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文山会海”中的校长哪能管好学校

近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方青在围绕“为学校和教师减负”的小组会专题讨论上的发言,真是说到校长们和曾经做过校长的人的心里去了。

身为校长,对文山会海深恶痛绝的恐怕为数并不少。这种痛恶,不仅仅是对文件会议数量的,更重要的是对上上下下只知道通过文件、会议以及名目繁多的上报材料、考核验收来管理教育、评估学校的滑稽思维。

这种思维模式下的校长,平日里首要应付的就是如何完成各种检查、调研、验收和抽检,并赶场似地奔走于文山会海之间。加之上面的部门繁多,上面有多少头,下面就有多少线,可学校又不可能像政府机关那样,一条线就配一个部门,于是,所有与学校教育有关和无关的“重要”工作就成了校长必须应对的工作。什么 “安全第一责任人”、“计划生育第一责任人”、“消防第一责任人”、“卫生第一责任人”……这简直是要成为“全能冠军”的节奏。

浮游于文山会海中的校之长,整天挤压在教育行政体系的夹缝中,哪里还有时间去思考学校的办学方向、行走方式等学校建构的核心问题,甚至连日常的教育教学管理也无暇顾及。这样的状态下的校长,能将我们的学校办成“人民满意、家长喜欢、学生向往“的学校吗?愈演愈烈的应试教育,愈来愈多的验收评估、检查考核,越来越紧、越来越僵的钳制和异化,各种各样的“指标”“绩效”压得教师几乎难以喘息。尤其是校长们,不仅要面对以上种种,更要面对活生生的教师和学生,而他们自己所能掌控的自由度、裁决度又小之又小,的确快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其次,一年要签阅上千份方方面面发来的文件、参加一百多次大大小小的会议、应付几十种验收评估,上报成百个材料,大一点的学校也许还能应付,至于那些小规模学校,怎么应付得了?于是A校复印B校的,B校复印C校的……就这样转来转去,A校的材料上赫然印着C校的校名,C校的材料上赫然印着D校的校名,更有甚者,为了顺利通过验收评估,有关方面要求学校对照“标准”完善“材料”,于是学校只好绞尽脑汁让材料“符合标准”,不这样通不过啊,通不过有关方面要打校长的板子啊!于是,许多有违学校和教育者良知的勾当就这样冠冕堂皇地发生了,见怪不怪了。更重要的是,长此以往的应付和作假不仅污秽了校长的良知,更玷污了下一代的心灵,不仅毁坏了教育的形象,甚至可能毁坏了一代又一代孩子的美梦。

最后,从成本核算的角度来看,“文山会海”的管理模式,无疑增加了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大数据时代,网络社会,许多工作完全可以通过网络平台上传下达的,为什么一定要通过文件和会议来实现呢?何况许多情况下“开会就念稿、念稿就鼓掌、审议就评功摆好、评完就一致通过”,难怪有人这样形容我们的会议“要么是一片鼾声,要么是一片掌声,要么是一片歌功颂德声”。

如果我们真的希望我们的校长能全身心地投入学校的管理与变革上来,有关部门是不是应该想方设法将校长们从“文山会海”和各种评估验收中解放出来,将主要精力放在依法治校、依法治教上,引入第三方评估机制,严格按照相关的教育法规和文件对在任校长和期满校长的治校方略和业绩进行全面得考核测量。如果我们少发文件、少开会议,甚至不发文件,不开会议;少一些评估,检查和验收,甚至取消所有的评估,检查和验收,取而代之的,是让校长们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投入到实实在在的具体的学校管理上来,很多教育问题其实就自然消解了,教育提质增效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另一方面做校长的,目光也要放得长远一点,不要只是将眼睛盯在那一块块牌匾上。只要与学校发展大局无关,管他什么评估和验收,都只是过眼烟云,不必过分地放在心上。只要我们将眼光放在教育与人、与社会、与国家的发展的目标上,放在对“求真”和“求实”的回归和坚守,还在乎这个验收那个评估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