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行为文化,令粗暴走开

Leave a comment

综观2010年湖南郴州九中事件的全过程,我们固然对何海滨老师的正当权益和尊严受到践踏而得不到捍卫寄于义愤,同时也为师道尊严受到挑战而躬身反思。但是撇开这个事件是与非而言,对于学校管理的策略和教师教育的智慧,也留给了我们太多的思考。

学校管理绝对不是靠一个制度一项禁令就能解决问题的

升旗仪式和学校组织的集体活动,要求学生统一着装,大概许多学校都是这么做的,这无可厚非。但是作为学校,尤其是管理者也必须面对这样的现实:经常会有学生有意无意地忘掉了在升旗仪式或者集体活动那天穿校服。我们如何面对?这里就有个学校对学生的行为习惯的养成教育有没有做到位的问题。这一事件提醒我们的是,学生的行为习惯的养成,绝对不是靠一个制度一项禁令就能解决问题的。它必须通过管理者和全体教职工的示范,通过我们的不断提醒,慢慢形成的。这位学生没有在升旗仪式的时候按照规定着装校服,也许他是真忘了,要是这样学校应该宽容;要是他是“故意”忘了,也当适当的批评教育,毕竟这不是极其恶劣的行为,用不着孩子以“尊严”为代价来承担;此外,还要考虑为什么学生会“故意”忘了,说明我们的倡导没有内化为学生的内心认同,我们要反思为什么学生不认同呢。

我们界定这个学生那天没有穿校服是“不良行为”,是从我们学校制定的规定出发的,但却很少去想这样的规定是不是合理的和必要的。这是学校应该认真的反思的。

所以,学校管理者采取制度管理的时候,首先要考虑的是,对于具体的一项工作的管理要不要有制度?第二个是制度要有哪些具体的内容?第三个是制度制定了怎么去贯彻,怎么让它内化为学生的自觉行动?当一项制度出台以后,学校更重要的恐怕是围绕相关的制度开展一系列的宣传教育、示范评比活动,乃至于引导学生自发的组织一些与相关制度对应的一些群体活动,渐渐使这些制度成为学校的一种文化。教育是一种慢的艺术,一种规范,它是要经过一个漫长的熏陶、引导、启迪,才能够慢慢内化为师生的行为习惯的。

作为学校管理者,要具有及时发现危机和解决危机的意识、能力、方法和技术

另一个方面要我们好好反思的是,作为管理者,在危机处理时,要及时,要果断,更要着眼于有效。学校也要有一系列应对突发事件的预案,譬如建立一个家长接待室,或者由校长办公室兼担其职能。这样的话,可以起到一个缓冲的作用。许多事情,如果应对不及时,或者应不适当,事情就会越闹越大。其实就这件事而言,我以为根本无需教育局出来处理的。首先学校可以及时跟何海滨老师交流,在肯定他是维护学校秩序的前提下,要指出他所采取的方式是不恰当的,并且要给他提出一些补救的建议。第二个是当学生犯病了,作为管理者和班主任,乃至何海滨老师,是不是在第一时间到医院或者学生的家里看望一下,安抚一下,沟通一下,何海滨老师甚至还可以表示一下歉意。第三,我们应该预见到学生犯病以后家长可能会到学校来要个说法,如果来了,学校怎么应对,包括谁接待,用什么方式与家长沟通,怎样消解家长的怒火,等等,都要事先考虑一下。

退一步讲,我们还可以在学生家长没有到的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指出老师的不足,给学生家长具体的安抚,平息他的怒气,等他们气消了以后,再同他们讲清学校的制度和要求,让他们明白升旗仪式和集体活动要穿校服的道理。我要说的是,作为学校管理者,一定要有及时消解危机的意识、能力、方法和技术。我想如果学校及时的采取了措施,即便家长来到学校他也不会无理取闹的,那个孩子的先天性心脏病也不会复发的。

我们教师所出现的一些不当的教育行为,它实际上是在这个学校特定的文化背景中产生的

我们的学校管理和我们的老师往往有这样一个认识的误区:只要是建立在为学生好的基础上的,不管行为是否适当,都是可以容忍的。于是往往就会迁就甚至于容忍滋长就一些粗暴的,甚至反教育的一些行为,渐渐地这些行为成为习以为常的东西了。当这种负面的反教育的行为成为学校的主流文化的时候,那么整个学校可能充斥的就是谩骂,甚至于拳脚相交。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文化,在这种文化背景下,一旦学生违背了教师或者学校的意愿的时候,教师就会站在师道尊严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我是老师,你是学生,你就应该听我的。所以就会出现当着第三者,甚至是几十人上千人的场面来指责甚至以粗鲁的方式来处理学生的不良行为。

学校管理,其实就是一种文化的积淀和呈现。我们教师所出现的一些不当的教育行为,它实际上就是在这个学校特定的文化背景中产生的,有什么样的学校它就会出现什么样的教师。当然我下面这句话可能有些武断。如果一所学校经常以那些不给学生尊严的教育方式来“教育”学生,并且习以为常了。我们的老师就会下意识的认为,他的这种行为已经是被学校认可的了。

我们做教师一定要有一种范本意识,我们的言行举止处处都应该成为学生的样本

对于许多义愤填膺的老师,我想说的是学生在某种程度讲,是我们的晚辈,我们应该用一种关爱、呵护的姿态来面对学生的一切,尤其是要用理解的方式来看待学生的错误,他是在这个年龄阶段,心智有许多不成熟。正因为它有许多不成熟,他才会有这么多我们认为不该有的言论和行动。

我们教师的责任是什么?做教师一定要有一种范本意识,我们的言行举止处处都应该成为学生的样本,光靠暴躁的脾气,粗暴的言语,粗鲁的行动,有的时候可能也会产生教育的效果,但是依赖于这种粗暴的言行的教育,是会“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你得到的回报一定也是粗暴。我们做教师的首现是要理解学生,然后还要劝解。用什么来劝解,用社会约定的行为规范,用学校的制度,用国家的法律法规,摆事实讲道。通过一些案例让学生明白自己的言行举止,会给自己未来的发展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样的话,我想学生才可能接受你那种所谓是为了学生好的那种教育行为。

我们教师的身份和家长的身份是有区别的。因以你从事的这个教师职业,你就必须用教师的职业操守来要求自己。在自己的日常工作过程当中渐渐的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慢慢的成为一个有涵养的人。

我一直主张尊严是自己给的。你首先要靠你的尊严,你的修养,你的学识,赢得他人给你的尊严;另外一个,尊严还是互相间的。你给我尊严,我才可能给你尊严。所以尊严还是要建立在自我的反思,自我的修炼,自我的调节的基础上的。

另一方面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我们的学生总这么脆弱。

还有一个更值得我们反思的是,我们的学生面对批评式的教育和挫折总是显得那么脆弱,为什么总是不领我们的情。

从媒体报道的郴州九中的毕业出去的学生以及学生家长的一些言论中,我们也可以悉知何海滨老师在教育教学过程当中经常有一些粗暴行为,但是大家的价值取向却是有问题的,学生们都认为他就那么个人:人是好的,改变不少学生的命运,就是脾气暴躁一点;管理者也觉得,他工作是负责任的,不然也当不上主任,就是脾气暴躁一点。很少有人去想这个暴躁的脾气会给学生的心灵带来多大的创伤,会给学校的教育行为带来多么不良的影响,而这种影响恰恰是潜移默化的。为人的好坏,不能只看他处的用心,还要看他处事的方式和处事的结果,还要看面对具体的对象采取的具体方式,不可一概而论的。

中小学生正处在身心发展的重要时期,随着生理和心理的发展,竞争压力的增大,社会阅历的扩展和思维方式的变化,他们在学习、生活、人际交往和自我意识等方面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心理问题。一方面是不少家长们只知道在物质上过于关心孩子,甚至达到了溺爱的程度。另一方面是我们的学校教育,更多的关注的是学生的考试成绩,很少关注学生的身体健康,更少有关注他们的困惑和烦恼。于是,当他们一但受到批评立就会承受不了,更无法忍受我们的粗鲁。

 

这件事提醒我们,首要的是要努力提高教师的人文素养和心理素质。教师心理不健康,人文素养不高,必然导致不当的教育行为,必然导致对学生产生不良影响。教师的人文素养提高了,心理阳光了,才有可能引导学生以良好的心态面对批评和挫折,以阳光的心态来面对当下的学习生活,迎接未来(更加)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的挑战。

总之,我的想法是良好的校园文化氛围,也许是可以让师生远离粗暴,变得儒雅起来的。学校的文化应该是影响师生走向健康生活的文化,如果师生感到压抑,容易动怒,就说明这个学校管理生病了。虽然有教师个人的问题,或者是学生个人的问题,但诱因还是学校管理的问题。所以,作为学校管理者,如何建设和谐积极内蕴丰富涵养广博的文化,应该是需要思考的重点。如果一个学校能够以其文化影响学生、影响老师、影响家长,那么,这个学校的文化建设就成功了。因此,我们要尽可能的营造出一种和睦温馨的文化氛围:通过一些健康有益的文体活动,促进师生间的交流,形成师生间的相互理解与尊重,通过家长接待日、校园开放日、家长学校、家访活动等形式加强与社会和家长的交流,也许是可以及时化解一些矛盾的。

当然,那个学生的家长也是有问题的,问题出在他们没给教师尊严,当着学生将何海滨老师拉下了台,是应该向何海滨老师道歉的。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也是应该出面来维护何海滨老师的尊严的,限于篇幅,也就不多说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