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我们一起聊一聊

阅读,可以围绕着具体问题展开,要与人分享@尹坏坏:我是一名新老师,刚刚步入教师阅读。在挑选书籍上比较困惑,比如《爱弥儿》有好多个版本,有上下卷,有精选版,精华版,到底应该读哪个呢?您认为,像我这样的年轻老师,应该选择读什么?采用什么方法读呢?

凌宗伟:我主张读经典,即便是经典,还要选出版社。那些老牌的出版社出书是很挑剔的,因为它们知道爱惜自己的羽毛,译本还要看译者,比如胡适、梁启超、梁实秋、周作人、徐迟、资中筠等大家翻译的就比较靠谱;其次,就要看目录、内容提要和前言、后记了,同时还要关注一下相关的书评和名家的推荐语,从这里我们可以了解到一本书的主要内容与观点。

如何阅读一本书,不妨读一读艾德勒、范多伦所著的《如何阅读一本书》。这本书是一本指导人们如何阅读的名作,介绍了阅读的方法、技巧,阅读所应具备的广阔视野。

阅的关键是让自己经历实实在在的阅读体验和思考,在体验和思考中改变我们的教育理念,进而改善我们的教育生态和教育方式。

我的阅读,总是围绕具体的教育教学问题展开的。因为我不仅不是理论研究者,而且也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大学教育,充其量只是一个教育实践者。

我习惯于批注式阅读——边读边画,边读边想,边读边写。我读过的书,大多写满了我即时的评注与反思。我以为批注式阅读的好处在于以读促思,以思促改,以改促写,边写边读。读的时候没有自己的思考,没有筛选,没有判断,没有问题,就变成了一快海绵,就只有吸收,管不好还要漏掉。读了想了,不付诸行动,最多只可能成为理论的巨人,当你付诸行动了,理论才可能成为你的认知和经验,有了自己的经验,记录下来,不仅可以与人分享,还可以帮助自己对问题的再思考,再认识,写的过程会促使我回过头来再读,甚至驱使我们去读更多的书籍。

圝圝我的另一个习惯是,同一时间读好几本书,读的时候将这些不同的书的相关内容有意无意地串联起来思考。“教育即生活”,身为教师还是应该尽可能多地涉猎一点与教育没有直接关系的书籍的,视野开阔方能应付自如。有些书我会反复读,有些书我只浏览一下放在那里,什么时候遇到与之相关的问题了,找出来比对比对。

我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及时与人分享阅读的收获与乐趣。当读到一本好书的时候,我会迫不及待地告诉朋友,同样也会向他们索取最近阅读的书目。同时在我的博客、个人网站、QQ空间、手机APP终端等平台介绍,推荐曾经读过的和正在阅读的书目。

教育不可用一个标准衡量所有人

@芬:对于后进生,您怎么对待?

凌宗伟:看来您是比较理性的,至少你没有用“差生”而选择了“后进生”。首先我们要弄清楚“后进生”的内涵与外延是什么,衡量的标准是什么。恐怕我们衡量的标准更多的还是学习成绩。

多元智能理论告诉我们,每个人的智能因素是不一样的。学校教育一直只强调学生在数学和语文等方面的发展。但这并不是人类智能的全部。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智能组合,例如:建筑师及雕塑家的空间感比较强、运动员和芭蕾舞演员的体力较强、公关的人际智能较强、作家的内省智能较强等。

当我们弄清楚人的智能因素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遗传基因是不一样的,就可以相对冷静地看待所谓的后进生了。

我们能够做的是从具体的学生出发,努力发现他的个体特质,并根据他的具体情况提供相应的帮助。

我当年班上有个学生,上课常常睡觉,各科成绩均不理想。高三第二学期了,家长急,老师急,他自己也急啊。我看他比较壮实,就将音乐老师请过来,让他看看这学生嗓门如何,音乐老师让他唱了几句,对我说,嗓门不错,我说,那就请你幸苦一点,指导指导,看看能不能让他考考音乐。结果在音乐老师的鼓励和指导下,他居然顺利地通过了音乐专业测试。现在是一名很不错的中学音乐教师。

花开四季,各有芬芳,每一朵花其实不一样的,月季尽管月月开,但是开的状态也不一样。所谓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教育需要做的是发现、是鼓励,是从个体情况出发,不可用一个标准衡量所有的人。

对课程意识的漠视和被动是语文教学的弊端

@骄骄:凌老师,我认为语文学习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是一个“慢”功夫,但是,它又是与应试成绩挂钩的,学校和家长提升成绩的要求不允许老师那么“慢”。我应该如何平衡,平衡语文教学中的快与慢,平衡学生素养的养成和成绩的提高呢?

凌宗伟:这个问题不是几句话能说清楚的。我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需要我们确立课程意识。搞明白语文学科的课程标准和课程体系,当然前提是按照课程标准的要求,按部就班地组织和实施教学,更为要紧的是要从学生的具体情况出发。

当下语文教学一个弊端是,语文教师对课程意识的漠视和被动。“考什么,教什么”,“文件(教学计划、教学大纲、教科书等)要求什么,教什么”。教程不断地冷漠化、孤立化、封闭化,教学随之机械、枯燥、乏味。语文学科同其他学科一样,是应该有它自身的课程体系的,这体系包含着语文知识、思想情感、语言积累、语感、思维品质、品德修养、审美情趣、个性品格、学习方向、学习习惯等等方面。但由于其学科特征的因素,这体系又不同于其他学科,学生语文素养的培育需要的是“滚雪球”的方式来积累和丰富,需要不断开发、开放。它就对我们语文教师的课程意识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什么时候教,用什么教,怎么教,这一切要有新的考虑。作为教师要恪守专业伦理底线,而不能一味迁就学校领导和家长不顾教学规律的要求。

具体来说,推荐您去看一看我的两篇文章:《语文教师要有自己的课程意识》和《语文教育,需要的是沉静》。

教师如何运用信息技术?一句话,从需要出发

@瑾小姐:怎样提高学生的写作能力?

凌宗伟:我以为作文学习,没有捷径可走。文章是写出来的,也是改出来的,但前提是要有生活,有思考。教师能做的恐怕只是指导观察、积累、思考,督促学生写,引导学生改。具体的建议可以看一看我的《作文教学从何处入手》、《关于作文教学的对话》、《高三材料作文指导课堂实录》等。

@杨仔:不少专家说,语文学科,阅读比课堂上学习的知识都重要,那么,怎样培养学生的阅读习惯呢?有什么具体的方法吗?

凌宗伟:我的建议是从自己做起,自己先读起来,不时地将自己的阅读体验与学生分享。用自己的阅读行动去影响学生是最好的指导。具体方法,可参照我上面说的我的习惯,但这只是我的习惯,至于适用不适用您和您的学生,还需要您自己去探索。

@默: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具体到语文老师,如何利用信息技术、大数据来教学?

凌宗伟:推荐您读一读《21世纪技能》和我的文章《阅读,让我们向真理而去》。 至于信息技术的运用,我的建议只有一句话:从需要出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