该与他们断交吗?在给出建议之前,你可以以同理心倾听,认真地听她把话说完,她可能会自己想出大部分答案。你可能会和她一起想出一个既保证她的安全又可以帮助她的朋友的第3选择。

试想一下,他说什么,我们都会打断,或者我们都会否定,或者我们总是急于给他拿主张,他们还会跟我们絮叨吗?我们的问题就在这里,我们总是没有耐心静下来倾听,最为普遍的现象就是,在别人说话的时候,我们总是会下意识地去打断,我也是这样。如何克服我们的这种坏毛病?
史蒂芬·柯维给我们介绍了一个“发言权杖”沟通法:

印第安人一直在用“发言权杖”来指派会议中的发言权。只要发言者手持“发言权杖”就不会被人打断,直至发言者认为自己的话已经被充分听取和理解为止。

史蒂芬·柯维告诉我们,“发言权杖”的象征意义发人深省:

无论是谁,只要他手中持有“发言权杖”,他就拥有话语权。只有持“发言权杖”的人才能发言,其他人必须保持安静。绑在“发言权杖”上的鹰羽,赋予发言人如实而明智发言的勇气与智慧;“发言权杖”尾端的兔子软毛提醒他,他的发言必须发自内心,必须柔和而温暖;“发言权杖”上的蓝宝石提醒他,伟大的神灵听得到他内心的信息与讲述的内容;“发言权杖”上彩虹般色彩不断变幻的贝壳提醒他,天地万物都会改变——日子、四季、岁月——人与环境也同样会发生改变。四种颜色的玻璃珠——黄色代表日出(东方),红色代表日落(西方),白色代表白雪(北方),绿色代表大地(南方)——象征着他表达内心时手中所拥有的宇宙力量。粘在“发言权杖”上的圣牛毛,赋予发言者权威与力量。

史蒂芬·柯维说,“发言权杖”关乎的不是赢得争论的胜利,而是倾听和理解。它需要勇气、智慧、慈悲与真相。在21世纪的全球文化中,没有任何东西比理解(而不是控制)他人更为重要。“发言权杖沟通”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道德需要。

我以为,这也是为人父母的道德需要。

儿童心理学家海姆·吉诺特说:“倾听是智慧的开端。同理心倾听能够让父母听到孩子的话语里试图要表达的情感,理解孩子的感受和体会……父母需要一种能够帮助他们听到各种真相的开明思想和开放心态,无论真相是否令人愉快。然而许多家长却害怕倾听,因为他们或许不喜欢他们所听到的。”我们如果想成为智慧的父母,最好是从倾听开始。

现实中我们终会遇到这样的尴尬,一些事情,你不反对还好,你越反对,他就越是会跟你对着干。比如说手机问题,你把他给手机收了,他会自己攒钱买的,你放心,实在赞不了,家里有钱他会拿的,家里没钱他会到别人那里去借的,别人那边借不到他会去偷的,相信不相信?他几乎生下来就与它为伴的,你现在要拆散他们,可能吗?他已经离不开它了。如果要追究,责任在我们,为什么当初没跟孩子约法三章呢?我们往往不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只想在孩子身上找原因,这就是孩子为什么跟我们没办法沟通的原因。

我们要尽可能地学会角色扮演,在与孩子的具体交往中很多时候是要忘了父母的角色的,你不能老是以爸爸妈妈的身份出现,多以朋友的身份出现,也许会更亲切一点,我女小时候,常常与我是直呼其名的:凌宗伟来一下!她开心,我也开心。你总父是父,子是子那样的正规,你们之间的关系自然会很拘谨,慢慢地麻烦来了。

“发言权杖”沟通法需要时间,需要耐心,但如果我们真的想要自己的孩子好,我们不妨试着将“发言权杖”交给孩子,我们需要提醒再记的是:不要只是想着我们的要求和希望,停下来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