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育均衡不是靠政策“堵”出来的

如何看待跳槽的特级教师?从人的个人需求的角度来讲,特级教师同其他人一样也需要不断寻找适宜发挥自身价值的土壤、展示自己才华的舞台。另外,一个区域如果不打破画地为牢、固守一方的传统,是难以走向自由开放、兼容并蓄的现代社会的。为什么其他行业的高端人才可以跳槽,特级教师就不能跳槽呢?所以不能以教育均衡为名实行特级教师的“地区绑定”,从而无视跳槽过来的特级教师通过以往的努力得来的专业荣誉,以不认定或重新认定的方式损害他们的个人利益,更何况引进与跳槽在性质上是有所区别的。

如何看待“外来的和尚”待遇过高?事实上,一个区域、一所学校制定一些特殊政策吸引外地优秀教师,发挥他们的“鲇鱼效应”,对改善本土人才结构无疑是有帮助的。你想想要引进高端人才改善本区域本学校的人才结构,没有特殊的吸引力,人才奔什么而来?只要设计的流动机制科学规范,公开透明,实施过程公平公正,引进的特殊人才待遇高点,也不违公平原则。再说,其他区域和学校也同样有这样的引进,你也可以外流的。

同时,来自不同地区的特级教师,往往具有不同的学术背景,他们通过交流、交锋和渗入,有助于打破近亲繁殖的局限,从而更大程度地推进学术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讲,引进一定数量的外地特级教师,是有利于打破本土教师群体壁垒的。

特级教师,往往是一个地区专业领域内最优秀的人群。因此,对于该地区该学科而言,特级教师就是那个顶端的部分,作为“顶端”部分的特级教师是不是跨地区后水平就降低了呢?答案是否定的,除非在引进的过程中没有按照一定的规范和标准去遴选。特级教师的外流是不是就会削弱原有学校的教师群体优势呢?也不尽然,当一位特级教师“跳槽”后,其“顶芽”的位置将空缺出来,其他的老师就将获得更多的机会。只要一个地区教师发展的机制是科学的,梯队建设是合理的,一位特级教师的离开往往会促成另一位特级教师的出现。从这个视角看,那些被“挖走”特级教师的地区和学校是不是可以更淡定一些?

美国的学者卡倍里说过,不要把人才当成一座水库,应当作为一条河流来管理,不要期待他不流动,应该管理他的流速和方向。教育均衡固然没错,但教育均衡不是靠政策去“堵”的,而是要靠政策去“导”的。错不在特级教师。

需要强调的是,有关区域和学校,要改变的恐怕不是要通过引进的特级教师设置“荣誉壁垒”来改变无节制地从外地挖人才的人才“培养”“建设”思路,而是要在如何培养本土人才、让更多的优秀教师脱颖而出方面想问题,找出路。另一方面,既然把他们当人才引进过来了,就要打破“荣誉壁垒”,承认他们以往通过自身的努力得到的荣誉,保障他们相应的待遇,否则就是另一种不公平和不负责任。一个大国首都的人才引进,一定要摈弃巴尔扎克笔下的巴黎小市民那种经常用“外省人”一词来确立这座城市的中心地位以及作为这座城市市民的潜在荣耀,显示出海纳百川的大都市胸怀和魅力,实现教育的最好发展。说得难听一点,不认可其他省市的评审结果,透出的是一种老大心态,是对其他省市政府和教育的蔑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