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师的权益靠什么来维护

《中国教育报》约稿,刊发时会有删改。

网曝,《福建一初中生殴打老师 百名老师联名要求道歉》。这些年来,学生暴力侵犯老师的事情时有发生,尤其是处于未成年人的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家庭、教师、家长如何处置这类问题,确实是一件头疼的事情。

从报道来看教师和学校还是相当冷静的。比如这所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就清楚地认识到“我们也不能体罚学生,只能通过谈话教育和他好好交流。”尤其是那两位教师在挨打的状况下保持了作为教师应有的职业尊严,不仅没有还手,也没有恶语相加。他们深知一旦还手,事情的性质就有可能发生逆转,会使自己转为更为不利的一面。

无论是义务教育法还是未成年人保护法都是从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出发的,在这些法律规章下,是不是就可以纵容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无视法律法规,罔顾人伦胡作非为呢?显然不是的,道歉,甚至惩戒都是必须的。

发生这样的事情,控诉不是办法,联合签名也未必可取。我们需要思考的是,诸如此类的事件暴露出来的主要问题在哪里,社会、舆论、学校、教师、家庭该如何积极地应对。

首先是在今天强调师生间的平等关系的同时,忽视了尊师重教的教育。批判师道尊严,强调是要摒弃那些腐朽的,一味服从的陈腐陋习,但并不等于可以不尊重教育、不尊重教师。学生进入学校就是前来接受教育的,这教育,不只是学业的,更是做人的。为师之道,首要的是要帮助学生从自然人转而成为社会人,为他们成为守法守纪的公民打下良好的人格基础。因此无论是社会、学校、还是家庭,多有义务教育孩子学会尊重教育、尊重教师。至少要让我们的下一代明白尊重每一个人是做人处世的前提,是一个人的人品和人格的最起码的因子。更何况教师是给我们引导与帮助的重要他人,对教师的尊重是学生必备的素养之一。

其次,问题学生的背后可能有一个有问题的家庭,这样的家庭在对孩子的教育上是有问题的。至少这个家庭在于学校和教师的沟通上,以及对孩子在家庭以外的表现的关注上是有问题的。他们看到的,只是孩子“在家还是挺乖的,偶尔爱玩玩电脑。想到的也只是因为处于青春期,容易叛逆,脾气有时候会比较不好,容易冲动。”但就是搞不清楚“为什么会突然殴打老师”,而学校那边的反映是,这个孩子“经常公开在课堂上大声喧哗,抽烟,用手机播放歌曲等,甚至掀翻桌子,严重扰乱课堂秩序。并且多次与同学因小事发生争执,殴打同学。”从这两种不同的反映中同时也可以看出学校与教师在对这类学生的教育与帮助上多少也是存在一些缺憾的。

诸如此类事件给我们的警示在哪里?

最重要的恐怕是要社会各界要形成合力,重塑尊师重教的氛围。尊师重教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号上和文件里,要落实到每一个人的具体言行中,使之成为一种良好的社会风尚,而不是在教师节的时候开个会、慰问一下、表彰那么几个典型。为维护教师尊严,是否可以考虑制定《教师权益保护法》之类的法规,明确规定当未成年人发生侵犯教师权益的恶性事件时作为监护人的父母应当承当怎样的法律责任等。当然,作为教师也要用自己的言行维护自己的尊严,恪守专业伦理,须知,许多时候尊严不是靠别人恩赐的。

其次,要借鉴国外和港台的相关经验,建立类似“学校生活规定预示案”之类的法规,明确学校和教师对违纪违规学生进行惩戒的原则、方式等。要知道,没有惩戒的教育是不完整的。康德说,“人要及早习惯于理性的命令,因为人若自幼一意孤行,毫无阻扰,肯定将会终身无法无天”。“人天生爱自由,就必须屏除野性”,他强调,无论是家庭教育,还是学校教育,都要重视对孩子的训练,“训练是为了将儿童的动物性变成人性”防止人“从人文堕落到野兽行动的深渊”训练必须“禁止人感冒野蛮粗鲁的行为”退步到“野蛮的境地”。

再次,要加强对家庭教育的引导,帮助家长掌握必要的家庭教育理论和方法,防止家庭教中一味地溺爱与纵容,导致孩子从小养成任意妄为、恣意欺骗等不良品行。“自幼被母亲宠坏的孩子不会进步,因为他日后将面临来自四面八方的反对”。犯了错,就要承担必须承担的责任。要知道,惩罚不是打骂,不是所说的体罚,惩罚是对错误的纠正方式,是要犯错误的人知错。康德认为若儿童不听话,大人也可以用不听话的方式来对待他,像取消答应了给他的东西之类,使儿童知道不听别人话时,别人也会不听他的话。知道人和人之间。是相互对待的,才可以明白“不可有己无人”。

在以上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的时候,教师人身安全和其他权益受到侵犯时靠什么来维护,需要的是拿起法律的武器,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向当事人及其监护人讨要说法。



Comments are closed.