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家庭教育从父母的教育开始——最佳的选择是顺应天分

Leave a comment

考试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在今天无论你是谁,只要生下来你都逃无可逃,今年高考前我们不就在网上看到这么一幅漫画:一个摇篮里躺着一个孩子,摇篮的一头贴着一张纸牌,上面写着:高考倒计时6574天。看了真让然人心酸,似乎人生就这一条道,你不走还就不行。

所以,我们总是寄希望于课外的补课,我们不管把孩子送到什么培训班,总是希望提高孩子的学习成绩,没办法,我们就生活在这个现实当中。问题是怎样的帮助才可以提升他们的成绩,而不只是一味地以牺牲他们的休息时间为代价。我的建议是找一个相关学科专业人士,把他近期的作业和试卷认认真真的看一看,这专业人士是会会判断你的孩子这个学科的问题在哪里,然后给这个孩子有效的建议,而不是让孩子每个星期天和假期都到他家去接受家教。

我们所说的家教,大多数是这样的,一个老师家里弄几个孩子,发一张练习或试卷,大家先做,做好了,一起讲一下就完事,很少有正对具体的孩子的具体问题来教的。我们夫妻两个从来不给人做家教,偶尔也会给亲戚朋友的孩子做一下诊断,将问题给找出来,提醒他这样的问题要害在哪里,不解决会给后续的问题带来怎样的影响,让他自己认识到为什么需要解决这问题,进而给他提供他所需要的帮助,这当中不会要孩子牺牲多少休息的时间的。寄希望通过家教一下子提高几十分不可能的,只能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解决,有考试就有好差,就有起伏,那是正常的,如果一直是第一,那反而是不正常的,我们要关心的是他除了会做题,会考试还会做什么,如果其他什么都不会,不就是考试的机器了?

许多事情我们还是顺其自然,有这样一个孩子,中考考到一所相对差的高中,家长通过关系,花了点钱给弄到当地一所相当好的高中去了,结果孩子跟不上,休学了半年,又回到原来的学校去接着上,但还是跟不上,于是再也不愿意去学校了,天天就在家里上网,除了上网就去健身。还埋怨父母,让他一会转到这里一会转到那里。能怨孩子吗,这孩子今天的状况不就是父母一手造成的?所谓的好学校,落实到具体的个人身上,就是适合他的学校。我们万不可自作主张。

我这里有个建议,在当下的这个中国教育环境当中,你们有钱的还是省省,把请家教的银子积攒下来,有机会让孩子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心理学和脑科学神经科学研究告诉我们的是,每个人的遗传基因是不一样的,这不一样决定了不同的人的智能因子不一样,有的具有特殊的天赋,有的就是平平常常,有的兴趣点在运算上,有的兴趣点再运动上,我们要上自己的孩子信心满满,就要努力找到他身上的亮点,他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接下来就需要鼓励,让他把这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发挥到极致。你比如说有的孩子有表演的天赋,有的孩子有歌唱的天赋,有的孩子有绘画的天赋,有的孩子有动手的天赋。我有一个朋友的孩子,考试,从来就考不好,但是他手很巧,什么东西到他手上,他能够把他大卸八块,然后又把他完整地拼凑起来。

精神医学家斯特拉·契斯进行一项长达45年的空前研究,从研究对象的婴儿期一直延伸到成年期。从1956年开始,她就跟踪随访了来自不同家庭背景的238名新生儿,观察他们父母的不同育儿之道,探究这些因素对孩子的影响。经过最初10年的实验探究,她出版了一本书,书名很抓人眼球——《你的孩子是人》(YourChildIsAPerson),书中指出,孩子不是一个需要父母用程序控制的小机器人。

契斯认为,每一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如果父母能欣赏这种独特性,孩子就能茁壮成长。她的研究验证了一位成功家长曾经对我说的育儿之道,“对待孩子的相同之处就是对他们区别对待”,尊重他们之间的差异。

我两个哥哥都是技术的,在当地,在他们从事的行业里,也算是佼佼者。我们小的时候都玩不倒翁,我就只觉得好玩而已,从来就不去想为什么不会倒呢?我老哥就不一样,他就将他砸了,想看个究竟。他天生就是搞机械的,我天生就是做老师的。我总觉得,无论是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重要的是改变我们这些成人。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我们要学会第三选择。

我们这些成人习惯了用我的方式或者你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很少有第三种选择。我们是否可以放下我的观点,听听他人的观点,在我与他的观点中找到另一个观点。第三选择,不是要我们妥协,我过去总认为许多时候是要妥协的。但是,孩子的教育,靠妥协解决不了问题,世界上许多事情也不是靠妥协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即便现在解决了,但危险也就同时埋下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出来。前面说的那个孩子,现在回家了,不读了。说不定哪一天他又会出来责怪父母为什么没有阻止他放弃上学而家玩游戏的。

当家长的,包括教师家长,当我们的孩子遇到问题的时候,总是希望老师告诉我们一个葵花宝典,一下子将问题给解决了。或者希望在我们认为学得好的那个孩子身上找到参照系。我们很少会去想想有没有更合适的办法。我一直认为合适的才是最好的,你不要拿你的孩子跟别人家的孩子比,他如果跟别人家的孩子一样了,还是你的孩子吗?你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他就是他。老师不是他的亲生父母,许多问题老师是帮不上忙的,要真能帮上,为什么许多老师在自己的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也很纠结呢?

纠结的问题的背后是,我们哪里是为孩子好,其实我们就是为自己。为自己的面子,为自己能在别人面前趾高气扬。你看看人家的孩子考清华了,你心里想,要是我家的孩子考清华了,我就抬的起头来了。孩子在许多时候,不过是我们的招贴而已,他们靠了好学校,有了好工作,不就光宗耀祖了?所以我们总是用我们的要求要求孩子,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我们就纠结,就上火。于是我们跟孩子之间的纠葛越来越多,分歧越来越大。改变对抗的最佳选择就是寻找第三选择。不要跟孩子对着干,同样夫妻两个也不要对着干。孩子为什么跟我们对着干?往往是因为夫妻之间,两个人在交流的过程中,常常对着干。他都看会了,不跟你对着干跟谁对着干?

面对问题,不要逃避,问题在那里,不解决,永远是问题,唯有正视它,坐下来聊聊,商量商量。我们不能只看见自己看不见对方。夫妻之间,父子母子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总是自以为很了解对方,而事实上我们总是知之甚少的。我夫人经常批评我,你就不知道我想什么,你只知道做你喜欢做的,只关心你关心的。实际实际生活中,我们都有这样的毛病。我们往往只关注自己不关注对方,尤其是在对待孩子问题上。如果我们真的是为了孩子,我们就要努力了解孩子。

刚刚一位家长同我说,她的孩子的学业成绩一下子由前几名掉到30几名和面了,而且总是流露出,不想学了,上学太累了。其实,这正是孩子的真心话,现在的孩子,学习真的是太累了。如果我们意识到这一点,或许我们就会转变想问题的立场。我们就可能去思考为什么一下子会掉下来,为什么过去没有埋怨,现在有了,这当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使得孩子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一定要了解什么原因,急是没有用的。原因找到了,才可能解决问题,也许是他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真的。喜欢上一个异性,两种走向,一种走向就是成绩急剧下降,一种走向就是成绩越来越好。也可能是因为某次不顺,受到了挫折,这不顺,也可能是某一个学科的。

初二对女孩子来说往往到是一个节点,因为初二要开物理课,物理是比抽象难学的,需要有一定的想象力,更需要有良好的逻辑思维能力。所以,我很庆幸找了一个教物理的老婆。物理学得好的,数学一定不错,物理能学好,一般来说其他学科也不会差道哪里去。要把原因找出来,不是急能解决问题的,也能班主任喊你去跟她谈心你就去了,你们两堂会审,孩子在你们面前能说真话吗。早在80年前,有位教育家,就提醒我们,对孩子的批评教育要在密室里进行,也就是要关起门来,你跟她两个人悄悄地说,还要替她而保密。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学会使用发言权杖沟通法则,说白了就是倾听,你认认真真的听她说,找机会与她,闲聊,聊跟学习无关的事情,闲聊是最没有堤防的意识,不经意当中是会把他的隐私暴露出来的。

要强调的是,我们要学会多听听孩子的想法,直觉会给我们带来创意和乐趣,但是也会带来矛盾,因为我们总是要用我们固有的文化和认知去判断的,我们从来不会从对方的文化与认知去思考,同样我们跟孩子的相处也是这样。我们要以双方的差异为荣,没有差异就没有个性,没有差距就没有自我。你的孩子跟你一样的,你还有希望吗?

我跟老婆当初最大的心愿是什么,我们的孩子一定要考上比我们好的学校。为什么?我没上过大学,我夫人上的是大专。我们也是俗人哪,我们当时的想法就是女儿能考个本科,这也是平常人平常心。但是路径不一样,直奔着个本科去,你说她可能考取吗,不一定的。她从小就喜欢读书,喜欢听故事。有一回我带她到上海朋友家玩,朋友就是做记者的,送给她许多书,她很羡慕,再加上朋友一家都跟她说跟叔叔学,将来也上叔叔上的那个复旦大学,也学新闻,也做记者。她那时候才5、6岁。最早的时候,也想做老师我们说,不能做。她就不理解,为什么你们做他就不能做了呢?我说,你不懂,两个老师都苦死了,你再做,你也要会死了。孩子观念的改变是要有契机的。不过会过头来看,我丫头的这个选择的改变既有对的一面,又有错误的一面;对在她似乎天生就是干记者的,错在记者原来比教师更苦,还有危险。

人生,其实是有许多不可预料的前景的,你设计得再完美,也只是设计而已,将来的路还是要他们自己一步一步地走下去的。顺应孩子的天分,是我们最佳的选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