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从几个热词看中国教育的浮躁

Leave a comment

 作为校长,一天会收到几封甚至几十封各类机构的“通知”和“邀请”,希望我们或学校派员参与形形色色的“观摩”、“研讨”、“交流”和“培训”。耐下性子来扫览一番,这些“通知”和“邀请”大抵少不了下几个热门词汇:“旋风”、“奇迹”、“放大教育资源”。其实,这些热门词语在基础教育界的泛滥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其间媒体的推波助澜可谓功不可没。同许多人一样,我也是一个比较喜欢新潮的人,但三十年的教育经历,听到看到和体验到的折腾太多太多,于是对一些热词总喜欢刨根问底,来一番评头品足,让自己出出风头。

先来说说“旋风”吧,百度百科是这么说的:旋风是打转转的空气涡旋,是由地面挟带灰尘向空中飞舞的涡旋,它是空气在流动中造成的一种自然现象。另外也可做动漫名词。再看看《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螺旋状运动的风。

哈哈,有点意思!本意大概就是一个字“风”,多几个字就是“涡旋”、“螺旋”式的风。再多几个字就是是“由地面挟带灰尘向空中飞舞的涡旋”了。至于说“另外也可做动漫名词”,就更有意思了。百度百科说,“动漫是通过制作,使一些有或无生命的东西拟人化、夸张化,赋予其人类的一切感情、动作。或将架空的场景加以绘制,使其真实化”。                                                                           

如此看来,用“旋风”来鼓吹某种教育“改革”、课堂模式也是煞费苦心,恰到好处的。好就好在它明确的表明了这是阵,而且是涡旋式的,或者螺旋式的,并且带起的是灰尘。如果想吸引眼球的话,“还可以使一些有或无生命的东西拟人化、夸张化,赋予其人类的一切感情、动作。或将架空的场景加以绘制,使其真实化”。是可以制作的,也就是说,是可以将假的变成真的的。                                                                            

旋风,好东西,来势凶猛呀!借助风势,可以扶摇直上九万里的。谁不仰慕?看看词条,真的有点意思:空气漩涡,挟带灰尘,夸张的由地面向上,那是何等的气势呀!旋风真是个好东西,挟着旋风,有人坐上了高高的椅子。可我们回头一想可它的根基是空气呀,可怕的旋风!                    

第二个热词是“奇迹”。

某某学校一旦稍有改变原有的或者传统的风貌,我们就不吝溢美,赞其为“奇迹”。“奇迹”是什么?奇迹是指 “极难做到的、不同寻常的事情”,如大家耳熟能详的世界七大奇迹。

能称之“奇迹”,定然不是通常能够去想象和能够做到的事。而我们看到的教育“奇迹”是什么呢?仅仅是借助种种手段(媒体冠之谓“某某模式”),使某个学校在短短的时间内,中考、高考的分数得到明显的改观。

这样的“奇迹”是糟践“奇迹”一词本身,还是作者出于夺人眼球的写作目的呢?还是想为某些学校和个人抬高身价张本呢?

我一直认为,教育是有它内在的规律的。是一个慢远的历程,不是短期膨胀的过程。同样,一所学校的发展更是一个漫长的文化结累的过程,学生的成长是一个漫长的文化浸润的过程,这里没有奇迹。

退一万步讲,即便有能称之为教育“奇迹”的,恐怕应该是学校教育为学生未来的成长奠定了什么基础,应该是学生毕业以后了走到社会,他的发展超过了其他学校毕业的学生的发展。而不应该仅仅是一所学校短期内中高考升学率迅速上升的“奇迹”。

还有一个热词是“放大资源”。

我们知道分为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两大类。显然,自然资源是不可能放大的。比方说矿产,只会越用越少吧?那么可以放大的也许就是马克思说的劳动力资源了。或者就是“包括人力资源、信息资源以及经过劳动创造的各种物质财富”了。但是人力是有限度的吧,物质财富也是会慢慢被消耗的吧?我们如果不顾人的精力和物质财富的可消耗性,一味的强调放大是不是科学呢,是不是有违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呢?就是作为计算机系统中的硬件和软件的总称的“资源”。也只是“由操作系统进行系统的、有效的管理和调度,以提高计算机系统的工作效率”吧。计算机的使用超过了它的负荷,会死机。这基本的常识难道我们就不知道?

百度里说,教育资源包括有形的资源、无形的资源。

先来说教育资产、教育费用等有形资源,对它的放大在某种程度上说其实就是“稀释”呀。全国各地放大资源的手段就是学校区域规划的调整整合,名校办教育集团,薄弱学校的“关、停、并”。

《京华时报》1025日就有报道说:在全国范围内越来越多的希望小学沦为“摆设”,被闲置下来。对此情况,作为希望工程的推进者,青基会秘书长涂猛表示,青基会所属的希望小学闲置率很低,归功于当初设定的希望小学建设门槛较高。目前闲置的主要是乡村希望小学,这缘于政策指导下的大规模合并。

一定区域内的规划的调整整合的后果是学校日益向城区集中;名校办教育集团,必然摧毁那些原有规模较小的学校;薄弱学校的“关、停、并”,进而造成原有的大量的校舍设备等资源的浪费。中国教育就一直在这样一个怪圈里转悠:先全面布点,后是调整整合;然后又是再全面布点,现在又整合。将来如果实行小班化呢?我们不总是在说要有前瞻性、预见性吗!

再说教育无形资源的放大,我们只理想化看到 “放大资源”有利的一面,却没有考虑到教育无形资源也有其特定的规律。

这里有一个“二八定律”,也叫巴莱多定律。在任何一组东西中,优秀的只占其中一小部分,约20%,其余80%的尽管是多数,却是平庸的,因此又称二八法则。“放大资源”能避免吗?

在越办越大的过程中,教师队伍的建设往往被忽视了,那么一个庞大的教师队伍建设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无论是在时间上,空间上个,成本上都在增加!

同时,从科学管理的角度出发,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个管理者的管理范围超出了一定的限度,就会出现许多盲点,管理信息在传导的过程中就会衰减和失真,管理的盲点多了就会集聚许多暗流,如果暗流变成旋窝的话,这个团队就会散架的。我们现在,动辄千亩土地,万人校园,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就是校长不认识老师,学生不认识校长,甚至教师也不认识学生。校长不能跟每个教师面对面,学生不能跟教师面对面,这样的教育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这是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我们为什么追求资源的放大,为什么追求的奇迹的发生,为什么动不动就刮旋风,说到底,是在一个浮躁的社会风气下,教育人也变得浮躁起来,很少有人冷静的面对教育的基本规律。教育的基本规律是什么,大家都再说,但究竟有多少人在恪守这个规律办教育?想想着实后怕的。

在热词辈出的时代,我们还是要清醒的认识到,教育是培养人的,培养人是要有耐心的,培养人是需要个性化的,培养人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教育是万万热闹不得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