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校长、“御用”文人及其他

Leave a comment

著名诗人、作家、评论家张修林在《谈文人》一文中对“文人”作如下定义:并非写文章的人都算文人。文人是指人文方面的、有着创造性的、富含思想的文章写作者。严肃地从事哲学、文学、艺术以及一些具有人文情怀的社会科学的人,就是文人,或者说,文人是追求独立人格与独立价值,更多地描述、研究社会和人性的人。

校长与“文人”,在一定程度上是理应相同的,那就是校长要有学术,校长要从事研究,对学校管理、对教育教学的研究,校长要追求独立人格与独立价值。王淦生在《什么是你的职责,我的校长?》中指出,一位成功的校长除了是一名优秀的教师,他还必须是一位卓有成就的学者,是对教育工作有独到的研究、有真知灼见的有心人。比起一般的教师,他需要读更多的书,需要思考、研究更多的问题,关于专业的,关于管理的,关于社会的。他还说,一名优秀的校长,他还必须是一位思想者,校长应该有自己的办学理念、办学思想。他会从“人”的角度出发,对学生的未来负责,为孩子的一生着想。

帕斯卡尔说过:“人是一株有思想的芦苇。”然而,校长不仅要有思想,还要善于表达思想,要能够把自己在理论研究中和在实践探索中形成的有用的东西表达出来,特别是属于校长个人的东西。在现代学校的实际操作中,许多学校也确实存在一个班子,这个班子在为学校的文化建设贡献自己的智慧,他们也能够理解校长的意图,并在校长的具体指导下把校长的思想变成学校文化成长的具体内容。在二甲中学,现在也有这样一个班子,大概七八个人,他们已经成为一个小的团队,不仅聆听校长的声音,理解校长的情怀,还经常向校长提出自己的观点和见解,很多时候,校长也在他们的触动之下而走向更为广阔的思维空间。他们已经并且还将为二甲中学的“行为文化建设”的“吹鼓手”,他们正将二甲中学的声音传向不同的远方。但他们区别与“御用”文人,区别于只知道歌功颂德的无聊文人。

但,也确实存在一种可能的情形,那就是校长的文章,包括“其”学校管理乃至专业研究的文章都依赖手下的“文人”执笔,把手下“文人”的思想变成自己的思想,变成自己的研究成果,变成自己往上的阶梯的。因为这批“文人”,他可以“积累”职称晋升的材料,封官晋级的资本,拉帮结派的基础。因为效益可观,所以校长乐此不疲,因为有利可图,所以“文人”前仆后继,因为有人成功,所以趋之若鹜!校长手下供养一批“文人”,也就成了这些校长所在学校的文化了。其实想想,这些校长也很可怜的,因为他没思想,所以要有“有思想”的文人支撑,因为不能写,所以要有写手帮忙,因为不知道表达,所以要有表达的脚本。一只皮囊,总得有些东西填充才能鼓起来呀!于是,这样的校长手下有一批“文人”也就不足为奇了!

可是,校长毕竟不是帝王,“御用”有点托大,还是豢养比较恰当!要保住位置,要有名声,要有荣誉,不豢养一批文人行吗?没有这些“文人”,校长的“思想”哪里来,校长的“鸿篇大论”何处出,校长的“科研成果”没来由!见怪不怪啦。

中国教育的怪胎,其实何止这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