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全民”吐槽”高考作文未尝不是好事

按:本文发今日《中国教育报》,刊发时有改动。

高考作文几乎都是社会各界讨论的一个热点,貌似成了一个文化现象。一方面固然因为这个话题人人都能说两句,另一个方面各地各个版本的高考作文也确实有着这样那样的缺憾,这就难怪众人恣意点评、吐槽了。但将吐槽归为应试教育思想作祟未免武断。

不错,对作文乃至各科高考试题的恣意点评、吐槽、甚至调侃的背后总有某种情绪、立场和意图,甚至还隐含了某种价值取向。凭什么这些吐槽一定就是应试教育思维作的祟呢,为什么就不是“爱之深,恨之切”呢?

我这里所说的爱,一是对考生的爱,二是对命题改革的关注,当然也有对命题者的提醒。为什么作文命题不能从每一个考生出发,简单一点、普通一点、直白一点呢?为什么偏偏要不就是偏向城镇孩子的生活,要不就是无视城镇的孩子生活呢?你不觉得总体上无视乡村孩子生活的作文题占比高一些吗?不是说高考作为选拔性考试,着眼点首先是公平吗,凭什么命题会偏向某一个阶层人群的孩子呢,命题有意无意地偏向哪一个方面,是命题改革的初衷吗?如果不是,为什么容不得别人吐槽呢?即便命题没有问题,有人出来吐几句槽也未尝不是好事吧?至少吐槽者是出于关注吧?

高考作文考查的学生的表达能力、思维水平而不是阅读能力,让考生写什么,题目本应该限定得清清楚楚,而不该让学生像猜谜似的去揣度。比如网传法国2014年的高三会考文科考生的三道作文试题“艺术作品能培养我们的感知力和领悟力吗?”“我们是否应该为获得幸福而穷尽一切手段?”“阐释哲学家卡尔.波普尔1972年著作《客观知识:一个进化论的研究》中的选段”。该写什么,清清楚楚,考生绝对不需要猜测命题意图,也无法胡编乱造,无病呻吟。让考生在三个题目选择一个,兼顾了不同层面的考生的实际情况。

再看看我们各地的高考作文题,要不是晦涩的,要不是七拐八弯的,要不是心灵鸡汤式的,有的还是唯道德而罔顾伦理的,能怪别人吐槽吗?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在适度范围和适当时机发牢骚原本就是人宣泄情绪的一种方式,偶尔为之,无伤大雅。吐槽不就是发牢骚嘛!在当下,人们对高考的关注早已经史无前例,尽管这种关注已经过了头,但这过头就是问题。这问题让人们普遍感到烦躁、无奈、纠结、焦虑、不安,甚至愤怒。如何缓解这样的心绪,揪住机会吐一下槽,宣泄一下情绪,或寻找一些同道者,共同探讨一下改善的可能,唤起命题机构和命题人的注意,力求命提质量高一点,凭什么一定就是应试教育思维作的祟呢?

作文题本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智者见智的东西。

就拿今年江苏的作文题(智慧是一种经验,一种能力,一种境界。和大自然一样,智慧也有他自己的样子。请以此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题目自拟,文体不限,诗歌除外。)来说,我的朋友认为,这个题目比较好入手,对大多数考生来说,审题上没有障碍。……只要围绕智慧去写,可以写一个有智慧的故事,也可以谈智力上的开发,当然也可以写一个“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人”……反正都是要围绕智慧作文章。这篇作文要出彩,还是要看考生在选材、构思和语言上的功底。但有一点,一定要紧扣智慧。如果有的考生不围绕关键词去写,比如写一个人,要扣住这个人与智慧的关系,不能空谈他的其他经历,否则就不切题了。

我就认为这道题不是那么好写的,就词面上讲对“智慧”的意思不清楚的确实不多,审题是没有困难,但从内涵上看,智慧这东西可不是么简单的东西,它不仅与遗传、环境、教育、积累……有关,更是修炼出来的,作为考场作文,因为场景和时间的限制,还就不那么好扯。我相信,考生也知道“要紧扣智慧。如果有的考生不围绕关键词去写,比如写一个人,要扣住这个人与智慧的关系”来写,但实际的情形是我们平常的教育很少是智慧的,尤其是我们的应试作文教学本就无智慧可言,教的就是技术,现在要写出智慧,不是为难他们又是什么呢?

往大处去,不说当代社会社会思潮日趋多元,单看网络时代,大数据背景,要的就是开放与包容,这原本也是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如果我们真的希望高考改革朝着公平、公正的健康发展方向前行的话,就应当以一种博大的胸怀听取各种不同的声音,吸取各界意见,不断提升命题水平。提意见的,言辞多少总是不中听的,所谓良药苦口利于病嘛,再说,言辞不调侃、不犀利,谁会将它当回事呢?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