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育,需要坚守

Leave a comment

1948年,牛津大学举办了一个“成功秘诀”讲座,邀请到了当时声誉已的登峰造极伟人丘吉尔来演讲,三个月前媒体就开始炒作,各界人士引领等待,翘首以待。

这天终于到来了,会场上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全世界各大新闻机构都到了,人们准备洗耳恭听这位大政治家,外交家,文学家的成功秘诀。

丘吉尔用手势止住大家雷动的掌声后,说:

我成功秘诀有三个:第一是,决不放弃,第二是,决不,决不放弃,第三是,决不,决不,决不放弃。我的讲演结束了。

决不放弃,就是坚守!教育要坚守的是坚守什么?大家都明白!可是回过头来看看我们坚守了吗?

教育态度要虔诚,要实在。对教育要有一种虔诚,一种宗教徒式的虔诚。李吉林老师在《教育需要虔诚以对——李吉林谈什么是教育家型教师》一文中说:“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对教育、对孩子执著的爱,是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改变的那种始终不渝的爱。爱是教育家的灵魂。”在我看来,我们尽管不可能成家,但作为“教育人”,唯有虔诚以待,我们的事业才可能少一些花头和噱头,少一些花头和噱头,才有可能多一点实在,实在了,才能有意识的选择最适合学生的方式教育学生,一步一个脚印地做好自己该做的教育教学工作。有了虔诚之心,我们才可能埋下头来探寻和坚守教育的真本,进而摒弃哗众取宠的花样翻新。

教育传统要传承,要改善。一个国家,必须保证我们民族的传承,否则就会国将不国。中华民族在数千年的历史进程中形成的富有个性的悠久文明和灿烂文化,是中华民族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基础,教育作为文化传承的事业,必须以民族传承为己任。唯有传承和发扬我们的传统文化,我们的教育才有方向,民族才有延续,但传承不是固守,传承的同时我们还需要改善,也就是我们历来倡导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问题是我们现在却忘记了这八个字,对民族传统也好,对世界文明也好,要不就是全盘否定,要不就是全盘接受。“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说起来容易,要真的坚守起来,真难!也正因为坚守困难,我们才要坚守。

教育方式要民主,要平等。作为教师教育资源分配的民主与平等我们无力为之,但是平等的对待每一位学生,使他们的生命得到延续,得到丰厚,得到提升,却是我们应该努力做到的。民主与平等其实也是一种生活态度,当我们这些教育人具备了民主与平等的生活态度的时候,我们就会将民主平等的对待每一位学生视为本份,就不会有意无意的漠视他们的存在。我们才会在教育教学中让学生了解公民的权利与义务的平等性,懂得公民在法纪面前的一视同仁,懂得尊重、维护自身与他人权利的道理,懂得尊重自己,同时又尊重他人,善于交往,善于与人合作。当学生有了尊严,他们的生命才有希望得到延续,得到丰厚,得到提升。可见,教育要坚守民主与平等,何其重要!

教育过程要耐心,要等待。卢梭说:“大自然希望儿童在成人以前就像儿童的样子。如果打乱了这个次序,我们就会造成一些早熟的果实,它们长得既不丰满也不甜美,而且很快就会腐烂。” 教育是培养人的事业,是让人成为人的重要途径。也就是要让人通过我们的教育,不断学会生活,学会交往,学会思考,努力走向美好,走向崇高,走向成功。因此,教育,不能只喊口号,更不能搞“大跃进”,教育是急不得的事情,要等待,要耐心。教育是慢的艺术,要的就是坚守。

教育,在日益纷繁浮躁的今天,如果在态度、传统、方式、过程上坚守住了,教育就有希望了,民族也就更有希望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