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当教师不读书成了常态

1 Comment

听讲座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对做讲座的人来讲,其实也是一个很纠结的事情。今天给我的这个话题,最近已经讲过多次了,这一周在南通市就是第二次了,这比较麻烦。如何尽可能跟上一次讲的不一样,还是用类似教育没有新东西之类的言辞来搪塞,是我一直所纠结的。

进来以后到的是又看苏州的校长,又看到张家港八中的李校长,上一学期李校带着他们学校的一帮人,曾经到过我们的学校,该讲的我想也跟李校长交流过。这就更纠结了。

今天怎么开头?刚刚王教授在讲的时候,我也在纠结,因为她提到了《中国教育报》我本来是想从上周五他们的一个评论版的内容讲起的。我最近在读的是《失控——全人类的最终的命运和结局》,刚刚王教授讲了,我们这些做校长的,一直处在各种力量的控制之下,我们现在都觉得受到行政很多的压迫,但是事实上怎么做专业,专业就是应该能够超越行政的,是能够给行政以政策和理念的支撑的。但是我们现在校长总是分散在各个学校,被你的上级主管部门控制着,其实我们培训,就是逐渐的让大家互相认识,有话一起说,有牢骚一起发,有矛头一起指向,再改进很多的做法。

这控制最大的一股力量就是行政的力量。此外还有社会的、家长的,甚至包括我们的教师和学生的,这种种的力量搅合在一起,会让我们没有办法按照我们的想法去办学。《失控——全人类的最终的命运和结局》,据说是近十年来,最受欢迎的一本书。其中谈了这样几个术语。

   一个是“众包”,我的理解就是,我们正处在一个思维打包的时代。什么意思呢?就如我们在QQ群或者微博上,大家说话,你说你的,我说我的,谁也不要想控制谁,就就在这你一言我一语中不知不觉达成了某种共识,或者是形成某种分歧。有好事者一整理,上传到QQ群或者微博上共享,这个对话过程和整理上传的过程就是一个打包的过程。其实它讲的是什么呢?在当今这个社会要靠某一个巨人,或者某一种意识形态,真正的把所有的人控制起来,已经是比较困难了。所以作者谈了这样一个观点,这就是我们必须“学会向我们的创造物低头”,“当人造与天生最终完全统一的时候,那些有我们制造出来的东西将会具备学习、适应、自我治愈,甚至是进化的能力”,当“人造世界就像天然世界一样”的时候,它“很快就会具有自治力、适应力以及创造力,也随之失去我们的控制”。

另外书里还谈到“群蜂思维”,打个比方,就好比我们所熟悉的那个飞鸟成群结队,往一个方向飞行,分不清谁是领袖,但不知道哪里来的那股魔力,使得成千上万的候鸟,在某一天集中在一起,朝着某个方向共同飞去。所有的是群体动力,没有哪个可以裹挟它,有的只是它们共同的目标。

我觉得我们的麻烦就在于,我们缺乏的正是“群峰思维”所需有的这一种“公德”,一种合作精神,团队意识,我们不懂得尊重别人,很少会从团队,从公德的立场的去考虑去考虑我们的言行举止,因为我们这个民族自古以来倡导的就是“私德”,所谓“以德修心”,“以德治国”,“以德治校”,强调的是所谓个人的修为,我们还有一句很经典的话。“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我觉得说这话的人,把校长看得太高了。如果我们相信这个话,我们就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大家都是做校长的,你想做的事情,你能做吗?你可以做吗?你不会在方方面面的制约下把你的棱角一天天的给磨平了吗?无论是制度的、社会的、家长的、老师的、学生的,方方面面的要求,往往跟我们这些校长的理念是不同步的,至少是不同步的。甚至于是截然相反的。

昨天在一个QQ群里,南京市有一位老师说,三天中秋假补了两天课,明天还要考试。我说六朝帝都啊,皇城根下。他说这还不可怕,暑假里我们还补了50天呢。我们现在已经比南通还南通了。

说得夸张一点,这些年江苏省高考制度改革其实就是针对南通的,因为这么多年来,南通人引以为豪的就是“全国教育看江苏,江苏教育看南通”,我后面加了一句,“南通教育看什么?看高考”。除了高考,南通教育还能拿出什么?江苏省高考提高英语难度,降低数学的难度,理化生、政史地会考,这完全就是针对南通的。省城又在我们南通地区挖了那么多校长,把南通的管理模式也给搬过去了。这么一搞他们的高考成绩自然上去了。中秋节补课很正常,暑假上50天也很正常,原来南通就这么搞的。比较欣喜的是,南通现在已经没人敢做了,即便做,也是偷偷摸摸的。这就好玩了,明目张胆的玩的没人去管,偷偷摸摸玩的,反而有人管。我们就处在这样一个情景下。

在这样的一个情景下,我们做校长的能做什么?昨天有朋友跟我讲,在美国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看到人们手都有这本书,或者是一张报纸。这个现象三年前我在加拿大培训的时候也看到。加拿大的民众无论是吃饭、等高铁,等地铁、等公共汽车也好,每个人手上都有一本书,或者是一张报纸。即便上华人,也已经形成了这种情况。而我们呢,即便在座的各位,难得一聚,大家都在看什么?看手机、发微信、微博,哪个还有心思看书。这就是我们的现实,我们这些教书的人不看书,这不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吗,据说为了提升国民素养,会在国民读书方面立法,我想的是,这个问题是靠立法来解决的吗。我以为在今天这样的境况下,叫我来跟大家谈图书的事情,其实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我常常会在讲座的场景下问一问在座的各位,有随身带着一本书的吗?70几人中有两位,已经很不错了,我常常遇到的是700人、上千人的场景,没有人随身带一本书的。

所以我要问一个问题,你可以要求你的教师去读书吗?你可以要求你的学生去读书吗?你做校长的都不读书,你还指望你所在的群体,你所在的团队,你所教的那帮学生认真读书吗?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读书的事情,是做的应付考试验收检查的事情。我们整天打交道的是各种会议、文件,还有就是教材、教参、试卷。当然能跟教材、教参、试卷打交道的老师已经是很不错的老师了。我们过去有一个观点,首先要研究教材,你说他跟教材打交道,这不是好老师吗?遗憾的是我们许多老师,所谓的“研究教材”,连教材都不看。他研究的是什么?网上关于这个教材有什么PPT、教案、练习题。有练习题还有一个前提,这个练习题有没有答案?没有答案也不要的。有一年我做通州区的高中语文教师优课评比的评委,九个人上同一篇课文,有七个人用的PPT是一样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景?我们有一个潜规则,所有的优课评比,如果不用多媒体,一票否决。你既然要叫我用,我自己又做不起来,那就百度,自己又不知道怎么改装,所以最后最要害地方的PPT都一样的,没有了自己。



One Response to “凌宗伟:当教师不读书成了常态”

  1. 陆燕舞

    其实还是有很多教师是读书的,我觉得很多场合我们还是要常常提那些爱读书的教师,“当教师不读书成了常态”说得多了,会不会不够正能量呢?
    说得不对的,师傅多包涵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