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堵”,只因为黔驴技穷

《中国教育报》约稿,今日见报
  
  看到《济南一中学防早恋:非姐弟兄妹禁乘一辆自行车》的新闻,我首先想到的是1934年的那一幕:北平市长衰良下令禁止男女同学,男女同泳。鲁迅先生听到这件事,对几个青年朋友说:“男女不准同学、同泳,那男女一同呼吸空气,淆乱乾坤,岂非比同学同泳更严重!市长不如索性再下一道命令,今后男女出门,各戴一个防毒面具。既免空气流通,又不抛头露面。这样;每个都是,喏!喏! ……” 说着,鲁迅先生把头微微后仰,用手模拟着防毒面具的管子…… 大家被鲁迅先生的言谈动作逗得哈哈大笑。
  看起来如此滑稽的规定80多年过去了,居然有了新的版本。不错,青春期学生的异性交往确实是学校管理的一大难题。处理不好,说不定会出这样那样的问题。为了防止问题的发生,学校管理者总是那么煞费苦心,因为我们要为学生负责,要“为学生好”。于是类似“非姐弟兄妹禁乘一辆自行车”“男女生不得同坐”“男女生分开就餐”等等的校规就累见不鲜了。这些校规的共同特征就是严防死守,殊不知,男女相向,异性相吸,本是自然法则,尤其是当青少年生理发育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堵是堵不住的。
  从青春期心里发展的角度来看,其实学生间许许多多的异性交往还谈不上“恋爱”,只不过是清春萌动期对异性的神秘感,抑或好感而已。一旦被戴上“早恋”的帽子,结果无非就是两种:一是弄假成真,一是棒打鸳鸯。实际情况中棒打鸳鸯的比较多。许多孩子对异性的美好,也就这样被我们这些出于好心的家长、父母给扼杀了。退一步讲“早恋”其实也是一种学习。尤其是高中阶段的孩子没有这样的经历没有这样的经历,以后是会遇到麻烦的。学校要做的只是如何引导而已。
  作为教育者,尤其是学校管理者,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合理引导学生正确看待、对待早恋,需要更高的教育智慧,使我们的引导让学生容易接受。一味严防死守,恐怕只会激起学生的叛逆情绪,适得其反。
  当年我做班主任的时候,也常常遇到一些学生之间的所谓“早恋”。记得我曾经更有这样的“问题”的男生在闲聊中很不经意的问起,最近喜欢上某某啦?他到坦然,是的。我说,这是好事。那孩子不错,家境也很好。有没有想过,你的家境与她家相配不?这些事情,现实中是讲究门当户对的。因为我记得他的父母是离异的,他是靠父亲的,父亲是是放电影的。那女孩子父母都是教师。男孩子一笑说,不知道啊。我继续,也不是没有可能。你真的喜欢她,她也喜欢你的话。这是一件好事。到时候,我来替你同他父母说。只是当务之急,你得好好学习,也要让她定心学习。给她一个承诺,还有几十天的时间,先一门心思应考行不行?他倒是明白,很干脆地说,行。或许我这建议很功利,但以后,我也没有再去理会这件事。
  若干年后,男孩子也成了一名教师,有一回我们遇上了。我问:结婚没有?结了。是某某吗?不是。他笑了。什么原因,我没问,他也没说。我关心的是:好不好?他说很好,快生孩子了。跟某某有联系吗?有的,不多。
  此后,每每遇上类似的问题,我总会给我的学生讲这个经历。我也不知道,对他们有没有帮助。我只是觉得,学生时代的“美好相遇”,给他们带来不仅是经验,更是一段美好的回忆。没有必要紧张兮兮。
  青春期的学生,需要的是相关的生理心理健康教育,而不是通过堵的方式严防死守。殊不知,越是神秘越是好奇,越是有堵塞,越是想闯关。
  是的,年轻教师尤其是女要给学生进行青春期教育,有些问题是无从开口的。我做校长的时候,会让教师给学生谈谈两性关系,也会给学生看看相关视频,还会要求部分教师将《写给18岁儿子的信》的链接贴在个人空间里让学生阅读。朱建老师还要求每一位同学去“签阅”,发表自己的读后感。效果相当之好。
  在问题面前多想想,总会找到学生能够接受,又能达到我们希望要的效果的办法的。“堵”是最简单,也是最无能的表现,说不定还会是违法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