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作为教师的“文化自觉”

Leave a comment

所谓“文化自觉”,是我国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的观点:它指生活在一定文化历史圈子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并对其发展历程和未来有充分的认识。换言之,是文化的自我觉醒,自我反省,自我创建。

教师作为文明与文化的传承传播者,其文化自觉表现在哪里呢?

我以为首先是要有自觉的教育理想。对教育目标、教育手段、教育形式、教育过程、教育成果的理想追求。

其次是对教育传统的自觉甑别与选择。教育传统既不可丢弃,更不可全盘接受,它需要我们站在时代的高度去甑别,有选择的继承和发扬。

第三要自觉的规则意识。一所学校,在它的办学历程中必然会累积出方方面面的制度与规范,尽管这些规范和制度未必完善与科学,但是这当中总有一些是具备大家共同遵守的规则的东西的,比如对他人的尊重,对工作的态度,对教学的认识等等,重要的是在执行的过程中发现不足,进一步完善它,或者废弃它。但在没有修正和废弃的情况下,要的就是自觉的执行,否则,对师生的影响必然是恶劣的。

第四是要自觉完成任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任务和工作职责,作为教育工作者,一旦接受了这工作,就得自觉的去完成它,一个连工作任务都不得完成的人,何谈自觉?

第五是要自觉成为范本,教师工作是面对人的,我们的一言一行一定要努力成为学生的范本,作为管理者,还应该成为教工的范本。上有所好,下必效之。教师的言行是随便不得的,尤其实在学生面前。

第六是要自觉的开拓更新,或者说是反思。教育工作最大的特点是教师的个人劳动,同样的学科、同样的教材、同样的班级、同样的学生,不同的人教育效果为什么不一样?除了我们个人的固有素质有一些差别以外,恐怕就在于我们是不是能自觉的更新了,这更新需要的不仅是勇气,更是面对现实的态度,就如琼•温克所说的,作为具有批判意识的老师,他所了解事物的方式,一定是来自于当教师之后的生活、学习和教书经历。因为”只有我们“能用批判的眼光来反思你自己的理论和实践才可能“更好地理解你自己的视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